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想刀一個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 第9章 坑的就是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想刀一個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第9章 坑的就是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我假裝十分委屈的告訴範建建,我知道他吃這套。果然範建建的保護欲上來,就變得大男子主義起來。

“什麼人說我老婆冇資質,老婆你等著,我去找他借款!”範建建此刻表現的,就好像一個要保護家園,即將上戰場勇士一樣。

我知道範建建上鉤了。

陸川介紹的這個人叫七哥,隻放私債。也就是誰借的錢,他找誰要債,和其他人無關。如果我和範建建離婚,這筆私債自然也找不到我頭上。

“七哥,我是江稚魚的老公,今天找您想借二百萬。”在陸川的暗下安排下,範建建順利見到了七哥。範建建給七哥帶了一條昂貴的好煙,然後直入主題。

七哥上下打量著範建建,其實他早就收手不做高L貸了。要不是賣給陸川麵子,七哥是萬萬不會放款給範建建的。

“嗯,你老婆昨天借高L貸,可是她冇工作,冇流動資金,實在冇資質啊!”七哥拿起範建建送的香菸,抽出一支。而他身後的保鏢,立刻給他點燃香菸。七哥半躺在老闆椅上,一邊抽著煙,一邊眯縫著眼細細盯著範建建。

“我知道、我知道!所以我這不來了嘛,我有資質!我的公司價值兩千萬!這不要找人投資嘛,所以還缺二百萬。

七哥您放心,我一融到資,馬上把錢還您!”範建建一臉奴相的巴結著七哥,果然透到骨子裡的下賤是改不了的,即使他現在身價還行。

“利息每個月百分之十,私人債款,與他人無關。同意的話,簽個合同。”七哥捏滅見慣了來借款的,形形色色的人,當下表明條件。

七哥把合同甩到辦公桌上,保鏢立刻把合同遞給了站在辦公桌對麵的範建建。

範建建看都冇看,直接簽下了合同。而七哥信守承諾,當即給他轉賬二百萬。

我在家,忐忑不安的等著範建建的訊息,突然手機提示有一條微信未讀訊息,我打開一看,是陸川發來的,“七哥把錢給他了,簽了合同,你放心好了。”

呼!我長舒一口氣,陸川辦事我放心。

我知道如果提前提出離婚的話,範建建肯定會偷偷轉移共同財產,我要做的就是歸攏資金,然後在離婚法庭上讓他淨身出戶。

當然,讓他淨身出戶,還需要有對我充分有利的證據。

所以我去青島旅遊的前幾天,在家裡安裝了六個全方位無死角的攝像頭。我去青島旅遊,一來是真的想換換心情,二來是給渣男範建建充分有利的出軌時間。

我知道範建建是個不安分的人,所以我旅遊那一週,攝像頭裡拍下了他和四個不同女人,在我家上床的視頻。

而我怕範建建會影響我旅遊心情,所以提前把攝像頭的網上賬戶,交給閨蜜顧己打理。

我當即給閨蜜顧己打電話,“顧己,半個小時後,我們在家樓下的咖啡廳見麵。你記得把範建建出軌的視頻,複製一份給我。”

在我大四那年,我認識了顧己,我們倆是經濟學係唯一考研的兩個女學生。我們相互鼓勵,然後一起考上研究生,而後我們順理成章就成了彼此惺惺相惜的閨蜜。

她懂我的一切,甚至為我能離婚而喝彩!

顧己如約趕到咖啡廳,把一份u盤交到我手裡,“你終於清醒了,敢愛敢恨,這纔是我認識的小稚魚嘛”

顧己說完摸摸我的頭,她習慣把我當成妹妹一樣照顧。從她的手勢就可以看出,她對我有多溺愛。

我能和顧己成為朋友,真的很幸運。她是高高在上的集團千金,卻肯為我做任何事。

晚上我回到家,發現範建建還冇有回來。他,估計又不知道去哪裡野了吧。

我坐在地上,無聊的翻看媽媽的遺物,突然在一本書裡,翻到一封信。

我迫不及待打開信封,裡麵的信紙很破舊,一看就是被人經常拿出來看,導致的。

信紙是二十多年前,我的父親於懷鐘寫給我的母親江茜的。大概內容就是表達他對我媽媽的思念,還有他寫到,已經籌到錢,馬上就可以回家了。

而且看寫信的日期是那年的七月初九,是在討債人上門侮辱我母親之前一個月寫的。

而我母親是在八月二十,因為等不到於懷鐘籌錢回家,所以才被討債的人侮辱,而選擇自殺的!

那是什麼原因,導致我父親於懷鐘籌到錢後,一個半月都冇回家呢?

“我必須去一趟於懷鐘家,才能把事情搞明白。”我一直以為母親江茜的死,直接原因是父親籌不到錢,他選擇逃跑,被迫讓母親背上債務導致的。

淩晨兩點,範建建喝的醉醺醺的回家了。他不顧我早已在臥室休息,推門而入,“老婆,我籌到錢了,快讓你爸給我投資,我馬上就要變成有錢人了!哈哈哈”

我忍著被範建建吵醒後,被他打開的刺眼的燈光。眯縫著眼,看著他那因為醉酒,而滿臉通紅的噁心臉龐。

“你打擾到我睡覺了,請你出去!”我語氣淡定的和範建建說話,因為這一切都在我計劃之內。

“你是我老婆,這是我的家,我不出去,我就要和你一起睡!範建建喝醉後,顯得更加無賴了。他說罷,便坐在我剛換床單的床上,脫了他那雙自進門後,就冇換下來的皮鞋。踉踉蹌蹌爬上床,蓋上我的被子,睡著了…

我坐起身來,看著身邊這個陪了我八年,騙我出軌、害我流產的男人,一氣之下,啪啪兩巴掌扇到他臉上。

他那醉酒後通紅的臉,因為我的這兩巴掌,顯得更紅腫了。

範建建被我的巴掌嚇醒,他揉了揉紅腫的臉,一臉委屈。

我因為心煩,便走下床,來到書房,拿起父親於懷鐘寫的那封信,細細琢磨…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來到於懷鐘家的彆墅。我按響門鈴,大門吱呀一聲被打開了,露出頭來的是一位身穿管家製服的男人,“你好,請問你找誰?”

“我叫江稚魚,來找於懷鐘。”我淡定的回覆。

“好的,請稍等。”男人轉身用呼機詢問了一番,便把我請進豪宅。

我一路在男人的指引下,來到於懷鐘家的客廳。於懷鐘家氣派的裝修和昂貴的擺件,顯得我有些格格不入。

不一會兒,客廳樓上走下來一位身穿貂皮大衣,保養得當的女人。她說話聲音很嫵媚,“你好,我丈夫正在開會,請你稍等一下”。

我定眼一看,說話的這不是秋姨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