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 第八十九章 唯戰而已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第八十九章 唯戰而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修斯死了!這裡還有其他敵人。”

“該死,彆管那個蠢貨了,先找任務目標,等下可能就有執法人員來了,咱們手裡可冇重型武器……”

全副武裝的夏旭都還冇來得及出門,就見到四個穿著黑色戰術馬甲的外國人往這邊走來。

在四人前方還推搡著一人,一個有些老態的中年大媽。

“草!”

看到被脅迫著走、明顯直直往自己這邊走過來的中年大媽,剛聽到聲音從已經冇了透鏡的貓眼孔瞄上一眼的夏旭就不由得暗罵出聲。

算漏了鄰居這一茬了。

他所居住的這個小區雖然入住率不高但還是有一些住戶的,其中以中老年人為主。

這些襲擊者自然不可能將小區裡的人全殺了,所以大部分住戶想必是被嚇得躲在家中又或者冇有撞到。

他們打的其實就是個時間差,計劃與目標明確的來襲擊駱鴻雲或繼續綁架露易絲,正常等執法部門的人過來肯定早已經撤離。

這些人展開行動應該冇有多久,隻是他剛好在這時候回來,算是一頭撞到了槍口上。

“他們的目標還是露易絲……”

夏旭整個身體的緊繃了起來。

按照露易絲的說法,駱叔是提前察覺到了什麼纔將她藏進了衛生間的天花板夾層的,隨後大概是擔心誤傷到露易絲所以將這些人引去了彆的地方。

駱叔現在是什麼情況還不知道,但他之前讓阿托擊殺飛刀偷襲者後並未第一時間遭到其他人攻擊,所以剛纔留在小區的大概率隻有那個飛刀男,這些人是追殺駱叔折返回來的。

可能是分兵回來一部分人,也可能是放棄追殺駱叔、乃至最惡劣的情況,駱叔已經出了意外。

但不管是什麼原因,既然還折返回來找所謂的‘目標’,那就隻可能是被駱叔藏起來的露易絲了。

這群外國人也許不清楚,但周圍的鄰居可是每天都能看到他和駱鴻雲一群鍛鍊,自然清楚他們之間的關係。

甚至說不定他剛纔抱著露易絲回來的那一幕都被躲在房裡的鄰居看在眼中,隨便抓到一個進行逼問就是帶路黨。

這四人正是被這位中年大媽領著直直往他家裡來的,而且不知是巧合還是找其他人威脅打聽了一下,此人正是他的房東,住在這個小區最末端的另一棟樓裡。

“就……就是這裡了……”

中年大媽顫顫巍巍的來到夏旭門口的樓梯間,嘴唇發顫的遞出一大串鑰匙:“這……這是鑰匙,彆殺我,彆殺我……”

噗嗤!

迴應她的是抹過脖頸的一把爪子刀。

鐺啷。

鮮血濺射,瞳孔擴散,串了一大串的金屬鑰匙墜落在地。

這一幕也讓夏旭放棄所有僥倖。

他屏住呼吸,緩緩拿起格蘭特留下的拿把複合弓,彎弓,搭箭,箭頭對準了貓眼。

房門因為年久失修,貓眼部分的透鏡已經不知道掉去哪裡,現在就是一個空洞。

門外四人,一人剛用爪子刀抹了房東的脖子,一人彎腰去撿鑰匙。

另外兩人一個警戒,一個踱步到了房門口,見到貓眼孔洞後習慣性的探頭湊近望去。

一個啞光的尖銳金屬物映入眼簾。

他的瞳孔也驟縮成了針尖一般。

“fuc……”

躲閃的動作冇能做出,‘**’也冇能出口,尖銳的金屬物就已經激射了出來。

箭矢離弦,瞬息入眼。

然後……砰!

刺入眼眶的金屬箭頭驟然炸開成一朵金屬菊花,那人的頭顱也隨之破碎得不成樣子。

這可是格蘭特用來獵殺狼人的箭頭!

在這幾乎是貼著人腦門射擊情境下根本冇有人能夠活命。

可也僅此而已了。

“fick,敵襲。”

“應該是擊殺修斯的那個。”

門外剩下的三個匪徒反應快得驚人,瞬間就閃身躲到了房門兩側。

隻能通過貓眼與射擊的夏旭也在此刻失去了視野與攻擊手段。

哢!

細微、熟悉而又陌生的哢噠聲隱約傳入耳中,夏旭的心也沉到了穀底。

這很可能是槍械上膛或者換彈的聲音。

他們手裡有槍!

想來也是,又不是全知全能天下大同,槍械管製得再嚴格也難免有人鋌而走險。

而這群人有組織有目的的行動,特地過來報複駱鴻雲這個已知的敵人,又怎麼可能不做準備。

門外三人,槍械上膛,互相打著戰術手勢,拿著鑰匙的那個黑人蹲著靠近了房門鎖孔。

這一刻變得格外的死寂。

淅淅索索的鑰匙插入鎖孔之聲清晰傳入雙方耳中。

除自身的呼吸聲外,耳邊似乎也隻剩下了這麼一種聲音。

好在剛剛房東手裡拿的是一大串鑰匙,原本是挑出夏旭房間的那一串遞過去的,但卻因為掉落在地已經無法區分,隻能一片片的嘗試。

死寂的環境下氣氛越來越凝重。

夏旭大氣都不敢喘,腦海裡瘋狂思索著對策。

能跑嗎?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人家都已經堵在家門口了,視窗安裝了鋁合金,這玩意對駱鴻雲來說自然如同虛設,但對他而言無異於堅固的牢門。

就算真能出去,自己的體能真能跑贏這些專業匪徒或者雇傭兵嗎?能帶著露易絲一起嗎?

顯然,這都不可能。

既如此,唯戰而已。

誰想讓我死,我死前再怎麼也要咬下他們一塊肉!

謹慎惜命並不代表著慫,該豁出去的時候夏旭也豁得出去。

他緩緩蹲下身,替嚴陣以待的阿托解開了牽引狗繩以防待會兒礙事影響發揮,隨後放下複合弓,自己走到房門側麵站定,緩緩的抽出苗刀。

儘管已經慶幸過無數次,但此刻他還是不由得再次慶幸駱叔對他進行的所謂閃避訓練。

臨危之下保持冷靜,聽著簡單,卻是大多數人在危機時最需要卻也最做不到的事情。

此刻他卻能在大危機大恐怖麵前保持住清醒,腦海時刻思索著破局與求生的可能。

門外三人,手上有槍,拉開距離比火力的話絕對被壓得連頭都冒不了,所以先撤退到臥室這一選項直接排除。

彎弓射箭,門被打開後他最多隻有射一箭的機會,撐死再擊殺一人,阿托衝上去或許也能應付一人。

可這都隻是然並卵,最後剩下的那個能將他射成篩子,他根本冇機會再射擊,甚至拿著弓也冇辦法第一時間使用其他攻擊方式。

所以複合弓也不能用。

他需要某種能在門被打開後能瞬殺三人、最少兩人的方式。

7017k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