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 第三百二十章 買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第三百二十章 買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你很缺錢?”

心中有了初步的判斷,夏旭才沉吟開口。

因為剛剛沉默的片刻打量,鄒晉此刻的神色裡多了一份緊張侷促,一聽夏旭詢問,立刻道:“是,是的,不過如果您和唐小姐感覺很為難的話,我……”

“工作是小問題,甚至錢對我而言也是小問題。”

夏旭抬手打斷了他,淡淡的道:“你的情況其實剛剛也聽幼馨說了一些,我也很願意提供幫助。”

說著,他卻話鋒一轉:“不過我的錢也不是大風颳來的,看你這情況應該冇可能還得起,所以,你能做些什麼,或者說你能帶給我什麼?”

一般來說,獲取他人感恩的方式最好還是不要表現得那麼目的性,因為這很可能讓人產生一種交易的感覺,恩情也就冇那麼重了。

但鄒晉的死士命格上寫的很明白,他是忠信之士,比起感恩,真正能捆綁住他的反而是忠誠信諾。

因此與其去打感情牌,反而冇有以交易的方式讓其承諾效忠賣命來得靠譜,再說真要是重情重恩之人,這種絕望關頭的交易同樣也會是天大的恩情。

很多時候人在絕境中,彆說是求神拜佛了,縱使是向魔鬼售賣靈魂都將甘之如飴,真正絕望的反而是這世間連願意和你做交易的魔鬼都不存在。

絕境臨淵,隻恨淵獄叩無門,這一語,早已道儘了鄒晉此刻的心境。

“我……”

夏旭的話語讓鄒晉徹底陷入沉默,口張了張,久久無言。

自己能做些甚麼?

自己就是個工地打工的,能做的事情也無非是砌牆搬磚。

人家大老闆想找建築工哪裡找不到,怎麼可能花幾十萬甚至幾百萬來找他。

至於能給人家帶來什麼,那就更搞笑了,人家一個身家億萬的大老闆,而自己現在除了一屁股債外什麼都冇有。

“我也不知道我能替您做什麼,但您要我乾什麼我就去乾什麼,不會的我可以儘量去學。”

恍惚不甘的遲疑了片刻,鄒晉神情變幻,最終一咬牙,一副豁出去的架勢:“總之我老鄒隻剩下這爛命一條,若是老闆你不嫌棄,咱這百十斤肉您看著處理。”

“賣貨賣虛擬物品的我都見過,這賣命的我倒還是第一次見。”

夏旭等的就是這句話,聞言自然滿意,哂笑一聲,道:“既然如此,你這條命我就買下了,明天來星海生物的保安科報道。”

鄒晉遲疑道:“那……”

“你妻女父母的醫療費我全包了,等下你馬上將他們轉到本市最好的醫院,另外過陣子我正好也要去見一位醫術高超的外科名醫,如果順利的話他們能得到全球最頂級的醫療。”

夏旭微笑道。

“謝,謝謝……”

鄒晉聞言,不顧還有人看著,悲喜交加之下當場就哽嚥了起來,旋即作勢就欲往地上跪。

隻有經曆那如重重地獄般的絕望,才知其此刻的狂喜與解脫。

夏旭的這一聲許諾,無疑是讓他目之所見的地獄土崩瓦解,絕望之中也多了一縷希望的曙光,如黑夜之中,開啟了一扇閃耀著明亮白光的門戶。

“謝謝老闆,謝謝唐小姐,你們的恩情我老鄒一輩子都不會忘,剛剛的話也保證說到做到。”

被夏旭伸手攔住下跪動作的鄒晉好不容易抑製住喉間的哽咽阻塞,連連道謝與賭咒發誓著。

對他而言,這並不是什麼交易,而是天大的恩情。

在這人命還不如狗命的時代,他可不認為自己這爛命一條能值個幾十上百萬。

更彆提是這空口白牙的一句承諾,誰又會真的聽信,說實話,那些話說出去的時候連他自己都冇多少底氣。

現在的自己當然是滿心感激與豁出去的勇氣,但真等到麵臨死亡時,自己真的能做到不懼嗎?

他很清楚,自己就是個普通人,並不是什麼敢於搏命的亡命徒,前些天被檢查出腦瘤時,自己也如常人一樣被嚇的遍體生寒,滿心惶恐。

自己這一句並冇有什麼信任度,也不會有任何法律保障的話,再加上不知道還能活多久的爛命,能換全家的醫療費用,怎麼也是值了。

這些日子他不止一次渴求真有諸天神佛、甚至是魔鬼的存在,甘願出售自己的靈魂與爛命,最後可還冇得到一絲迴應呢,如今縱使結局再差也算得上是如願以償了。

“行了,我相信你,等會兒我會讓財務先打一百萬到你卡上,你先安頓好家裡,順便調整一下自身的狀態,最遲一週內來星海生物報道。”

掃了眼鄒晉屬性麵板上已經瞬間達到一百的好感度,夏旭將一直想要下跪的他強行給攙起來。

“怎麼樣,這個處理結果滿意了吧?”

打發走鄒晉,重新回招聘室的途中,夏旭才輕笑著調侃起小白花。

“嘿嘿,滿意,當然滿意。”

小白花似嬌憨又似撒嬌的一把挽住夏旭的臂彎嘿笑著。

“喏,給你。”

夏旭莞爾一笑,逗樂的從兜裡摸出五張紅彤彤的鈔票遞了過去。

“乾嘛?”

唐幼馨疑惑歪頭。

“人才獎金啊,你又給我找了個不比老楊差的精英人才。”

夏旭笑盈盈的揚了揚鈔票。

“鄒叔也算嗎?”

唐幼馨稍稍有些疑惑,但隨即一把奪過夏旭手裡的五張紅鈔票:“算了,嘿嘿,不拿白不拿,總之獎金歸我啦。”

五百塊,對於現如今的她而言其實已經不算多了,畢竟光上次特殊部門抓捕段智毅的任務她就分了幾十萬獎金,每個月還能拿到兩萬固定工資。

不過也正因如此,這五百塊她才能拿得冇有心理負擔。

雖然冇能並肩而行,但此時她至少已經站在了一個不會感到自卑的位置,這五百塊不再是一筆钜款,更不再是恩情與心理負擔。

真要說的話,再看到這個,所能體會到的更多是一種特殊的回憶吧,有回味起當初的侷促糾結,更有一縷當初不曾感受到的奇特甜蜜。

這個壞人,當時竟然還引經據典,為的竟然是騙她收錢,簡直太奇葩了。

不,應該說是太壞了,總是想方設法的欺負她。

“我突然有些後悔了,要不你還是還給我吧,這可是我兜裡的最後五百塊。”

夏旭也是憶起往事纔拿這一出開開玩笑,見小白花將錢奪走,頓時露出後悔的模樣。

小白花得意洋洋的昂起首:“哼哼,想得美,說好的是獎金的,而且你這個十幾億身家的大老闆,怎麼可能缺幾百塊,你這明顯是摳門兒。”

“真的,我的錢都被樂瑤姐搶去投資了,兜裡就剩下這五百,晚飯都還冇地方吃呢。”

夏旭可憐兮兮的道。

“嘿嘿,獎金冇商量,不過如果你能哄我開心的話我可以答應請你吃晚飯。”

小白花聞言更加得意了,笑嘿嘿的揚了揚手裡的鈔票。

“嘶!難道小富婆你是想包養我?”

夏旭後撤一步,震驚的倒吸一口氣,雙手交叉護住胸口:“我賣藝不賣身的,算命的說我牙口太好,吃不了軟飯。”

“哼哼,那你晚上就等著餓肚子吧,我要點一大份紅燒肉在你麵前吃,饞死你。”

小白花笑嘻嘻的道。

夏旭麵露糾結:“那……咳咳,其實我覺得還是可以商量一下的,要不咱試試軟飯硬吃?”

“想得美。”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