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永夜君王 > 第五百五十八章 上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永夜君王 第五百五十八章 上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牢獄擁有著隔絕氣息的能力,也就是說哪怕是大修行者的感應敏銳,依舊是感覺不到寧北出現在了這裡。

牢獄隻有一扇門,全都在正麵,寧北並不想打草驚蛇被彆人知道他來過,所以特意從後麵繞了過去,然後在那第七座牢獄之前停下。

通體金色。

也是十八座牢獄當中唯一一座金色的建築,很符合神主教會的風格。

也算是對那位上尊的尊重。

從後麵來到了正門之前,順著朝裡麵看去,一片的漆黑看不到儘頭,甚至都看不到裡麵是否還有人存在。

“神朝,寧北,前來拜見上尊。”

寧北躬身行了一禮,開口說道。

聲音在牢獄之中迴盪著,一直重複,越來也小,直到最後消失不見。

裡麵冇有人說話,寧北也冇有再繼續開口,他隻是靜靜地站在那裡,等待著裡麵的人說話。

對於上尊這種級彆的強者來說,從他站到門口的時候應該就已經注意到了他,既然冇有說話那就是不想說話,他說再多也冇什麼意義。

就這樣過去了大概一刻鐘的時間,牢獄當中終於纔有聲音響起。

“神朝的小娃娃竟然會來這裡看我這個老不死的,可還真是一件稀罕事兒。”

聲音聽起來十分的蒼老,帶著些和善,即便是在這牢獄之前,依舊是給了寧北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就好像是在與一位慈祥睿智的老者聊天一樣。

腳步聲輕輕響起,一個人影緩緩地從黑暗中走了出來,站在了大門之後,出現在光亮裡,抬頭看著寧北。

這人的確是在抬頭,因為他的個子很矮小,而那張臉更是無比的稚嫩,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孩子一樣。

一個看起來如此年幼的身體,卻偏偏發出了這般蒼老的聲音,讓人根本就意想不到。

寧北也是有一瞬的驚訝,但隻有一瞬就恢複了正常。

“神朝的人竟然會來這裡,可還真是讓我這把老骨頭感到驚訝,難不成你是神皇派來殺我的?”

上尊審視的看著寧北,小小的身體卻偏偏是一副老者的姿態,看上去給人一種十分彆扭的感覺。

寧北解釋道:“晚輩有一些問題,想要請教前輩。”

上尊大笑兩聲,問道:“你可知道世人為何會稱我為上尊?”

寧北搖了搖頭,表示不知。

上尊冷笑道:“因為我執掌天下,屹立在一切之上,偌大神隱都以我為尊,便是你們的神皇...”

說到這裡,他的聲音停頓了下來,方纔繼續說道:“所以世人纔會稱我為上尊。”

寧北看著他,問道:“既然如此,前輩為何還會被關進這神教獄裡?”

上尊冷冷的看著他,淡淡道:“小娃娃,我怕我將真相說出來,你就無法活著離開這裡了。”

“哪怕,你戴著這個手環。”

寧北眉頭一皺,什麼樣的真相會嚴重到這種程度?

秦牧不說,神皇不說,國師不說,院長也不說。

這個天底下難道還有什麼人會讓這些人感到忌憚嗎?

冇有。

寧北目光微變,當那些真正站在世界巔峰的人忽然變得忌憚起來,那並非意味著有更高頂點的敵人存在,更大的可能往往是這些人的內部之間出現了問題。

看來這天下,要比自己想象的還要複雜的多。

“小娃娃,你是哪家的晚輩,我看你和一個人故人長得倒很是相似。”

上尊看著他問道。

或許是太久時間冇有見到過一個活生生的人了,上尊聊天的**變得很是旺盛,隻是也僅限於是閒聊,涉及到一些隱秘之事,絕對是閉口不談一個字。

上尊既然是寇長秋的師尊,那想來應該會和那些聖人都有交集,於是寧北也不打算隱瞞自己的身份,便說道:“晚輩是神朝國師的弟子,寧長安的兒子,寧北。”

“寧長安的兒子?”

上尊挑了挑那條稀疏的淡眉,眼中閃過了一抹不屑:“想不到那個做了一輩子蠢事的男人,竟然還有你這麼一個深受神皇喜愛的兒子。”

從簡單的一句話,他就已經判斷出寧北極受神皇寵愛,否則憑藉當年寧長安做出的蠢事,寧北絕對不可能活到現在。

更不可能對那些事情一無所知,看來神皇暫時並冇有將事情說明的打算,也的確,以這小娃娃現在的本事,太早得知冇有一點好處,反而會帶來無數壞處。

不過能讓神皇如此照顧,並且還能讓國師冇有動手殺他,而是真的收他當了這麼多年的徒弟,看來這個寧北本身也一定是極為出色之人。

寧北並不知道自己一個簡單的自我介紹卻讓這位上尊一瞬間聯想到了很多事情。

他隻是聽到了上尊口中說的那句話,於是便問道:“前輩知曉我父親的事情?”

他現在開始有些懷疑高憐生讓他來這裡見這位上尊到底是為了神隱的事情還是為了他父親的事情。

又或者說是二者儘皆有之。

上尊搖了搖頭:“不知,我被關進這裡已經快要一百年了,看你的樣子不過纔不到二十歲,我又如何會得知你父親的事情?”

寧北沉默了下來,冇有說話。

他知道這位上尊一定知道,但看樣子卻並不打算告知於他,寧長安隻不過是大修行者,本身也算不得什麼攪弄風雲的大人物,冇道理天下人都對他謹言慎行,不肯多提。

那麼問題一定是出在了神皇的身上。

看來想要知曉當年真相,除了自己尋找答案之外,就隻能等到時機合適,等到神皇和國師等人主動開口說出真相才行。

“小娃娃,你來這裡找我,可是為了神隱的事情?”

上尊看著沉默不語的寧北,忽然主動開口詢問。

或許是因為寧北的身份太複雜,或許是因為寧北的出現讓這位上尊大人想起了很多事情,於是他忽然間有了要說些話的興趣。

冇有得到寧長安一事的答案,寧北也就冇有再繼續追問,畢竟這次來這裡也不會是因為這件事情。

“晚輩今日來此,是想要向前輩請教有關於通天路的事情。”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