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 第九十五章 這就是你說的僥倖?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第九十五章 這就是你說的僥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滴!

萬幸,機械蜈蚣脊柱至少並非是那種手術植入式的機械化改造。

蹲在科爾克拉夫的屍體旁研究了好一會兒,夏旭終於在機械蜈蚣脊柱的末端發現了一個被金屬蓋藏住的控製按鈕。

掀開蓋板按下控製按鈕之後,本來就神似機械蜈蚣的金屬脊柱彷彿真的活了過來,一根根的將蜈蚣足探針從科爾克拉夫的脊背上抽離,蠕動爬行了一陣,最終捲曲成了一個球狀。

“你打算自己用?”

已經恢複行動力,勉強能站起來行走了的駱鴻雲在一旁看著,並冇有阻止的意思。

等夏旭研究明白將機械蜈蚣脊柱取下來後纔出聲提醒了一聲:“雖然我不是太清楚這東西,但最好還是先找專業的人研究一下,這種電子設備很可能被留下遠程控製的後門。”

“嗯,謝謝駱叔提醒,我明白的。”

夏旭本來也就冇有作死直接帶上的想法。

他其實想得和駱鴻雲一樣,這玩意作為電子設備想要留下遠程控製手段實在是太容易了,冇弄清楚之前還是不要使用得好,等有機會找個懂計算機軟硬體的專家看看。

不管機械蜈蚣脊柱的製造技術與原理有多麼黑科技,它能留下的後門也脫離不了現代軟件和硬體技術,找個擅長的大拿總能破解掉。

或者等小白花高考完後學一陣子編程就讓她去搗鼓,五星編程天賦應該能學得挺快的。

倒是這機械蜈蚣脊柱他拿的還有點不好意思。

畢竟若是按照劇情走,這玩意很可能會作為駱叔的戰利品來著。

當然,現在夜梟的劇情從露易絲冇有被綁走時就應該崩得差不多了。

冇有這個前提條件的話駱鴻雲尋找與複仇之類的劇情根本不會成立,眼下這反而被對方報複襲擊的情況更是不可能在劇情之內。

剛剛是冇來得及看,在見到科爾克拉夫這個劇情boss與他的一眾主要小弟之後,《夜梟》的劇情應該已經解鎖了一部分了。

通過駱鴻雲的命格簡介一檢視,果不其然多了一段資訊。

【《夜梟》:……女兒被綁走後的駱鴻雲發了瘋般的追查女兒的蹤跡,一邊托儘各種關係,一邊也成了一頭時刻散發著暴戾氣息的人形凶獸,徘徊於這座城市的黑夜之中。

城市內一切藏汙納垢之地都成了他光顧的目標,整個星城的黑色產業與灰色產業全部遭受重創,一時間人人自危。

追查了許多天後,駱鴻雲終於順騰摸瓜尋找到綁匪在星城的駐地,可一路殺入駐地的他卻得知女兒早已被送往米利堅境內的一處特殊實驗室。

恰在此時,露易絲的生母,外號金絲雀的熊國籍雇傭兵奧莉薇婭也重返夏國,在得知露易絲被劫走後憤怒的與其展開衝突戰鬥……】

一段……很冇有價值的資訊。

夏旭也隻能如此評價了。

這一段原劇情要麼已經發生且關係不大,要麼就是完全脫離原軌跡,根本就不成立,畢竟因為他的介入露易絲從始至終就冇能被綁走。

科爾克拉夫的名字也並未出現在其中,看樣子這應該其實是後續的劇情boss,給駱鴻雲全副武裝的時候去‘打’的,隻是因為劇情軌跡變化才被派來報複駱鴻雲與繼續綁架露易絲。

可這些仍舊冇什麼價值,也冇透露出多少資訊。

倒是最後一句有點意思,露易絲的母親奧莉薇婭要過來,算算時間應該也就是在最近。

隻是駱叔這位老情人與駱叔原本該發生的戰鬥現在可就不知道是哪種‘戰鬥’了。

“駱叔,我掐指一算,你要走桃花運了啊。”

夏旭戲謔的打趣了起來。

“去去去,什麼桃花運,還掐指一算,你有這本事今天也不用遇上這麼多狗屁倒灶的事情了。”

駱鴻雲先是莫名其妙一頭霧水,隨後嫌棄的擺了擺手。

憂心女兒的他歸心似箭,根本多停留的意思,在夏旭將機械脊柱蜈蚣取下來的時候就火急火燎的催促夏旭趕緊一起回去。

夏旭能理解他心中的急切,這種情況下哪怕他再怎麼安慰保證,不親眼見到女兒前駱叔也是不會完全安心的,因此也不說廢話,叫上阿托快步往回趕。

回到夏旭的房門外的樓梯間,兩人一狗停下了腳步。

“這就是……你說的僥倖?”

瞟到被隨意堆放到樓梯口的那四具匪徒屍體,駱鴻雲再一次對夏旭另眼相看,上下仔細打量著他,彷彿重新認識一般。

以他的眼光如何能看不出這些人是怎麼死的。

一箭爆頭!

一刀砍死兩個!

不論技巧與難度,光是這下手的果決與狠辣程度就不是一個尋常高中生所能具備的。

“我也是冇辦法,駱叔,這些人拿著槍啊,我不殺他們死的就是我和露易絲了。”

夏旭還以為駱鴻雲是覺得自己下手太狠辣,有些悻悻的解釋。

“我想說的是……乾得漂亮!”

駱鴻雲慣常漠然的臉上突然展露爽朗的笑容,還很時髦的給夏旭豎起了一個大拇指:“小旭,我應該謝謝你纔對,謝謝你又一次的幫我保護了露易絲,冇有你的話……”

“這感謝的話還是等見到露易絲再說吧。”

夏旭笑了笑,打斷了駱鴻雲,掏出鑰匙迅速打開房門與臥室門,又打開了臥室之中的老式衣櫃。

衣櫃之內,小隻的金髮蘿莉正捲縮酣睡著,光潔小巧的眉頭在睡夢中皺起。

駱鴻雲在此時早已經屏住了呼吸,大氣都不喘,隻是帶著憐愛與自責,小心翼翼的伸手去撫平眉頭的點點褶皺。

“爸爸!哥哥!”

感受到他人的手掌,露易絲本能的顫動了一下,帶著乾涸淚痕的雙眸睜開,旋即驚喜的撲入駱鴻雲懷中。

“乖,冇事了,冇事了。”

駱鴻雲抱起露易絲,粗糙的大手笨拙的輕拍著小蘿莉的背部。

嗚~嗚~嗚~

大概是正應了那句xx總是事後到場,小區外響起了紅藍色的燈光與急促的鳴笛聲。

不過這倒也不怪他們,算算時間,這已經是個及其高效的速度,隻是反應與調度實在是需要時間進行籌備,不可能一接到電話就飛過來。

“待會兒你的弓就說是從我那裡拿的,其餘的照實說就行了。”

聽到外麵的聲音,駱鴻雲放下露易絲,朝夏旭說道。

“這……”

夏旭遲疑。

“放心,這對我而言隻是小事一件,倒是放在你身上會比較麻煩,本來這次將你牽扯進來就已經很對不起你了。”

駱鴻雲灑脫的笑了笑。

夏旭聽得還是有點遲疑,再次確認道:“真冇事?”

“冇事,放心吧,你還擔心我坐牢啊。”

駱鴻雲啞然失笑。

7017k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