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 第四章 將死之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第四章 將死之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叫什麼事,明明是好心請人吃飯,怎麼弄得我和個強搶民女的帶惡人一樣。”

看唐幼馨小雞啄米似的,一根根的挑著麪條,一副‘消極怠工’的不情願樣子,夏旭既覺好笑又有些無奈。

不過這時他也想起了‘正事’,趁著唐幼馨吃東西的時候低頭仔細端詳了一番她的麵容。

旋即,他不得不承認,自己確實被驚豔到了。

傾城絕色果然不愧是傾城絕色,儘管留海與雙鬢遮住了大部分麵龐,但單看少部分五官依舊精緻絕美,皮膚吹彈可破,如同嬰兒般白皙嫩滑中帶著點健康紅潤。

最主要的是唐幼馨的長相併非那種妖嬈美豔、很彰顯存在感、讓人一眼看過去就驚為天人的美,而是如同乖巧弱氣的鄰家少女、更如雨後的小白花,純淨、稚嫩、柔弱、惹人憐惜。

或許唐幼馨之前在班級裡成為小透明除了內向自閉的性格外也有這種獨特長相氣質的因素。

這模樣很美,但實際上對於懵懂的正常少年吸引力不大,甚至配上其性格家境等因素隻會惹人奚落欺淩。

可是麵對心智越是成熟之人,這單純稚嫩的麵容就越是具備致命吸引,含羞帶怯的模樣與嬌弱內向的性子更是瘋狂刺激人本能的保護欲。

尤其是此時,配合不知是因為被‘欺負’還是天生如此的水汪雙眸與委屈巴巴的表情,少女稚嫩純淨的麵容中莫名產生了一種細微而隱晦的嫵媚。

很小的一絲,卻似點睛之筆,單純與內魅交織,又純又欲,使原本隻是讓人想捧在掌心小心翼翼嗬護的衝動中又不可自抑的混雜上了一縷想要欺負蹂躪的暴虐。

暴虐的衝動念頭升起又被嗬護欲壓製,自責悔過的愧疚激起更強的嗬護欲,逆反心理又再次帶起一縷暴虐衝動,周而複始,時刻挑動人的神經,讓人內心的憐愛之情不斷攀升。

此刻夏旭才明白什麼叫梨花帶雨,什麼叫我見猶憐,為什麼古人會創造出這種句子來描繪女子。

因為這確實足夠樸實而形象,也再也找不到比這更合適的形容。

毫不誇張,不需要看臃腫校服下的身材,光憑這一張臉,傾城絕色這個5星命格就名副其實。

而且這可是純純的素顏,以她的家境顯然是不可能弄化妝品這些的。

若是畫上一點點淡妝,若是配上合適的服飾,若是容貌徹底長開,將稚嫩麵容下那一縷若有如無的內魅變成實質的嫵媚,再真正的‘欺負’一番,那將該是何等的驚豔絕倫。

咚!

麪館老闆將另一碗麪端了上來,放下時與桌麵碰撞產生細微的碰撞聲。

夏旭趕緊將目光從唐幼馨的臉上移開——他擔心再看下去,自己原本隻是做樣子的‘欺負’或許就要成真了。

恰好麵已上桌,索性他也抄著筷子埋頭吃了起來,正是長身體的時候,方纔那一個半的饅頭當早餐還行,當午飯吃可不夠。

也許是被某人毫無形象的吃相帶動,唐幼馨悄悄抬頭瞄了一眼,隨後進食的速度不知不覺也加快了些,終於不再是一根根的扒拉了。

兩人沉默的吃著麵並無交流,麪館內不多的客人也陸續走光,一時間這個不到二十平的小店內顯得有些冷清。

冇用多久,夏旭就已經將一碗麪吃了個精光,見唐幼馨還才吃了一小半後倒也冇催促,隻是漫無目的打量著麪館。

百無聊賴之中念及自己剛獲得不久的特殊能力,他習慣性的朝門口爐灶旁因為無客上門而懶洋洋癱坐的麪館老闆看了一眼。

老闆是寸頭的中年男人,黑短褲白汗衫,肩膀上還搭著條白毛巾,嘴裡叼著煙。

念動之間,屬性麵板打開。

【姓名】:薛明傑

【生命層級】:1

【命格潛質】:[配角:《將死之人》]

【天賦潛力】:賭博(3星)

【特殊】:無

【執念】:踏踏實實過日子。

【好感】:2

“好傢夥,這老闆怕是深藏不露啊。”

夏旭眼皮直跳。

三星的賭博天賦,這要真往這方麵鑽研的話不說賭神在世,起碼也是一把好手吧?

再加上執念欄裡那句‘踏踏實實過日子’,著實是有點耐人尋味,這老闆可能還是個有故事的人。

當然,更令夏旭在意的顯然還是命格潛質。

[配角:《將死之人》]

又是一個新劇情,這個世界竟然還有其他的劇情!

而且看名字貌似比《獵人》還要麻煩,死字都寫在標題上了。

不甘心的將注意力集中在《將死之人》這行字跡上,結果和《獵人》一般,顯示出來的是好幾排問號而非命格潛質的簡介。

“算了,反正我又不是這個劇情裡的人物,以後不來就是了。”

夏旭搖了搖頭。

不知道劇情,無權無勢無錢,自己一個普通高中生什麼也乾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避而遠之。

能在這有些詭異的世界苟全性命、好好享受一回青春年華就已經很不錯了。

噠!噠!噠!

又過了片刻,高跟鞋踩在瓷磚地板上的清脆聲音響起。

“今天吃點什麼?”

客人上門,麪館老闆自然立刻出聲招呼,看反應想必是熟客。

“還是一個炸醬麪。”

一個略顯耳熟的女性聲音迴應著老闆。

夏旭與埋頭吃麪的唐幼馨都是一頓,不約而同的抬起頭瞄了一眼。

那是一個三四十歲左右的女性,穿著比較保守的職場裝束,麵容也給人一種‘板著臉’的嚴肅感,有那麼點不怒自威的意思。

當然,或許也是身份讓兩人產生的錯覺吧。

因為這女人是兩人的英語老師兼班主任劉秀蘭,人送外號劉夜叉,這可是班級裡聞聲色變的人物。

看到劉秀蘭點完餐後在旁邊的一張桌子坐下,唐幼馨臉都差點埋進了白瓷麪碗裡,整個身體都呈現出一種蜷縮狀態。

她在努力的收縮著自身存在感,就差嘴裡唸叨上幾句‘你看不見我’了。

可惜,天不遂人願。

“劉老師好。”

對麵的‘壞人’竟然大大咧咧的主動出聲打起了招呼。

唐幼馨又羞又氣,隻得跟著弱聲弱氣的打了聲招呼:“老師好。”

“嗯。”

劉秀蘭看向兩人,目光停留後隻是微微一頓,然後笑著頜首,倒是並冇有上來‘拚桌’或者說教的意思。

“呼~”

等劉秀蘭扭過頭去,唐幼馨才悄悄鬆了口氣,大口扒拉起碗中剩餘的麪條,等到碗中的麪條全部送入口中,都來不及咀嚼,鼓著腮幫子拉上夏旭就走,頗有種落荒而逃的感覺。

“夏旭,唐幼馨,你們午休的時候來一趟我辦公室。”

眼看已經走到店門口的水泥地,即將逃離虎口,身後劉秀蘭的聲音卻如索命之音般響起。

“哦……”

“好……”

兩人應聲,夏旭本想還打算問下什麼事情,卻被唐幼馨拖拽著往校門跑去。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