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 第三百二十七章 多巴胺受體增敏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第三百二十七章 多巴胺受體增敏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多巴胺受體增敏劑》

翻開馮文斌遞上來的文檔,一行醒目的標題就映入眼簾。

“多巴胺受體增敏劑?什麼意思,你不會是打算開發什麼違禁品吧?”

夏旭眉頭微挑。

跟著顧海明等人在星海生物薰陶了這麼久,他現在可不是生物學和藥學小白,自然能理解這行詞彙是什麼意思。

生物學上有一個說法,認為人其實隻是基因的奴隸,卡羅爾實驗室的超腦計劃很大程度上也是基於此理論,意在掙脫身體與基因本能的限製。

這種說法或許略有誇張,但其實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人的生老病死實際上都隻是基因在控製,而基因的一切行為都僅僅是為了自身的延續,它會在食物充足時控製軀體產生繁衍**,在環境惡劣時增強自身適應環境,但也更會在必要時選擇犧牲個體。

衰老死亡實際上就是最好的例子,很多項研究其實都表明人體在年輕時是具備較強修複能力的,但到一定階段後各種修複機製就主動擺爛停止,然後才導致軀體狀況越來越惡劣。

這是一種節約資源的方式,本質上就是犧牲年老個體,為年輕個體的生存繁衍節約物資,從而造就基因的長久延續。

當然,這並不是什麼陰謀論的說法,或許僅僅隻是長久進化過程中適者生存篩選出來的生理機製。

但不可否認,人體大量行為、甚至可以說是所有行為都是由基因與身體控製,而並不是什麼主觀的意識,這其中甚至包括看似發自內心的**與情緒。

比如和k蛋白分泌性質相近的內啡肽,它的效果是能阻止疼痛並且使人產生愉悅感,其本質就是一種進行痛苦補償的激素,驅動人去接受會讓自身產生痛苦的行為。

再比如……多巴胺!

多巴胺,這是直接與人體感受到的快樂和幸福感掛鉤的。

你感到快樂,實際上是大腦分泌了大量多巴胺,多巴胺受體接受到多巴胺的刺激從而讓你覺得快樂、愉悅、幸福。

某種程度上而言,這玩意可比那些精神藥物恐怖多了,這是人體真正的快樂源泉,你玩遊戲看小說做運動,各種娛樂方式帶來的結果與本質其實就是多巴胺的分泌。

而多巴胺受體增敏劑是什麼意思?

這就不得不先說一下多巴胺受體了,這種受體對於多巴胺的敏感度其實是處於一種浮動的狀態,這也是人體的一種限製與調節。

當人長期處於快樂狀態,也就是多巴胺長期大量分泌的時候,多巴胺受體的敏感度就會自動降低。

也就是說你下次想要享受到與現在同等的快樂,就需要分泌更多的多巴胺,也既是要更強烈的娛樂刺激。

這也是為什麼人在長期打遊戲刷短視頻做手藝活之後無論乾什麼都提不起勁,更耐不下心去學習工作的最根本原因。

因為曾經原本能夠忍受甚至享受樂趣的行為已經變成了無法忍受的枯燥,帶不來任何快樂,自然也就冇有了任何興趣與動力。

習慣了那些粗暴且廉價的娛樂後,他們從更低層次的正常活動中所獲得的多巴胺已經無法再讓受體產生快樂的反饋。

當然,這種受體其實是浮動的,如果長期處於枯燥乏味甚至痛苦抑鬱之中,這種受體的敏感度也會逐漸上升。

畢竟長期枯燥高壓不快樂,個體就有可能失去動力甚至產生自毀傾向,這時人體自然也就會給點甜頭,試圖讓你更容易的獲取快樂。

這時多巴胺受體的敏感度上升,分泌及其微量的多巴胺就能感受到快樂幸福,也就能在學習、工作等枯燥行為中獲取快樂,從而產生動力與興趣。

而這多巴胺受體增敏劑,顧名思義,顯然就是越過這個人體的自調節過程,直接以藥物增加多巴胺受體的敏感度,讓人在枯燥行為中都能感受到強烈愉悅。

聽起來很美好對不對?

恰恰相反,這玩意能直接讓任何人變成廢人,比任何精神藥物破壞力都大。

如果你隻需要躺著,按下一個按鈕就能產生無窮的幸福感與快樂感,你會怎麼做?

答案是你會成癮,你會一直試圖獲取快樂,會一天到晚什麼都不做,一直按那個按鈕。

曾經生物學上就做過一個實驗,以電擊刺激小鼠產生多巴胺分泌,同樣也是給其一個按鈕自己控製。

結果就是小鼠瘋狂按那個按鈕,連對異性和食物都失去興趣,活活讓自己精疲力竭而死。

當然,實際上也不用這個實驗,在夏旭記憶中拿著手機就能躺一天,明明感覺冇意思還能一個勁刷視頻一整天的情況實在是太常見了。

手機這種間接的娛樂都是如此,更彆提是直接給多巴胺受體增敏。

“違禁品?這……”

聽到夏旭的詢問,馮文斌先是微微一愣,隨即麵色也有些泛白:

“我冇往這方麵考慮,老闆,我想的是利用多巴胺增敏劑去調節心理問題,準確而言是調節多巴胺受體紊亂。

隻要控製好多巴胺增敏劑的用量就能輕易讓人重新愛上學習與工作,將學習工作變成一種享受的樂趣,大幅度增加效率。

最主要是可以用於教育領域,雖然比不上超腦藥劑,但起碼能讓人耐下心去認真學習,樂於並享受學習。”

“我明白,這並不是馮教授你的職能範圍,但身為一家藥企,我們必須要考慮藥物被濫用的後果,很多致幻藥物一開始的初衷也都隻是為了抑製痛苦和治療精神疾病。”

夏旭歎了口氣,揉了揉眉心。

馮文斌的想法其實是冇錯的,多巴胺受體增敏劑的價值無法估量,它能讓所有人都變成學霸和工作狂,真正發自內心的去享受學習與工作。

這種效果或許比不上超腦藥劑,但其實更具備普適性,解決的方式也更加接近本質,畢竟哪怕是服用超腦藥劑,該不願意學習工作的還是不願意,該醉生夢死的還是醉生夢死。

但作為一個純粹的科研工作者,馮文斌的眼裡隻有成果本身的效果,顯然冇考慮被濫用的可能性,更冇考慮過人性。

在夏國或許冇什麼感覺,但在西方和一些非洲國家,那些具備精神藥物成分的藥品可基本都是在被當成光明正大的毒物使用,甚至應該反過來稱其為偽裝成藥品的精神毒物。

而且多巴胺受體增敏劑的用量控製也是個重大問題,一旦敏感度過高,躺著就能享受快樂愉悅,那所有人都在家裡躺屍了,冇人會去做學習與工作這種高付出且低迴報的行為。

“那這個項目公司是打算……”

馮文斌有些猶豫了。

“研發上還是照常進行吧,藥物本身冇錯,也是好藥,但研發完成後的生產與銷售需要仔細斟酌,必須確保其不會被濫用,保密工作也必須做好。”

夏旭臉上也是陰沉不定的遲疑了很久,最後還是不甘心放棄這種黑科技。

畢竟,隻要不被濫用,這是真正能讓全民受益人人如龍的神藥,藥物與技術本身是不存在正邪之分的,要說有錯,也隻是錯在人心。

“好,那我現在就去寫項目申請。”

見夏旭拍板決定下來,本就是如此傾向的馮文斌頓時也不再遲疑,雷厲風行的開始按流程走審批,挑選人員建立研發團隊。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