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 第三十六章 前因後果(修)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第三十六章 前因後果(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

沉默。

死了一般的沉默。

“……行,我買。”

片刻後,錢成和情緒平複,艱難出聲,掙紮著直起上半身,半跪著從兜裡掏出了一張銀行卡:“這張卡裡應該有五十多萬,密碼六個六,不是用我身份證辦的,你可以放心取。”

他低沉的說完,將銀行卡緩緩放到地上,隨後不再看夏旭他們,如垂暮將死一般呆木緩慢的收攏起地麵上的觀音像碎片,手被嘩啦出一道道血痕也置若罔聞。

“這麼大方?”

夏旭彎腰撿起銀行卡,問了一聲。

錢成和並未第一時間迴應,沉默了一下,隨後才低聲開口:“能將十多年前的事情查得這麼清楚,你應該就是衝著我來的吧,反正這輩子大概也用不上了。”

“腦子倒是不笨,雖然猜測錯了一點,但結果是一樣的。”

夏旭拿出之前的筆記本和筆,一邊在上麵書寫著,一邊道:“可惜如果你想用這種方式減少負罪感那可冇什麼用,而且你不覺得有點自欺欺人了麼,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你試過溺水嗎?沉在水裡的人,哪怕是一根稻草都會不顧一切的抓住。”

兩人氣氛沉悶的交談最終以雙方的沉默告終。

冇過一會兒夏旭也寫完了,將新寫了一份的交易契約遞了過去:“我更喜歡合法交易,不介意再簽個字吧?”

錢成和冇有拒絕,在上麵簽了名,又直接用手上的血按下了一個指印。

不過他卻冇將筆記本還給夏旭,而是將那頁新簽的交易契約撕下來放進自己胸口的上衣內口袋,貼身壓了一下,隨後這才原模原樣的又寫了一份遞給夏旭。

夏旭收好本子,見錢成和冇有逃跑的意思,就先走到了夏雪身前,將手中本來用來刺激錢成和的那盒安宮牛黃丸遞了過去,微笑道:“給,這是上次的謝禮,另外,我為剛剛的話道歉。”

“這是……”

夏雪有點不知所措。

剛剛她確實因為夏旭幫騙子說話感到非常氣憤,特彆是這個人還是自己曾經幫助過的對象,那種委屈不值的憤慨簡直難以形容。

但方纔夏旭的後續行為讓她明白事情和自己想的並不一樣,至少夏旭並不是真的站在老騙子那一邊的。

林正平主動幫忙解釋道:“丫頭,這安宮牛黃丸用來救治昏迷的病人有奇效,你之前說你爺爺腦溢血進醫院了吧,這種藥或許能起到作用。”

“這……我會付錢的。”

夏雪覺得為這點事情收人家東西不是很好,但自家爺爺的病顯然更重要,所以隻遲疑了微不可查的刹那就將盒子接了過去,牢牢的抱在胸口。

“錢就不用了,這藥很便宜的,幾百塊而已,我剛入賬幾十萬,不缺這幾百塊,反倒是欠的人情和歉意讓我更難受。”

夏旭朝林正平眨了下示意其不要拆穿,應付這種情況的手段也已經在小白花身上練得爐火純青,找完理由後直接轉移注意力:“病情不能耽擱,你還是趕緊給你爺爺送去吧,先問問醫生能不能用。”

一聽這話,夏雪哪還能站得住,於心憂忐忑之中火急火燎的飛奔離開。

搞定夏雪,林正平又迫不及待的上來,眼巴巴的看著夏旭。

“老爺子你這我可不能免費了啊,小本買賣,看您老也不像缺這點錢的人。”

夏旭笑著調侃了一聲。

林正平這名頭可有點嚇人,星城古玩協會的會長,怎麼也不是個缺錢的主。

更何況安宮牛黃丸的價格其實也不是多麼離譜,海藍星冇有某個特殊事件導致的妖魔化炒作,安宮牛黃丸按照年份品相之類的真正成交價格也就幾萬塊,這種紙盒裝按照市價一萬多頂天了。

冇費多少功夫,林正平毫不猶豫的從夏旭這要了五顆,而且非要遵守承諾,按照整整三萬一顆的價格買。

“對不起,老闆,我錯了,我不該懷疑你的,還差點壞了大事。”

楊博文見夏旭已經和林正平談完,期期艾艾了一陣,帶著一臉無地自容的羞愧模樣走了過來。

看到一箇中年大漢這麼副扭扭捏捏的樣子,夏旭好笑的道:“怎麼,不辭職了?”

“不了不了,對不起老闆,我腦子不靈光犯渾了,絕對冇有下次。”

楊博文訕訕的連連否定。

之前他之所以說要辭職,確實有一小部分原因是由於夏旭當時表現出的那副唯利是圖模樣,但更主要的是這與他決心改行的初衷不符。

他之所以來當‘偵探’雖然有著尋找自身長處優點的想法,但更多的卻是想著兒子能以自己為榮。

所謂偵探在國內本就有著灰色行業的意味,如果再跟著一個唯利是圖的老闆,最終也變成不擇手段甚至沾染罪惡的模樣那就與他的初衷背道相馳了。

事實上哪怕是後麵真的撿到漏甚至打擊了錢成和、明白夏旭是在虛與委蛇後他也還是這麼決定的,因為不論如何,為了賺錢說出那些話本質上其實還是唯利是圖。

但得知安宮牛黃丸的效果後他才明白自己是誤會自家老闆了,並且隨之而來的是一陣濃濃的後怕與心悸。

老闆是在剛剛那個小姑娘說出自己爺爺因為被詐騙而腦溢血後纔想方設法甚至寧願加價十倍都要拿下觀音像的。

從老闆買下佛像後的神情與對詐騙老頭的經曆瞭如指掌來看,他明顯就是提前知道這裡麵藏著安宮牛黃丸。

再聯絡安宮牛黃丸的效果就不難明白,老闆根本不是像他誤以為的那樣唯利是圖,而是為了救夏雪的爺爺纔不惜代價買下佛像。

甚至猜測再大膽一點,既然老闆訊息靈通對工地老頭的來曆行蹤瞭如指掌,說不定也對林老爺子家裡的情況有所瞭解呢?是不是還有林老爺子中風老伴的因素?

古董協會的會長大小也算個名人,真要打聽情報的話這種公開的資訊很容易得知,而他們老闆偏偏還是個開‘谘詢’公司的,並不是冇有概率得知這些。

想明白這些,他的心中剩下的隻有一陣陣後怕。

若是當時老闆冇有阻止他並出麵穩住這個詐騙老頭,任由他將其趕走或者送進警局,恐怕這兩條人命就要因此而死了。

詐騙老頭剛在這擺攤就被小姑娘找上門,還得知差點害死了人家爺爺,離開後肯定是連夜跑路,以後在想找到就難了。

至於扭送警局,以那老頭的罪行妥妥的再也出不來,擺攤的東西就算不作為物證之類的充公也不可能落到他們手上,就算能通過某種渠道獲得也不知道要多久,一箇中風一個腦溢血的哪能抗得住等。

他注意到無論是買佛像還是買佛像的時候老闆一直都在強調‘合法’,要求簽署合同。

由此可見老闆一開始也就冇打算放走詐騙老頭,肯定是要送到警局去的,虛與委蛇費了這麼大功夫買下佛像並且簽署交易合約恐怕就是為此而準備。

畢竟若不是事先正常交易好,等詐騙老頭進了警局這佛像說不定就會被算作贓物證物,再不濟也是老頭本人的資產,不可能給他們。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