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 第三百一十八章 茶幾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第三百一十八章 茶幾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你怎麼又回來了?”

剛好將周明傑打發走,夏旭疑惑的看著重新推門進來的唐幼馨,暫時製止了準備繼續叫下一個麵試者的hr。

小白花一副做了壞事的樣子,有些心虛的道:“那個……我想和你商量個事,你彆生氣哦。”

“行,你說吧,無論什麼事情都可以商量,而且我保證不生氣。”

夏旭莞爾的笑了笑。

對於小白花,如果她真有什麼需求的話他自然是會儘量滿足的,金錢物質之類的他也不在意。

再說了,區區小白花,也提不出甚麼大要求來,這妮子本就是哪種不願意受人恩惠的性格,給錢都百般不要的,能開口的肯定不會是太過分的事情。

“我,我剛剛回去的路上遇到一個很可憐的大叔……”

小白花低著的頭悄悄抬起,做賊似的瞄了一眼夏旭的臉,像是在打量他的表情。

“所以你想幫人家忙?”

夏旭被她這小動作給氣樂了,同時也猜到了她的心思。

“我和鄒大叔聊了一會兒,感覺他好可憐好可憐的,而且現在缺錢急用。”

小白花一副做錯事被叫辦公室的懺悔模樣:“我腦子一熱,就說讓他來公司上班,還給他預支半年工資……”

越說,她的聲音越弱。

畢竟哪有連人家有冇有能力都不知道就錄取人家,還直接預支半年薪水的,這讓外麵這些正在努力應聘求職的人知道了怕是要氣死。

而且她也不傻,雖然夏旭冇和她多說,但她也知道現在是特殊情況,很多心懷不軌的人都正想著趁機混進星海生物,這時候招一個來曆不明的人進來是很危險的。

事實上當時腦子一熱說完後她就有些後悔了,但社恐的她連拒絕彆人都不好意思,更彆提是反悔自己剛說出口的話語了。

患得患失忐忑不安的糾結了很久,她最後還是決定直接回來,將事情原原本本的和夏旭說出來。

在她心裡,夏旭顯然是在人際交往方麵非常厲害的,也很擅長處理這些,一整個集團,好幾個公司都被安排得井井有條,今天本來也在進行招聘。

到底招不招鄒大叔就讓他自己去決定,這樣就算要拒絕也不用她來說了。

哼哼,反正本來就是個大壞蛋,這個當壞人的黑鍋就決定由他來背了!

我!唐幼馨!開擺!(理直氣壯的叉腰)

“走吧,帶我去看看你說的這位鄒大叔吧。”

夏旭看著交代完‘罪狀’後就眼睛一閉,一副開始擺爛模樣的小白花,不由得又氣又樂的笑出聲。

氣的自然是她這幅小慫包的樣子,樂的也差不多。

能這麼理智氣壯的擺爛,何嘗又不是一種信任與依賴呢。

知道自己有個依靠,知道有人能輕鬆幫自己處理好,纔有可能心安理得的擺爛。

不過……小白花撿回來的那所謂的可憐大叔,這事倒是真的要好好斟酌一下。

不怪他多想,實在是這種特殊時刻,實在很難讓人不去懷疑是不是有人利用這種方式刻意接近小白花,再借小白花對他的影響混入星海生物。

隻是想混進星海生物的話他其實並不是太介意,反正他每次招人後都會確認一次,時不時的也會去各公司審查一圈,真有異心的總能揪出來。

但這次要是有人將主意打到了唐幼馨身上,不管是出於善意還是惡意,都有些觸及到他的底線了。

讓hr先暫停麵試,與唐幼馨出了會議室,下樓的途中,夏旭的神色微微有些泛冷,但也磨刀不誤砍柴工的繼續從她口中瞭解著那位鄒大叔的情況。

以唐幼馨口中的情況來看,這個人……不怎麼好形容。

如果他告訴小白花的經曆是真的,那這人活脫脫的就是個人生悲劇,還是個狗血劇裡都不會出現的究極悲劇。

女兒被檢查出白血病,他冇日冇夜的打工,好不容易求爺爺告奶奶的借了些錢,結果拿錢去醫院的途中又遭遇車禍,老婆被撞成了植物人,自己倒是僥倖冇受傷,但在醫院檢查途中被查出患了腦瘤。

這還不算完,他老父老母在遭遇這一連串打擊後又聽聞噩耗,當場中風一個,厥過去一個。

本就不算待見他的嶽父嶽母得知妻子的事情後也是哭天喊地,整天上家裡醫院和工地鬨,一怪他害自家女兒二怪他冇本事,鬨得他不得安寧。

既是愧疚又是逃避之下家裡也待不下去了,這人才從家裡跑了出來,渾渾噩噩的遊蕩街頭,悶了一瓶劣質白酒後就找個冇人的地方抹眼淚,結果還被小白花撞了個正著,連最後一絲自尊都冇能留住。

聽完這些,夏旭的表情隻能用兩張著名錶情包來形容,一張是黑人問號,一張是地鐵老人手機。

這是得多倒黴才能在同一段時間內連續遇到這麼些悲催事情?彆人的人生慘也隻是個悲劇,這位老哥怕不是個茶幾,上麵擺滿杯具的那種。

這麼狗血又巧合的事情,夏旭自然是不太相信的。

可是……

【姓名】:鄒晉

【生命層級】:1

【命格潛質】:死士(3星);堅韌(3星)

【天賦潛力】:無

【特殊】:無

【執念】:救女兒,救老婆,救父母,救嶽父。

【好感】:20

“啊這……”

看著麵前這個麵如死灰的雙眼無神的中年男人,夏旭張了張嘴,一時無語凝噎。

果然,現實永遠比小說電視劇什麼的都要離奇。

小說和電視劇需要講邏輯,要讓觀眾認可,但現實不需要。

屬性麵板上清晰明瞭的執念四連,可見他還真冇和唐幼馨撒謊,甚至還少說了個嶽父,也不知道這嶽父又是出什麼事了。

而經過唐幼馨的出言介紹,鄒晉看向夏旭時的眼神裡明顯多了一縷希冀,也僅僅是如此,就讓好感度突然跳到了二十點。

看樣子心懷惡意的概率也比較小。

莫非還真的隻是被小白花巧合的遇上了?

“不對,這情況怎麼好像有種奇怪的既視感?”

夏旭突然一愣,側頭看向站在自己身側,比自己矮了足足一個頭的小白花。

“怎麼啦?”

小白花無辜的眨了眨大眼睛。

彆看我,我,擺爛,不粘鍋。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