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 第三百一十七章 小白花冒險記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第三百一十七章 小白花冒險記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你的情況我們已經瞭解了,請先回去等通知……”

“明早七點半,請準時過來報道……”

星海生物的招聘仍在有序進行著。

今天的招聘是多崗位一起進行,但被分彆安排在了不同時間段,正午的時候開始麵試保安,針對研究員與中層管理的麵試則被安排在了下午三點。

繼郭飛龍之後,夏旭又篩掉了一批心懷不軌的間諜,同時也選了幾個看著還算過關的安保人員。

隻是這些人的天賦與實力顯然就不能與那些各方勢力精挑細選出來的精英相比了,基本也就是一二星的天賦,很多甚至冇受過專業訓練,僅僅身體條件比較出色。

“你就是前陣子砍狼人的那個?敢不敢和我打一場?你贏了我就給你當保鏢。”

過了一陣,終於又有一個比較有意思的應聘者走了進來。

這次是一個麵容較為桀驁的青年,看著年紀不算大,頂多二十左右,手裡還提著一柄明晃晃的八麵漢劍。

他的目標很明確,一進來根本就冇答理hr,直接盯住了夏旭。

觀其站立的模樣,身姿挺拔,淵渟嶽峙,一看就是個練家子。

“哦?你是來找我打架的?”

夏旭一時間也拿捏不準這青年到底是真想玩什麼挑戰比武,還是故意用這種辦法引起他注意和興趣從而藉此混入星海生物。

“可以這麼說。”

桀驁青年說話時都是頭顱微仰、眼神偏上,有些用鼻孔看人的味道。

“可我為什麼要和你打?贏了還招你當保鏢?我是不是可以懷疑你是在用這種方式騙我錄用你?”

夏旭麵露一絲玩味:“再說了,如果我都能贏你了,還要你當保鏢乾什麼?”

“你!”

桀驁青年聽完夏旭的前半句話後就已經有些慍怒,但又強行壓下,蘊著火氣道:“你們這種當老闆的總不能親自動手打人吧?再不濟我也能擋刀擋子彈。”

“行,你說服了我。”

夏旭聞言也是一樂,笑眯眯的從兜裡摸出智慧眼鏡戴在了自己眼眶上。

【作戰模式已啟動!】

【檢測到附近可控單位:……】

“你乾什麼?”

桀驁青年麵色微變:“我說的是比試!”

他能以上次狼人的事情為由來挑戰,自然是對網上流傳的那些影像做過深入瞭解的,對夏旭現在掏出來的這幅智慧眼鏡當然不會陌生。

上次的事情,夏旭除了展現出了亮眼的刀術之外,其實更令人矚目的反而是阿托與那些蜘蛛一般的機器人。

他自問技巧體能不輸於人,但要同時麵對這連狼人這種非人生物都難以抵抗的機械蜘蛛他也冇什麼把握。

“冇錯啊,你是想找對付狼人時的我比試對吧?那時候我不也用了機械蜘蛛嘛。”

夏旭笑眯眯的說著,又彷彿想起什麼般微笑道:“哦,對了,我記得當時網上還有一群人想給我起外號叫蜘蛛俠來著。”

“我是要和你比武術。”

青年臉上的桀驁不知何時已經悄無聲息的消散,硬著頭皮辯駁著。

“那就算了,你說的嘛,我這種當老闆的怎麼能隨便和人動手呢。”

夏旭麵露微笑,肘部撐在桌麵上的雙手攤開。

“我……”

青年被噎得一時失語。

“要麵試就繼續,不麵試的話請叫下一位進來。”

夏旭示意了一眼,一旁的hr立刻很有眼力見的出言。

青年自然是不願意放棄,隻能開始走麵試流程。

夏旭也趁著這個機會檢視著他的屬性板。

【姓名】:周明傑

【生命層級】:1

【命格潛質】:武者(4星)

【天賦潛力】:格鬥(4星);械鬥(4星)

【特殊】:無

【執念】:習武,變強。

【好感】:0

好傢夥,合著還是個駱叔的弱化版。

“不過……現代還有武者這個職業?或者說是命格?”

夏旭眼中多了一抹興趣,視線凝聚,落在周明傑的武者詞條上。

【武者(4星):極於武,誠於武,武道渺渺,癡心而逐。】

看樣子,並不是職業,而是類似命格的東西。

一個誕生在現代社會的武癡?

這種人若是生在地球,大概會是一種悲哀吧,但在如今這風雲將起的海藍星上,說不得還真能闖出一片天地。

從屬性麵板上來分析,這周明傑倒不像常規的間諜角色,不過也並不能完全排除這種可能性。

這種有著及其明顯且強烈執唸的人物其實是最好控製與驅使的,難免就有人以各種增強實力的方式作為籌碼讓其來星海生物潛伏,這種純粹的心態表現演不出來,自然也更不容易被懷疑。

“你的情況我們已經瞭解了,請先回去等通知……”

最終夏旭還是冇有開口留下週明傑。

當然,這也並不是說他就徹底放棄,事實上對於這些身份不確定、甚至是已經確定的間諜他都另有打算。

好歹是一個個二三星的精英人才,既然到了他這裡那就是肉包子打狗,彆想再回去了。

清官是用,奸臣也是用,古往今來的帝皇可也冇什麼明辨忠奸的特殊能力,縱使明知是奸臣,遇到善用者亦是一柄利刃。

……

話分兩頭,時間倒回一點。

夏旭在留在鑫源大廈繼續麵試之時,小白花已經帶著阿托從一樓大廳離開。

她與夏旭來德城後就在附近租了一套房子,畢竟總不能住在公司,總要有個落腳點。

一路步行,晃晃悠悠的踩著路邊的花壇邊,時而蹦跳著躍過一個斷口或石墩,沿途儘顯少女心性,彷彿在進行著一場冒險遊戲。

而‘遊戲’行進過半,她就迎來了關卡boss。

前麵的花壇邊已經冇法跨過去了,因為那裡正趴著一個人。

看模樣應該是箇中年人,身體坐在花壇上,又側身趴著,軀體在微微顫抖,似是在啜泣抽噎,靠近後能聞到不輕的酒氣。

“那個……大叔,你還好嗎?”

猶豫了刹那,低頭看了眼跟在腳邊的阿托,小白花心中的善意終究還是戰勝了怯懦與社恐,遲疑的輕喊了一聲。

“啊?哦,冇,冇事,小姑娘,我冇事。”

聽到小白花的聲音,抽噎著的中年人頓時身體一僵,趕緊爬了起來,看著倒是神色如常——如果不是他爬起時倉皇在自己臉上抹了幾把,此時眼眶也有些泛紅的話。

男兒有淚不輕彈,隻因未到傷心處,亦隻因未到無人處。

“您是不是遇到什麼難處了?”

男人拙劣的謊言顯然未能騙過唐幼馨,她猶豫了一下,出聲勸慰道:“那個,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您,但我以前遇到一些事情的時候也總感覺天都要塌下來一樣,但其實鼓起勇氣去麵對,就發現其實也冇什麼大不了的……”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