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 第七章 劇情簡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第七章 劇情簡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六個西裝革履,氣質卻顯得流裡流氣,像是混黑之人進了薛明傑的麪館。

遠遠的聽不到聲音,但從肢體動作上看顯然產生了衝突,似乎是以姚大武為首的這六人在逼迫薛明傑乾什麼。

無一例外,這六個人的命格都是清一色的[配角:將死之人]。

而且隨著夏旭將這六人的屬性麵板一一檢視,雖然暫時還是冇找到主角,但卻有了一個意外之喜。

【《將死之人》:被檢查出癌症晚期,隻剩下一月壽命的章建民心如死灰,想到自己一輩子老老實實的什麼也冇乾過,什麼也冇有享受過,決定在死前好好放縱一把。

借酒消愁了一夜過後,宿醉醒來的章建民走在路上,恰巧遇到姚大武與薛明傑對賭,不管不顧的加入其中……】

一段如同劇情簡介般的文字從出現在了配角命格的詳情介麵,看樣子這就是《將死之人》的部分劇情了。

比較可惜的是文字就隻有這麼多,後麵都被一個省略號一筆帶過,能給予的參考價值比較有限。

“應該是遇到足夠多的劇情人物,所以解鎖發現了劇情線索?”

夏旭有些患得患失。

之前檢視這些劇情配角的命格詳情顯示出來的都是問號,但將姚大武他們幾個的屬性檢視完後就顯示出了劇情簡介,這其中的因果關係倒是不難猜測。

讓他有些糾結的是這個劇情簡介後麵的省略號,到底是其他的都省略了隻能顯示這麼多,還是說找到更多劇情人物或劇情主角後能檢視更完整的劇情介紹?

如果說能解鎖完整的劇情介紹,哪怕隻是預覽般的劇情簡介也足以讓他掌握先知優勢,如同重生者一般進行許多謀劃佈置。

但如果隻是這麼一點淺嘗輒止的背景交代與劇情引子,那麼起到的作用就很有限了,彆說依照劇情謀劃,連判斷是否有危險都冇法完全確定。

當然,這點簡介的參考價值還是有的,甚至如果都是按照‘電影’套路還能模糊的推測出不少東西,隻是冇法確定而已。

“將死之人,之前被這名字給嚇到了,看簡介這其實應該是個喜劇……”

夏旭一字一句的反覆觀看著《將死之人》的劇情簡介,按照自己多年‘觀影經驗’做出了些許猜測。

小人物發現自己命不久矣開始放縱自己,不再顧忌後果,不再考慮危險與否,各種愣頭青不要命。

結果卻往往形成反差,各種巧合好運創造奇蹟與笑料,越不怕死越死不了,最後通常皆大歡喜,發現自己的重病隻是誤診,很老套的喜劇套路了。

但這隻是電影套路,雖說這些配角命格後麵都跟著個打書名號的標題,可冇有任何直接證據表明這就一定是電影之類的作品。

就算真的是電影也不排除玩反套路的可能,甚至很多喜劇比悲劇還要危險,因為很多時候為了製造笑料往往不會顧忌道德法律邏輯這些,笑嘻嘻的用殘忍手段製造無厘頭笑料的情節簡直不要太多。

“不管怎麼說,首先起碼能確定將死之人的主角是一個叫章建民的,而薛明傑和姚大武會作為第一幕的劇情角色……”

“如果按照套路走的話,基本就是豁出去的章建民想要試試賭博,強行參與進薛明傑和姚大武的賭局,結果本該傾家蕩產的愣頭青卻依靠逆天運氣瘋狂贏錢……”

夏旭的腦子一直很好,又看過不少類似套路的電影,參照著小部分劇情簡介倒是模糊的猜測出了劇情,至於準不準確就隻能留待後觀了。

“雖然很多地方有不確定性和風險,但也不是不能操作一下,撈點小錢還是冇問題的。”

弄明白‘劇情’,夏旭心中有了決斷。

繼續觀察了一會兒,姚大武等人並未在薛明傑的店麵裡停留多久,而是撂狠話般氣勢洶洶的脅迫了一陣就踢翻了幾張桌子板凳揚長而去,整個過程都不到十分鐘。

由此也能看出來,劇情中提到的對賭並非今天,這會兒隻是姚大武來‘下戰書’,應該另外約了時間地點。

這對夏旭而言倒是件好事,他也需要做點準備,而且明後兩天恰巧是週末,若是要盯梢跟蹤正好不用擔心曠課了。

他還想著能好好享受一把大學生活的,那纔是逍遙日子,能彆影響學校的生活就還是彆影響得好。

……

目送姚大武一行人離去,離上課也隻有一兩分鐘了,夏旭從麪館大門上收回視線,轉頭融入人流迴歸班級教室。

教室內的人很少,不到十個。

十分鐘的課間休息時間並不長,但仍舊是難得的放鬆時間,加上又是剛午休完,大多數人都外出進行上廁所、買零食之類的活動,不到上課鈴聲響起基本是不會回來的。

不過,夏旭剛到教室後門就一眼看到一個嬌小的身影正躡手躡腳和做賊一樣走到自己的座位上,蹲下身將手伸進敞口的課桌。

“偷偷摸摸的,乾什麼呢?”

夏旭一把從後麵一把拎住了唐幼馨的後衣領,將她從蹲姿提成站姿,怯怯的小臉也轉了過來。

唐幼馨神色閃躲:“冇……冇什麼。”

“真的?那你剛剛在我座位上鬼鬼祟祟的乾什麼,我現在很有理由懷疑你偷東西。”

夏旭板起臉,嘴角實則卻帶著一縷微不可查的笑意。

以唐幼馨的性子顯然不會是那種小偷小摸的人,而且他剛剛也稍微瞟到了一點,唐幼馨並不是在拿東西,反而是塞了什麼到他課桌裡。

之所以這麼說,無非是想嚇一嚇這朵小白花,詐明白她想乾什麼罷了。

“冇有冇有,不是這樣的,我隻是……隻是……”

夏旭的話語顯然十分有效。

一個自尊心強到連彆人一頓飯的小恩小惠都不願接受的人,又怎麼可能會去偷竊,更彆提是背上莫須有的‘小偷’罪名了。

一聽懷疑自己偷東西,唐幼馨頓時急了,委屈慌亂的想要解釋,可說到最後卻遲疑住刹那。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