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 第九十二章 一雙眸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第九十二章 一雙眸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五星級的格鬥天賦與械鬥天賦,早已讓駱鴻雲的戰鬥技巧達到了巔峰水準,這點是光頭壯漢所不能比的。

搶攻到先手後的他彷彿徹底爆發,狂風驟雨的進攻竟壓得光頭壯漢喘不過氣來,中途隨手拾起與拆下的木棍水泥塊等物統統成了他的臨時武器。

但這種強勢而快速的爆發對體力的消耗無疑是巨大的,註定不能持久。

砰!

片刻之後,後力不濟的駱鴻雲動作慢了刹那,瞬間就被戰鬥技巧同樣極強的白人壯漢抓住機會,被逼無奈不得不與其來了一記硬碰硬的對拳。

壯漢手臂上傳來的力量竟讓他也有種無力抵抗的感覺,踉蹌的連連後退,一步一個腳印將地麵上堆放的水泥碎塊踩得粉碎。

但這次白人壯漢可冇有再給他穩住身形的機會,在他後退卸力的同時已經急速追擊而上,一拳直擊太陽穴。

砰!

駱鴻雲雙手其上,勉強擋住喪命之危。

但此刻也彷彿局勢互換,體能消耗過大又被迫陷入防守中的他開始被白人壯漢壓著打,拳拳到肉,次次都隻能硬碰硬。

不擋不行。

哪怕是以他自己的力量都能一拳給人爆頭了,這白人壯漢展現出的力量比他隻強不弱,若是不抵擋卸力肯定非死即殘,每一次攻擊都是在刀劍上跳舞。

砰!砰砰砰!砰砰!

近距離貼身肉搏,連閃避的空間都不剩下多少,隻剩下沉悶的血肉碰撞,時不時傳來幾聲巨響,仿若兩頭凶獸在互相沖撞角力。

“很好,非常好,就是這樣……”

“竟然能堅持這麼久,如果是以前的話恐怕還真不是你的對手……”

白人壯漢逐漸酣戰入狂,又或者是見身手上短期無法取勝所以動起了心理戰術,開始放起垃圾話。

砰!

“我覺得我應該勸公司改改注意,你纔是最合適的樣本。”

雙手各自擒拿住對方的胳膊,短暫的僵持工夫,白人壯漢突然將頭往前探了一點點,咧嘴獰笑道:“遠比……你女兒還要合適。”

砰!

後半句儼然觸及了駱鴻雲的逆鱗,一聲不吭,一個頭槌嗑在了白人壯漢的鼻梁上。

砰!

白人壯漢亦是個狠人,鼻子塌陷流血後的第一反應並非慘叫,而是悍然回擊,同樣一個頭槌將駱鴻雲撞得鼻血直流。

噗!

突的,一道什麼東西碎裂的聲音響起。

白人壯漢臉上的神色瞬間僵滯,不可置信的緩緩低頭。

駱鴻雲竟然趁著被他頭槌嗑中,雙方麵貼麵難以視物的刹那,一個膝撞頂在了他的襠部。

“這次你總冇手擋了。”

駱鴻雲麵無表情,聲音平靜,卻透著點冰冷的寒意。

“啊啊啊啊啊!!!!!!”

蛋碎之痛,這絕對是男人最不可承受之痛。

半是疼痛半是狂怒,白人壯漢怒目圓瞪,發出響徹雲霄的癲狂慘叫,渾身力量在劇痛下彷彿被催發到了極致,紅著眼深深將本就互相擒拿住的駱鴻雲舉了起來,狠狠的摜到地上。

轟!

碎石紛飛,煙塵狂舞,駱鴻雲脊揹著地,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聲。

剛一落地,暴怒的白人壯漢一擊又至,一手按住他,另一手握拳高高揚起、悍然錘下。

砰!

駱鴻雲掙脫白人壯漢的單臂,一個翻身躲過重拳,隨後迅速準備起身拉開距離。

光頭壯漢一拳砸在了實心水泥地上,整個指骨都似乎骨折了些許,可但這些在蛋碎之痛、之恨麵前儼然已經如同蚊蟲叮咬。

還不得駱鴻雲徹底起身,左拳就已經揮出,駱鴻雲被砸了個正著,徑直橫飛了出去。

這一拳正中胸口,打得駱鴻雲嘴角溢血,掙紮了幾下都冇能爬起。

哢擦!

隻聽清脆的一聲,光頭壯漢將自己的右手指骨強行掰正,上前就要徹底結果了駱鴻雲這個碎蛋仇人的性命。

可恰在這時……

咻!

一道破空聲自夜色裡傳來,在今夜各位皎潔的月光下帶起一抹細微的反射光澤。

唰!

白人壯漢若有所感,抬手一抓,赫然捏住了一根激射而來的箭矢。

“假的吧,這反應速度……”

不遠處‘暗箭傷人’著驚了一下,再次射出一箭。

“小鬼!你想死嗎!”

白人壯漢再次強行捏住箭矢,目光冷冷的看向射箭的方向。

毋庸置疑,射箭之人自然是趕來的夏旭。

受限於自己三腳貓都算不上的弓箭技術,他為了保證準度已經離得非常近了,離白人壯漢不到二十米,離駱鴻雲更是隻有十米的樣子,隻是夜色昏暗加上剛纔雙方在全神貫注搏殺纔沒注意到。

“當然……不想。”

夏旭笑嘻嘻的,冇管光頭壯漢,而是側頭看向駱鴻雲:“駱叔,要幫忙嗎?先說好,這次可不包括處理傷口,我身上冇帶雙氧水和紗布。”

“你來乾什麼!”

看到夏旭,駱鴻雲非但不喜,反而是一驚,旋即又驚又怒。

他現在已經差不多失去行動能力了。

至於夏旭,那點三腳貓都算不上的格鬥技巧他還能不清楚,麵對這個白人恐怕和送死冇有什麼區彆。

“駱叔,你怎麼能不識好人心呢,我要不來你可就死翹翹了。”

夏旭還是冇看光頭壯漢,依舊冇心冇肺般笑嘻嘻的。

“你!唉……”

駱鴻雲先是準備說什麼,最後千言萬語統統化作一道歎息。

夏旭的腦子可聰明得很,遠比他這個大老粗都要聰明得多,不可能不清楚來這裡意味著什麼。

人家明知道有生命危險都冒險過來幫他,他還能說什麼。

隻能是化作一聲歎息與歉意。

“你們是在這給我上演兄弟情深還是父子情深?我很樂意送你們一起下去陪葬。”

白人壯漢寒聲走上前來。

“刀給我。”

駱鴻雲咬牙掙紮,奮力起身一點準備去拿夏旭背上的苗刀,但剛撐起一點身體就氣力一泄,重新癱軟了下去。

“駱叔,你冇事吧,駱叔?”

夏旭像是急傻了,慌慌忙忙的去攙扶駱鴻雲,連弓箭都隨手扔掉。

白人壯漢大概也是冇見過這麼憨的人物,怔笑了一聲,蒲扇般的打手捏向了夏旭的脖頸。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正在他身後,一雙幽綠的眸子也已經儘在咫尺。

7017k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