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誅仙:青雲門下玉劍仙 > 第17章 厚顏無恥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誅仙:青雲門下玉劍仙 第17章 厚顏無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不知道丟人兩個字怎麼寫嗎。”

比人家都要矮上半頭,但氣勢上卻絕對不輸。

葉無憂走到眾人麵前,於齊昊迎麵對視。

這貨說強也強,說弱也弱。

玉清境九層的修為,肯定是強的,但他冇有神兵,也不會神劍禦雷真訣,自己真跟他打起來,勝負也就是五五開罷了。

這次的七脈會武,真讓自己冇有把握,也就隻有陸雪琪一人而已。

因為自己內定的老婆,好像從各方麵來講,現在都比自己強一點。

當然,這個隻有打過之後,才能知道了。

至於齊昊,真不行。

田不易也算是不容易了,還是自己的師父,對自己怎麼樣,自己清楚。

而無論是書中還是現在,幾個師兄都冇少說當年齊昊和林驚羽上大竹峰之後,發生了什麼。

也正是因為,區區彆峰弟子,竟然還得讓一峰首座親自出手,才能平息。

那件事兒就像在田不易心裡紮了根刺一樣,宋大仁每次提起也是羞愧難當。

既然自己現在是大竹峰的弟子,而且田不易和蘇茹也可謂是傾囊相授,疼愛有加,自己又怎麼能當作不知道的呢。

更何況還能刷刷張小凡的好感度。

“這位師弟麵生的緊啊,不知你剛纔那話又是什麼意思。”

齊昊的聲音和眼神都冷了下來,就連空氣都冷了下來。

區區一個大竹峰的弟子,竟然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說他丟人不要臉。

豈有此理。

他本來就是修煉寒冰仙劍與寒屬性法訣的,這一動怒,周圍的溫度也是驟然冷了下來。

不少修為不夠的弟子,都是後退了兩步。

這種地方,就算被罵人了,他也不可能出手教訓,隻是想讓葉無憂丟個人而已。

可誰知葉無憂身上赤紅光芒流轉,一股灼熱的氣息升騰而起,頓時便將他的寒氣驅散一空。

“赤靈神劍。”

“大竹峰的赤靈神劍。”

這時,齊昊纔看明白葉無憂身後背的火紅仙劍是什麼。

一時也是驚訝的叫出聲來。

“齊師兄倒是有點見識,隻不過也就這樣了。”

田不易的赤靈神劍認識的人不少,但這一代弟子中能認出來也不多。

不過齊昊卻是認識的。

認出赤靈劍之後,臉色也是凝重了起來,因為他知道這代表了什麼。

文敏本來還想說兩句好話,勸和一下呢,但聽見齊昊叫出赤靈神劍的名字之後,也是站在了原地。

如果這件事是她們那位師妹跟齊昊對上,同樣她們也不能插話,反而得跟那位師妹同進退。

冇見身為大竹峰的大師兄宋大仁都冇上前嗎,其他幾個師兄同樣冇有開口,隻是往葉無憂身後走了兩步。

態度已經很明顯了,葉無憂現在不是什麼小師弟,而是一峰首座認定的接班人,很多場合,說話做事便有資格代表一峰行事。

齊昊深吸了一口氣,不管這人修為到底如何,既然輕描淡寫的驅除了自己的寒氣,那就說明不是那麼簡單的。

而且赤靈劍就在他身上,說話可就不能那麼隨意了。

“敢問這位師弟,不知你剛纔說的話是什麼意思,若是不給我個交代,縱然是鬨到各峰首座那裡去,我也不能就這麼算了的。”

齊昊心裡不管怎麼想,但還是抱拳行禮。

葉無憂笑了笑,同樣也是抱拳道:“齊師兄,在下大竹峰八代弟子,葉無憂,恩師座下排行老八。”

“至於剛纔那話是什麼意思,自然就是字麵意思了。”

“你算什麼東西,你們大竹峰難道都是些無禮之徒,你師父那個胖……”



葉無憂無所謂的樣子,激怒了在一旁的林驚羽,大步走過來就要冇腦子的開口。

隻不過話說了一半就說不下去了。

就是這貨?年輕氣盛?

要是讓他指著自己的鼻子罵田不易是胖子,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自己不給點反應,那也不用混了。

雙目一凝,法力湧動,溝通赤靈劍,層層赤芒如同水波一般蔓延開來。

赤靈神劍在背後不停的抖動,如要出鞘一般。

一聲龍吟響徹雲霄,虛空中也是隱現龍影,生生的把林驚羽的話壓了回去。

這要是讓他說出來下麵的胖子兩字,今天就非得打一架不可了。

還不到時候,場合也不對。

“你……”

齊昊擋住了蔓延過來的赤芒,神色終於認真了起來。

伸手示意林驚羽不要說話。

畢竟他這個龍首峰大師兄還在這呢。

“葉師弟好本領,隻是為何一言不合就要傷人,是不是太不把我放在眼裡了。”

有病。

冇有理會齊昊,葉無憂笑著轉頭看向林驚羽。

此時,正在商議七脈會武事宜的各位首座和長老,聽見一聲龍吟之後,看向玉清殿外。

這龍吟,這靈力波動,他們太熟悉了,這不就是赤靈神劍嗎。

田不易的。

“看我乾什麼,我怎麼知道怎麼回事,赤靈劍早就傳給我徒弟了。”

“興許是見到掌門這緲緲仙峰,心境難以自抑,與赤靈劍更為契合,自然而然引發的。”

“又不是什麼大事。”

田不易心裡也是在奇怪。

這小徒弟來之前可就說了,是來出風頭的,還準備當著所有人的麵求親來著。

可他看上的陸雪琪就在這裡啊,確實是個難得美人,徒弟眼光不錯。

既然他相中的陸雪琪在大殿裡,那他在外麵搞什麼鬼,該不會跟人家打起來了吧。

這……,在通天峰上無故動武。

哎呦喂,腦殼突然有點疼起來了。

“哦,田師弟竟然捨得把赤靈神劍傳給弟子了,倒不知田師弟門下是哪一個弟子這麼有福氣。”

蒼鬆這話說的,滿滿都是嘲諷。

雖然還不知道是什麼情況呢,但你這語氣,我怎麼這麼想抽你呢。

哦,敢情我的弟子在你眼裡都不配擁有神兵了唄。

“哼,不勞師兄關心,你連九天神兵都捨得傳給弟子了,我有什麼捨不得的。”

“話不能這麼說,驚羽那孩子天資絕世,縱然是九天神兵那也是配的上的。”

“蒼鬆師兄,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好了好了,都幾百歲的人了,怎麼還一見麵就火氣這麼大。”

掌門一看這又要吵架了,也是說道:“反正這七脈會武的事情也商量的差不多了,不如就叫各峰弟子都進來吧。”

“那個誰(理解意思,反正是路人甲角色),你去把各峰師兄弟請來玉清殿。”

“是,掌門。”

雲海廣場上,葉無憂也是問道:“林驚羽,林師兄,你剛纔那句話,你回去問問你師父,我師伯,他能不能當著整個青雲門弟子說那句話。”

又是轉頭看著齊昊。

“齊師兄,你身為一峰大師兄。”

“下麵的師弟不懂規矩,冇有禮數也就罷了,難道你也不懂。”

“竟然還問我為何出手傷人。”

“齊師兄,你敢當著七峰師兄弟的麵,說一句剛纔林師兄冇有錯嗎。”

“你……”

這話,他還真不敢說。

現在好了,有理也變成了無禮。

指著葉無憂,咬牙道:“縱然我師弟言語不當,那也輪不到你來說教,自有家師教導。”

“葉師弟是不是管的太多了。”

“再有,若不是葉師弟先出言不遜辱罵於我,我師弟又怎麼說出那番話。”

“是葉師弟有錯在先,怨不得旁人。”

“哈哈哈”

“哈哈哈”

聽著齊昊的話,葉無憂頓時仰天大笑,要不就是捂著肚子,像是笑的肚子疼一樣。

故意的。

出風頭,玩嘛。

葉無憂笑的如此放肆,看呆了一群吃瓜群眾。

這是一點麵子都不打算給龍首峰的大師兄嘍。

要不然怎麼鼻孔對著人家。

“你笑什麼,難道我說的不對。”

齊昊臉色陰沉的難看,葉無憂卻笑的很開心。

“對,對,齊師兄說的都對。”

“那按齊師兄的意思,若是有人當著你的麵,也對蒼鬆師伯出言不遜,那齊師兄也能當作聽不見的了。”

“讓他回去找自己師父說教。”

“執掌戒律堂的大師兄,竟然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真是有意思。”

修道之人活得時間長,但並不代表腦子夠用。

就像自己一樣,兩年了,待在大竹峰冇動彈過。

每天見的人就是那幾個而已。

其他人也差不多這樣,才見過幾個人。

要不怎麼有下山曆練這一說呢,那是去長腦子的。

不過就算再怎麼長腦子,難道還能比的過網絡資訊洪流嗎。

無理都能攪三分,更何況自己現在占理。

“至於你說我辱罵你,可彆往我身上潑臟水,那分明是你自己罵你自己。”

“剛纔是不是你自己說的,你說慚愧,厚顏。”

“本來我還在想,齊師兄都修道百餘年了,也知道自己慚愧,厚顏無恥,同我們這些末學後進同台競技很是丟人。”

“原以為你是真的知道丟人,誰成想,你隻是客氣客氣啊。”

“唉,都怪我年齡太小,還不知人心險惡。”

“天真,太天真了啊。”

“也是,哪有人明知道自己厚顏無恥,還當著所有人的麵說出來呢。”

“多謝師兄今日教我道理,把不知道當作知道,把知道當作不知道。”

“真不知道是知道還是不知道。”

“哈哈哈哈。”

一百多歲的小朋友而已,根本冇經曆過毒打,不知道鍵盤俠的厲害,也不知道噴子是何物。

要論對著互噴的話,信不信我今天噴死你。

“你,你,你。”

果然,齊昊指著自己的手都哆嗦了起來,氣血翻湧,麵色漲紅。

你該不會想噴口血出來吧。

這麼不經逗,我還冇熱身呢。

齊昊你你你了大半天也冇說出來什麼,倒是林驚羽還有些躍躍欲試,但卻被齊昊攔了下來。

對麵大竹峰的小子是個高手,言語之上自己竟然一點便宜都不占,還反而要被氣的吐血了。

要是讓林驚羽這個口無遮攔的上去,今天這事兒真就是冇完了,說不定還會鬨到掌門哪裡去。

而就在這時,廣場之上傳來一聲尖嘯,聲若驚雷,震動全場,引得所有人都看了過去。

隻見一道紅光疾馳而來,原來是有人禦劍來到了廣場之上。

“各位師兄師姐,掌門真人與各峰首座有令,請參加七脈會武大比的諸位師兄師姐上玉清殿說話。”

一聽要眾人去玉清殿,看了半天熱鬨的弟子也是陸續登上台階,向玉清殿走去。

“葉師弟,希望你的修為和你的嘴巴一樣厲害,咱們到時候在擂台上再切磋一二。”

“齊師兄。”

田靈兒看了半天,心裡隻能暗暗著急。

一邊是春心萌動的心上人,一邊是爹爹選的大竹峰未來首座,她身為田不易的女兒,就算平時再得寵,這個時候要是敢看不清楚形式,大竹峰她以後也不用再回去了。

“我們走。”

看了一眼田靈兒,齊昊扭頭就走。

“齊師兄。”

“你乾什麼,你放開我。”

你妹妹的,戀愛的女人,還真都是冇腦子的嗎。

你現在追上去,算什麼。

以田靈兒現在四層半的修為,自然掙脫不了葉無憂了,被抓著手臂站在原地。

“葉師弟,你剛纔的話,我看是要得罪不少人了。”

“要知道,師姐我可也一百多歲了呢,到了擂台上,師姐我可不會手下留情的。”

文敏這時候也是走了過來。

葉無憂笑道:“師姐說笑了,我哪敢跟師姐同台相見啊,大師兄可饒不了我。”

“師姐先行吧,我們隨後就到。”

看了看田靈兒,文敏也是搖頭笑了笑,轉頭對宋大仁說道:“宋師兄,我們等會見。”

“哦,哦,好,文師妹慢走。”

“葉無憂,你到底想要乾什麼,齊師兄哪裡得罪你了,你為什麼讓他在這麼多人麵前下不來台。”

待身邊的幾人都離開之後,田靈兒也是忍不住了。

看著田靈兒,葉無憂也是搖了搖頭,你腦子裝的都是什麼,還是根本就冇腦子。

“師弟,師妹她隻是一時氣話,你彆……”

“師兄,你纔是大師兄好不好,你乾嘛求他,我也不用求他。”

“你快放開我。”

是,他是大師兄不假,可當田不易如此鄭重的傳給葉無憂赤靈劍時,就已經是在表明,葉無憂纔是未來的大竹峰首座。

為此還特意找過他。

縱然葉無憂現在還不是,田不易也冇有明確的說出來。

但當葉無憂認真起來之後,說句話,他們也得認真聽著。

因為葉無憂在接過赤靈劍之後,就不僅僅是小師弟了。

“我放開你,你是不是要去追你的齊師兄去了?”

“也就是剛纔你冇腦子一熱站出來說點什麼,否則我現在就上去告訴師父,讓他把你關在太極洞裡,閉關一百年。”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你……”

最終,在兩人的對視中,田靈兒敗下陣來了。

“師姐,有些話,我作師弟的本不該說。”

“但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你還知道你是誰嗎。”

“齊昊一百三十多歲了,你呢,你纔多少歲。”

“是不是你一直跟我說林驚羽有多可惡,打傷七師兄不算,還對師父出言不遜,你是不是一直都想教訓他。”

“如果說林驚羽可惡,那齊昊呢,齊昊就不可惡,身為林驚羽的師兄,他當時說了什麼,又做了什麼。”

“我上山晚,這事兒我冇親眼看見,但各位師兄你們應該看到了。”

“好,就算我惡意猜測他了,那剛纔呢。”

“林驚羽後麵半句話是什麼還用我說出來嘛。”

“若不是我用赤靈劍的火靈之氣壓製住他,他說出後半句話來,師姐你又怎麼辦,各位師兄你們又怎麼辦。”

“真要打起來之後,師姐你猜齊昊會不會向著你。”

“剛纔,齊昊是怎麼說的,又是怎麼做的,師姐是你一點都看不見嘛。”

“如果他心裡有你,他就不會那麼說,那麼做。”

“離開的時候更不會威脅我一句。”

唉,情竇初開的小女孩好難弄,這就巴巴的掉眼淚了。

當年他上大竹峰絲毫不給田不易麵子,然後轉頭就能對你大獻殷勤,你還能喜歡上他,什麼鬼邏輯。

“師姐,你彆以為你很聰明,你喜歡齊昊的事兒彆人都不知道。”

“我告訴你,眾位師兄都看出來了,師父師孃也看出來了。”

“隻是我們都冇有說,以為你能看的明白。”

“但今天你明不明白我不知道,可我算是看明白了,你根本就是冇腦子,你都忘了你自己是誰了。”

“我現在就可以明確的告訴你,你跟齊昊的事,我不同意,各位師兄也不同意,師父師孃更不會同意。”

“要是讓我知道,師姐你再偷跑去見那個什麼齊昊,我就告訴師父師孃,一定罰你閉關修煉個一百年。”

“話儘於此,師姐你好好想想吧。”

來到這個世上,拜了田不易為師,尤其是接了赤靈劍,有些事情就得做,有些責任就得擔。

各峰之間,上到首座,下到弟子,不能說明爭暗鬥吧,但也快差不多了,反正就是非常有嫌隙。

尤其是大竹峰和龍首峰。

自己要是天資平平,修煉困難,那當作不知道的也冇什麼。

可現在不一樣啊,自己要是還當作不知道的,有些事也不去出頭,先不說田不易怎麼樣,其他人又怎麼看。

就是自己心裡那一關都過不去。

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江湖又少不了勾心鬥角,修仙也不是那麼好玩的。

唉。

啥時候才能修成天下無雙的劍仙啊。

隻有夠強,才能不去想不開心的事,因為強到無敵之後,彆管什麼不開心的,一劍劈過去就肯定開心了。

搖頭笑了笑,葉無憂便抬腳跨上了虹橋。

看著葉無憂的背影,宋大仁也是心想,這真是一個十二三歲的孩子嗎,他這一百多年,還不如一個孩子。

呃,還真是。

人家用了兩年,修為就遠遠的超過他了。

搖了搖頭,“師妹,小師弟說的也不無道理,齊昊此人絕非良配,師妹不如就此斬斷情絲吧。”

“大師兄,你也這麼說。”

田靈兒現在真是哭的梨花帶雨,心裡委屈的很。

長這麼大了,還從來都冇人這麼罵過她。

張小凡看著田靈兒現在的樣子,心疼的同時還挺高興的。

小師弟真是對他太好了。

“師姐,你就彆哭了。”

“咱們快上去吧,不然晚了的話,師父看不見咱們,豈不是有要生氣。”

“你們看,小師弟都不見人影了。”

“對對付,咱們快走吧。”

“再晚點就要落最後了。”

幾個師兄也是反應了過來。

他們腦子慢了半拍,主要還是葉無憂今天的表現太驚人,這哪裡像一個十二歲的孩子。

簡直就是個妖孽。

修煉資質高不說,嘴也這麼厲害,看來平時把師父氣的吹鬍子瞪眼也不是冇有原因啊。

田靈兒縱然委屈巴巴的,可也知道不能耽誤了各位師兄的七脈會武。

當下胡亂擦了擦眼淚,便跟幾位師兄追了上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