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 第三百二十九章 秋風未動蟬先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第三百二十九章 秋風未動蟬先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德城,比鑫源大廈所在的高新開發區還要偏遠上一些的工業區,這裡坐落著星海生物旗下的一家大型製藥廠,周邊也分佈著倉庫、宿舍等一些衍生產業。

安保部二組的人現如今都被安置在了這裡,工廠直接有宿舍區,周圍地價也便宜,再額外配備上一個訓練基地也花不了多少資金。

二組的這些人在這裡其一是進行‘實踐訓練’,負責巡防周邊的星海生物產業,其二夏旭也冇有食言,真的請了專業人士來進行安保、偵查等理論知識教導和體能、格鬥、列隊等軍事訓練。

後者其實還好說,畢竟都是被安排過來應聘安保崗位的精英,而且還是被夏旭看中後特地留下來的,就算不是具備高星戰鬥天賦也經曆過專業訓練,都有著極強的底子,但前者的理論培訓可就讓人叫苦連天了。

這群人裡怕是有一大半都是學渣,畢竟按照當前的秩序良俗,各類好勇鬥狠的風險職業都隻是比較邊緣化的次選,有選擇餘地的情況下學霸們現在更應該是九九六打工人。

於是乎,安保部的理論培訓課上自然就似極了那些擺爛學校,整個課堂上呼呼大睡一片,要麼也是心不在焉。

要說唯一能認真去學的,大概也隻有鄒晉這位他們名義上的組長了。

此刻他是發自內心的對夏旭充滿感恩,也明白自己能力有限,因此見有機會學習後也就咬著牙賣力的認真學,儘管學不太進去,但擔著組長身份的自己好歹要做個表率出來。

而在理論培訓之外,各類體能訓練、軍事訓練的情況則是截然相反了。

這些間諜為了保證能通過星海生物的安保崗招聘,有一個算一個都是接受過訓練的,身手與體質都不差,隻有鄒晉是個普通人。

雖說鄒晉同樣也是長期在工地乾活,但其實也就耐力上還算過得去罷了,其他方麵真的不算太好。

先不說他隻是砌築工,就算真的是那些整日搬磚的也不見得真是純用手工搬運,何況這麼練出來的在心肺能力與爆發力等方麵也短板很明顯,戰鬥與發力技巧等方麵就更彆提了。

因此,等下午夏旭提著一個黑色手提箱來到訓練基地,所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幕場景,鄒晉一人搖搖晃晃的在操場跑道上踉蹡而行,其餘人則已經嘻嘻哈哈的在席地盤坐著休息。

仔細觀察,不少人的目光其實都會經常往鄒晉身上瞟一眼,偶爾有稀奇與敬佩,但多是戲謔或看好戲的神色。

“夏先生。”

負責訓練他們的教官很有眼力見,瞟到夏旭後立刻就訓斥了眾人幾聲,讓他們趕緊站起列隊,隨後才小跑著過來和夏旭打招呼。

“不必管我,讓他們繼續休息吧。”

夏旭微微頜首,非但冇有生氣,反而擺了擺手讓他們繼續休息。

事實上這些人並不是在偷懶,真要說起來,這位負責訓練的張教官還是通過駱叔的關係找來的退伍人員,無論是素養還是能力都十分靠得住。

之所以出現眼下這種情況,其實無論是這位張教官還是鄒晉都已經向他反應過了,主要是鄒晉在體能與作戰技巧等方麵都比其他人差了不止一節,稍微有點拖後腿。

教官按照其他人的水平製定的訓練強度鄒晉跟不上,但也不能因為鄒晉一個人而讓其他人起不到訓練效果,因此隻能取了個折中的辦法。

這個折中對於其他人而言隻是小有難度,可對於鄒晉而言卻完全是地獄級彆的訓練,就算勉強能完成也會要花費比他人更長的時間。

好在鄒晉也比較爭氣,或許是出於感恩,或許是意誌堅韌,種種高強度訓練全都一聲不吭的強撐了下來。

隻是這拖後腿般的拉胯表現,就註定在這群刺頭間諜眼中得不到什麼威信了,除了少數幾個對其表現出來的意誌力比較敬佩之外其餘人基本都是當樂子看。

所以他這組長身份現在其實還挺尷尬的,說話都冇負責訓練他們的張教官甚至是武力出眾的武癡周明傑有用。

“你可算來了,來來來,趕緊的,和我打一場,不然我可真的走人了。”

安保二組的人此刻當然也看到了夏旭,這其中要說最興奮的自然非周明傑莫屬,當即也不管什麼教官不教官的了,鬥誌昂揚的就朝夏旭走來。

他本來就是個武癡,來星海生物其實也就是為了找夏旭打架的,因此行事起來根本冇多少顧忌。

“你之前的承諾還有效?”

夏旭今天來就是為了將周明傑這個武癡收入囊中順便敲打敲打二組的這些人,所以這次倒也冇有拒絕,不置可否的微挑眉頭,玩味的看著他。

“當然,打贏我,我就可以給你賣命,但你要是打輸了或者被我砍死了可就……”

嗆啷!

周明傑直接抽出身上那柄不離身的八麵漢劍,眼神裡也多了縷帶著桀驁意味的亢奮與嗜血。

“行,那今天我給你一次機會,以後每年都給你一次機會。”

夏旭鬆開手提箱,用腳將其撥到旁邊,隨後也不擺什麼格鬥架勢,隻是很放鬆的微笑朝周明傑勾手。

“你看不起我?想死我就成全你!”

周明傑惱了,舉步上前,拔劍就斬。

他是看中夏旭擊殺狼人時表現出的刀術才找上門想要切磋的,結果此時夏旭連刀都冇帶,甚至還口稱每年給他一次機會。

這豈不是徹徹底底看癟他,斷定空手就能贏他?

他這八麵漢劍雖說冇開刃,但可也是斬得死人的!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冇有,周明傑這一動手就展現出了驚人的爆發力,八麵漢劍揮下途中甚至帶起刺耳厲嘯,落在動態視力差些的人眼中,渾然成了一潑銀光。

彆說是未開鋒的劍,這要是斬到實處,怕就是一杆白蠟短棍都足以讓人催經斷骨。

隻是很可惜,他的目標顯然也不是易於之輩,在這一劍臨身之際,竟然如同未卜先知般閒庭信步的往左一邁,竟讓這劍擦著自己耳垂斬落空處。

旁人遇此或許會心神震動,但周明傑此刻卻是已經彷彿沉浸於這廝殺之中,手中劍勢落空後毫無遲滯的化斬為削,徑直繼續朝對手搶攻而上。

比起苗刀的霸道淩厲,劍法更添靈動與變化,招法上也以迅捷為主,一旦搶占先機可謂是得勢不饒人,八麵漢劍被其揮舞得堪稱水潑不進,不給人任何喘息之機。

可一陣搶攻後,不說在場眾人看得呆滯,連專注沉浸於比武之中的周明傑都不由得駭然失色。

“秋風未動蟬先覺?”

周明傑麵色大變的停下劍式,抽身而退。

剛剛他那一番淩厲的搶攻下來,可以說任誰上來他都有自信讓其十死無生,然而竟然卻被眼前之人輕描淡寫的躲了過去。

並且不是普通的閃避退縮,而是掐著距離,通過肢體活動與變化在方寸之間閃躲,每次都像是差之毫厘,甚至就像並非是他在砍人,而是人家在纏著他的劍。

當然,比起旁觀者,周明傑作為親身經曆之人其實還有一種更加直觀與可怕的體會。

對方就像是在未卜先知!每次都是在他劍式揮出時就彷彿預判到了他的所有攻擊意圖!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