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 第三百一十九章 死士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第三百一十九章 死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死士(3星):忠勇之士,千金一諾敢效死,絕境臨淵,隻恨淵獄叩無門。】

【堅韌(3星):生活給了他無窮磨難,卻也給了他如野草般堅韌。】

鄒晉的屬性麵板很奇怪,非常奇怪。

這還是夏旭第一次見到這種命格潛質。

哦不,或者可以說是第二次,第一次見到的對象其實是自己旁邊這位滿臉無辜的‘罪魁禍首’。

“堅韌?死士?這算是命格還是潛質?”

夏旭有些拿捏不準。

首先堅韌這個命格不像命格,潛質不像潛質的就已經很奇怪了。

生活給了他無窮磨難……這個倒是好理解,鄒晉這遭遇活脫脫的就是個擺滿杯具的茶幾,可不就是無窮魔難嘛。

但後一句如野草般的堅韌該如何理解?性格意誌上的堅韌?還是軀體生命上的堅韌?

這隻是一種對堅強耐受的形容詞,還某種超脫凡俗的特殊能力、或者像主角小強光環一樣的特殊運氣?

死士也一樣,這是說古代死士一樣的命格,還是說鄒晉有當死士的‘職業’潛質?

當然,這其中的區彆倒是不大,而且這死士從字麵意義上也好理解,無非是說這鄒晉忠勇守信敢拚命,就如古時的死士一般。

可不得不說,這鄒晉的出現簡直是恰逢其會到了極點。

這個三星命格對他而言的價值甚至不會比一名四五星天賦的頂級人纔要差。

無論任何時代,想要做出一番事業首要必備的就是人才,而比人才更重要的卻是忠誠可信之人。

古代那些將門世家、文臣世家為什麼常能代代出良才?

除了家學淵源與教育資源的差異,其實最本質的反而是他們往往都會有一批屬於自己的親信班底。

將門有家將忠仆,有宗族鄉黨,哪怕再不堪一用去管上三五人也易如反掌,帶上十數人入軍,輕而易舉就能把控軍隊,將一支數百數千人的部隊指揮得如臂使指。

文臣世家更是有門生故吏遍佈,宗親長輩聲望護佑,關係網再差也能遍及一方之地,執政行事不說天時地利,至少就先占了個人和,令出即有人行,各方也要看一分薄麵。

如果冇有這些人,文臣就隻能誇誇其談,真施行起來該派誰去執行都兩眼一抹黑,武將想要懾服眾將立威立信更不知要多長時間,行軍起來光吃喝拉撒矛盾口角這些雜事就能讓人煩死。

至於那些在秩序框架之外自己混的那就更慘了,那些個當山賊亂軍的,若是冇有幾個親信,晚上睡覺真的敢閉眼嗎?

而對於夏旭而言,正在這招收安保團隊的緊要關口,鄒晉的出現也正是如此意義。

他其實不缺人才,光今天麵試的這些,二三星的天賦他都看吐了,更彆說他還有超腦藥劑和機械蜈蚣脊柱,想培養普通打手和技術員工輕而易舉。

他現在真正缺的其實就是足夠信任依仗的人,尤其是星海生物這邊的安保團隊,要進行足夠嚴密的佈防那就免不了要見識乃至親身接觸某些機密。

因此不說全員死忠,最起碼也要有一個靠得住的來幫他進行管控。

他不可能時刻待在星海生物,留在這裡的安保隊長某種程度上就是要幫他鎮守一方。

所以此人在抵擋住各種陰暗麵手段的同時也要首當其衝的頂住所有誘惑,然後纔是依靠這顆釘子讓其他人也投鼠忌器不敢輕舉妄動,讓秩序規則具備足夠的威懾力。

槍桿子握住了,其餘的也就順理成章了。

正在這時候,小白花竟然莫名其妙的出去一趟就給他拐了這麼個死士回來?

而且還是這種人生如同茶幾,上麵擺滿杯具,正是絕境臨淵求助無門的死士?

一時間除了離譜,夏旭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鄒晉這情況,執念與需求明確,隻要能對其施加一點恩情,八成概率就能取得極大的感激。

並且看剛剛小白花一句介紹就增加的二十點好感度和鄒晉此刻的精神狀態來看,他顯然是還冇有受到過彆人援助的。

若這‘死士’是命格,那就意味著按照其原本的命運應該是有人在這個時間段對其施加援手,並且拐去做一些亡命的事情,但現在卻莫名其妙的被這鐵憨憨小白花給正好截胡了。

或者說,是要被他給截胡了。

鄒晉的執念需求說到底無非就是錢而已,隻要有錢就能進行治療,再不濟安排一些名醫,現在雖說五星級外科醫生冇找到,但三四星的他這陣子在特殊部門的介紹下可見了不少。

縱使最後治療不了也沒關係,隻要行動做到了鄒晉自然就得承這個情,這死士就算招攬到手了。

這可不比一般的高好感度。

好感度並不是什麼固定數值,僅僅是某人在當前對他的好感程度,是會根據當前心情與後續發展上下波動的,隻是高好感時不做太惡劣的事情就不會波動太大罷了。

但一個人就算真有七八十的好感度,叫他去搏命他會去嗎?甚至叫他去送死呢?叫他去做一些違背自身理念與底線的事情呢?

這種事情,就算是**十的好感度彆人都不一定會答應。

怯懦怕死之人真的會為了一個好感較高的外人而去送死?滿心正義之人真的會為彆人打破自身道德底線,去做一些陰暗凶殘、諸如向無辜者下手的事情?

遇到這類情景,正常情況下恐怕是好感度一掉而光纔是常態。

他們甚至不會覺得這是什麼背叛,而是你做的太過分了,你陰暗邪惡了,而事實也是如此。

但死士顯然就不同了,忠信之人,千金一諾敢效死,這說明最起碼你讓他去送死他都不會拒絕。

如此一些高危險任務自然不在話下,縱使與理念不相符的行為大概率也會在感念恩情的更高理念下被壓製,強忍著去執行。

就算是真因某些事情生出嫌隙惡感掉光好感度,在承諾與忠信的約束下他也仍然會忠實效力,最後實在理念與心性衝突太過劇烈,忍無可忍之下,其最終抉擇也無非是一死了之。

“原本還想讓洪博過來暫代這個位置的,現在看來已經有更合適的人選了。”

一邊驚歎於這巧合與小白花的逆天氣運,夏旭也一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原本安保領隊他是打算讓洪博來的,雖說遊戲策劃天賦和安保八竿子都打不著,但勝在好感度足夠高,而且他表姐還是陳樂瑤,自然信得過。

不過現在看來,鄒晉顯然還要遠比洪博要合適得多,洪博的事情自然也隻能另做打算了。

說來其實也挺對不住人的,洪博拋下飛舟工作室這個自創基業就是為了跟著他,結果反而是他表姐後來居上,如今都成了星海集團的行政總裁了。

但洪博可就苦逼了,星海風投初立就將大部分資金都投進了星海生物,後來又是星海工業,根本冇有空餘的自己再去拓展其他業務。

這段時日連電子支付等多種夏旭一清二楚的網絡項目都冇空參與,更彆提是遊戲產業了,自然冇能給洪博多好的安排,隻能在星海風投給安排了個閒職,美名其曰暫時和他表姐學點管理經驗。

“也罷,再註冊個主攻網絡行業的公司吧,到時候任由洪博去折騰。”

“雖說權勢和技術價值比不上生物機械,但撈錢卻更加容易,從地球見識過的那些點子不拿來用也浪費……”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