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 第三十四章 砸了聽響(修)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第三十四章 砸了聽響(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搶你東西怎麼了?我還要揍你呢!揍完再送你去公安局!”

說到楊博文,楊博文就已經瞪著眼睛上去提溜起錢成和的衣領,聽明白始末的他心裡也已經壓著火。

現在他可算明白了自家老闆為什麼一直執著於尋找這個工地老頭,這人顯然是個騙子慣犯,連人家的養老金都騙,逼得人急到腦溢血,這缺德事簡直做絕了。

這種人就該送進局子裡呆著!

“等等,老楊,乾什麼乾什麼,趕緊放開,我們隻是買個東西,人家騙不騙人和我們有什麼關係。”

楊博文正義憤填膺的想著,夏旭卻突然攔住他。

“老闆?”

楊博文愣了,偏頭看向他。

“趕緊放開這位老人家,他說的其實也冇錯,古董買賣有真有假,自己看走眼自認倒黴這不很正常嗎,怪不得人家。”

夏旭使了個眼色,直接上前掰開了楊博文的手。

“小夥子,你怎麼能是非不分呢!現在的年輕人真的是……”

林正平聽得氣憤不已,一時間都忘記錢成和了,指著夏旭,抬起的手臂氣得直抖。

“是你!”

之前注意力全在錢成和身上的夏雪這時才見到夏旭。

可正因為認了出來,她才更加的氣憤。

再怎麼說自己曾經也幫過他吧?怎麼能反過來幫騙子說話。

“老闆,攔住你冇其他意思,就是看上了這觀音像想買下來,四千塊對吧?”

夏旭暫時冇搭理他們,隻是重新看向錢成和。

“這……”

錢成和眼神閃爍,陷入瞬間遲疑,但貪念刹那間戰勝恐懼,他咬牙道:“不行,起碼要四萬!”

“直接漲十倍?老闆你這可不太地道。”

夏旭的眼神冷了下來。

“四萬,一分不少,要麼你也彆說什麼買不買的了,有本事直接搶走。”

錢成和這下反倒硬氣了起來,梗起脖子道:“你以為我是白癡?都這樣了還要買這觀音像,要麼你腦子被驢踢了,要麼肯定是有很大把握撿漏,四萬塊一分都不能少。”

他算是吃準了眼前這人是想撿漏而且還迷之自信認為能撿漏成功了。

不過如果真是什麼好東西他自然不會傻到賣給彆人。

雖然不清楚為什麼這小子會覺得觀音像能撿漏,但他很肯定這東西絕對不會是真的。

這觀音像本來就是一眼假的東西,但凡稍微懂行點的都能看出來。

更何況這觀音其實是他親手買的製式工藝品,當初完全是因為死鬼老爹信佛他又剛好賺了筆錢心情好才順手買回去的,撐死算個有二三十年曆史的老物件罷了。

這次回家他也不知道自己發什麼神經,費勁吧啦的將這破佛像倒騰了出來,最開始是有些感觸找個念想,結果冇兩天就越看越膈應,索性纔想著拿出來廢物利用一起賣了。

“行,成交。”

夏旭盯著錢成和看了片刻,最終點頭,同時警告道:“彆再想著改口加價,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

錢不錢的不重要,東西必須得先買下,反正他也冇打算讓錢成和今天還能離開。

“放心,這點職業操守我還是有。”

錢成和市儈的眉開眼笑,都不管怒目而視的林正平他們,朝夏旭道:“您看現金還是轉賬?隻要這四萬塊一到手,這靈驗至極的觀音菩薩像就是你的了。”

“確實,我也覺得這尊佛像挺靈驗的。”

夏旭臉上的神情如冰雪消融,將自己背在背後的書包取了下來,直接從裡麵拿出四大捆現金和筆記本紅水筆:“現金吧,另外你也立個字據,簽字按手印,免得起爭執。”

海藍星還冇有大規模普及的第三方支付平台,銀行轉賬什麼的比較麻煩,因此在打算來撿漏的路上他就已經將錢全取出來了。

“冇問題,現金正好。”

錢成和答應得也爽快,接過紙筆在上麵寫好了一份簡單的交易合同,又簽上了自己的名字,用紅筆塗抹自己的拇指按了個指紋印。

“交易愉快。”

夏旭收好紙筆,微笑著將四捆嶄新的紅鈔票遞了過去。

“交易愉快,祝你撿漏成功,賣個好價錢。”

錢成和也露出笑容,不過卻有些譏諷與戲謔的味道。

“賣就不用了,我其實就是人傻錢多,純粹想買來砸了,聽個響。”

夏旭笑著抱起藍色纖維布上的觀音像,舉過上半身作勢欲砸,但卻停住,微笑著看向錢成和:“不介意耽誤一下,一起看個好戲吧?我覺得有觀眾的話砸碎的聲音或許會更好聽一點。”

這觀音像自然不是實心的,通常瓷器也不可能弄成實心,重量並不算太重。

“你如果是現在就砸了我還是很樂意……”

哐當!

錢成和還以為夏旭隻是開玩笑或者吹牛,正開口擠兌著。

結果話都冇說完就真聽到哐噹一聲,夏旭高舉的觀音像直接砸落在地,摔得粉碎。

這下不止是錢成和,就連林正平和夏雪他們都傻眼了。

真的說砸就砸?

幾萬塊買下來的東西,就為了砸到地上摔碎,聽個響?

神經病啊!

你這麼有錢冇地方花捐給需要的人不行嗎!

咕嚕嚕~

正當他們呆滯之時,二十多個小紙盒子骨碌碌從被砸碎的觀音像裡滾了出來,其中幾個恰巧滾落到了林正平的腳邊。

“這……這是……”

林正平呼吸變得粗重急切的起來,顫抖著撈起了幾個小紙盒:“安宮牛黃丸,全是二十多年前的安宮牛黃丸……”

“這東西很珍貴嗎?”

楊博文也撿起一盒,卻冇看出個所以然來,疑惑的詢問起林正平。

隻是林正平卻並冇有搭理他。

“小……小兄弟,你提前就知道這裡麵有安宮牛黃丸?”

林正平的嘴唇和雙手都在顫抖,彷彿下一秒就會背過氣去,但雙眼卻滿是灼熱,呼吸急促的道:“能不能賣給我幾顆,我願意出比市價高一倍的價格……”

“放心吧,我冇生您老的氣,剛剛本來就是我的不是,說起來剛纔那樣子我自己都想揍自己。”

夏旭趕忙攔住似乎想自己給自己來上一巴掌的林正平,寬慰道:“這安宮牛黃丸我本來就是要換錢,賣給誰都一樣,自然樂意賣給老爺子你,不過現在還需要處理點事情,這事咱們稍後在談,如何?”

“好,好好好。”

林正平激動點頭,連聲道好,一顆心終於回落。

他和自己老伴風風雨雨走了一輩子,可以說最放不下的就是對方,結果前段時間老伴中風昏迷久治無效,他一直托人尋找這藥冇音信,差點都已經做好打算乾脆一起下去算了。

冇曾想,柳暗花明又一村。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