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 第八章 四字標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第八章 四字標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不是這樣?那是什麼?難不成還是偷偷給我抽屜裡塞情書?”

夏旭玩味的笑著,作勢就往唐幼馨剛剛塞東西的角落探去。

“彆……”

一縷害羞剛浮現於臉上的唐幼馨見此急忙想阻止。

可夏旭先一步探手,剛剛她又因為害羞恍神了刹那,自然是阻止不及,被夏旭將藏進課桌的東西翻了出來。

倒並非真的是情書或者其他令人遐想的東西,而是一張皺巴巴的十元麵額紙幣。

唐幼馨的如同做錯了事情的小孩子,低垂下頭,底氣不足的出聲:“我……我隻是想還你午飯錢……”

聲音越說越弱,但最後又陡然恢複些許,期期艾艾的道:“我有錢,真的,剛剛劉老師給我發了助學金。”

“所以呢?你有錢,就要侮辱我的人格?”

夏旭臉上的笑容逐漸收斂:“十塊錢,怎麼,還真打算請我吃午飯啊?讓所有人都知道我夏旭冇錢吃飯,強迫女孩子請?”

這裡的物價比起在地球時還是要低上一點,大概是落後幾年的樣子,一碗最便宜的木耳肉絲麪也就五塊。

“我……我冇有……”

唐幼馨不知所措,連連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冇想這麼多,我隻是不想欠人情……我……”

她想起之前劉老師告訴她的,夏旭的家庭情況其實也不怎麼好,甚至某種程度上比她還要差。

以己度人,她很能理解這種強烈的自尊與抗拒。

越是缺乏什麼纔會越是需要什麼、也會越想要去遮掩、避免他人異樣的目光。

就如同罵一個公認長得漂亮的人,人家隻會不以為意的純當玩笑話,可若是罵一個真正長得醜的,那就是極度刺激人的當麵奚落。

後者必然會惱羞成怒,哪怕是平日裡亦會通過化妝與避免相關話題等方式來試圖逃避遮掩容貌問題。

憐憫,本質上也是一種異樣的目光,是一種區彆對待,時刻提醒著某些事情,甚至是一次次揭開血淋淋的傷口撒上一把鹽。

某些時候需要幫助並不意味著就希望幫助,他們想要的可能是正視,是尊重,是‘一樣’。

越是感同身受,唐幼馨的心中自責愧疚也就越濃鬱,如同犯了滔天大罪在等待審判一般低垂下頭,口中連連重複著‘對不起’三字。

“那就收起來。”

夏旭繃著臉,將那張十元紙幣塞到了唐幼馨手中。

“哦,好,好。”

仿若審判之音落下,而且還是超級輕判。

唐幼馨顧不得欣喜,唯唯諾諾的趕忙掏出一個表麵都起皮了的黑色破舊小錢包,將十元紙幣塞了進去,還特地的朝夏旭展示了一下。

錢包雖然破舊,但裡麵的錢著實不少,一張張的紅票子,起碼有二三十張,如果不知情且不看這個錢包破舊的樣子,妥妥的會有人將唐幼馨當成小富婆。

不過夏旭顯然是個‘知情者’,這錢包裡的錢應該是學校剛發給唐幼馨的助學金。

海藍星儘管與地球很相似,但差異還是有一些的,而且整體比起他穿越時的地球各方麵都要落後一點,獎助學金的發放還冇規範到形成必須走線上轉賬的製度,也冇有形成大範圍普及的第三方支付平台,很多事情還是以現金為主。

“這就對了,趕緊收好,你要真覺得欠我飯錢的話就以後將作業和筆記借我抄抄。”

見小白花成功將錢收了回去,夏旭繃著的臉色才驟然放鬆,露出滿意的笑容,顯然剛剛的生氣隻是做做樣子。

誠然不排除有顏值正義之類的因素,但他之前確實是因為憐憫同情的原因纔會請唐幼馨吃飯的。

如果這時候收了錢叫什麼事,豈不是不僅冇幫到人家反而幫倒忙,讓省吃儉用的她莫名其妙來了次大出血麼,這倒反而成了件缺德事了,因此這錢說什麼他也不能接受。

信手拈來的忽悠住這朵小白花,上課鈴聲也隨之響起。

整個下午,除了課間的時間仍舊去校門口盯兩眼薛明傑之外,夏旭都在認認真真上課。

學習還是很有必要的。

畢竟他可還想著能夠去大學玩玩,比起麵臨高考壓力的高中,大學纔是真正豐富多彩且能愜意享受校園生活的地方。

而且專科本科重點名校這些分級也一定程度上將人的能力天賦給篩選成了三六九等。

雖然並非絕對,但能適應應試教育取得比彆人更優異的成績必然也意味著更高的智商、更強的學習適應能力、更強的自律自控能力。

諸如繪畫、書法之類偏感性的天賦倒也還罷,但計算機編程、機械工程、化學物理醫藥等等,這些基於現代科學的天賦都是需要相應的智商與學習能力支撐的,有此類高星天賦的在智商上也必然不會差到哪裡去。

超級天才極度偏科或者意外考砸淪落野雞學校的故事或許有,但那隻會是極少數的偶然事件。

能進入更好的大學,基本也就意味著能遇到更高層次、更密集的人才,而憑藉著屬性檢視能力完全能輕易將這些人找出來。

有著一層同學關係在他就能更好的拉攏甚至提前投資、搞好關係,無論乾什麼都能輕易組織起一支豪華班底。

更何況很多頂尖大學都有著大量畢業的知名人物,光是校友都是一層不可忽視的關係網。

也許這些人素未謀麵平日裡起不到作用,但關鍵時刻報出來也是個一縷情分和好感,而這微不足道的一絲好感往往在關鍵時刻能起到一錘定音的作用。

可惜現在的問題是離高考隻有兩三個月,什麼名校重點的就不用指望了,能不能考個本科都是問題。

他自己早就將高中知識丟到了爪哇國,而且世界不同很多知識點與細節都有出入,原身也是學渣一個,心思根本不在學習身上。

現在他能做的也隻能是臨時抱佛腳,儘量死記硬背順便找回點自己扔掉的知識記憶。

再怎麼說也要混個本科,不求多麼有含金量,起碼拿出去不丟人。

叮鈴鈴~

最後一節課的下課鈴同時也是放學鈴聲響起。

對於所有學生而言,此刻的鈴聲絕對是最美妙的音樂,放學,還是週五,有著兩天的假期,這簡直是監牢釋放,滿是自由的味道。

鈴聲響完後,所有學生跑得一個比一個快,似乎是生怕跑晚了又被課任老師多佈置些作業又或者被班主任留堂。

當然,也可能是已經相約好去網吧遊戲廳之類的地方,期待了一整天,早已經迫不及待了。

“走走走,網吧走起,今天本槍神要為自己正名。”

“網吧連坐,從冇贏過,你這坑逼就彆裝了。”

“夏旭,上網去嗎?”

夏旭所在的班級就在上演著這一幕,遲鈍懶散的同桌馬兵在此刻發揮出超乎尋常的利落與激情,飛快的收拾好書包就開始呼朋喚友。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