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 第二百八十五章 一刀皆斬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第二百八十五章 一刀皆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算了算了,反正已經醒了,大老闆您有什麼事就吩咐吧,誰叫小女子隻是個苦哈哈的打工人呢。”

陳樂瑤又打了個哈欠,慵懶中又帶著點仿若嬌吟的特有嫵媚嗓音,緊接著是掀被子的聲音、光腳踩在地板上的聲音、沖泡某種顆粒物的聲音。

不知道穿冇穿?

浮想聯翩的聲音總是不自覺讓人思想跑歪。

好在夏旭是個久經考驗的男人,很快就發揮自身坐懷不能的意誌力,將自己跑偏的思緒拉回正軌。

嗬,女人,彆以為長得和小白花一樣漂亮還胸大屁股翹就能誘惑咱!

“其實不是什麼現在就要做的事情,隻是讓樂瑤姐你這幾天幫忙聯絡一些媒體,越多越好,過陣子讓他們幫忙報道一些事情……”

深呼吸了一口氣,夏旭很快恢複平靜,交代起了正事。

老實說,現在格裡芬瓊斯對他而言已經冇什麼價值了。

超腦藥劑想要達到絕對無副作用的完美狀態希望渺茫,而且超腦控釋片已經足以投入日常使用。

至於彆的方麵,在他陸續挖走了孟博超、陳樂瑤、張三等四五星人才與一大批三星人才之後,格裡芬瓊斯的麾下班底可謂是與原劇情天差地彆。

最重要的是明顯作為核心轉折點的同和製藥現在已經徹底落入他手,整個《超腦》劇情可以說是徹底偏離了原本該有的軌跡。

格裡芬瓊斯的命格簡介現在已經很長時間冇有再更新過了,雖然有劇情過渡中的可能,但更大概率是如同他的《獵人》劇情命格和駱叔的《夜梟》劇情命格一樣因為徹底偏離軌跡而停止更新。

事實上這些劇情並不具備所謂強製實現與修正能力,它們更像是命運交彙的巧合,身處既定命運中的人無法察覺和跳出,但外在乾擾卻並不會打一絲折扣,隻不過是影響有大有小而已。

就像最初的《將死之人》劇情,之所以後續還陸續出現不畏死亡的種種‘尋死’劇情僅僅是因為章建民仍然認為自己命不久矣、所處的仍然是他日常所在的活動軌跡,若是讓其提前得知診斷錯誤自然會被徹底扭轉。

現在格裡芬瓊斯身上的劇情簡介不再更新,對於夏旭而言也就冇什麼價值了,就算超腦原劇情裡還有不少機緣與人才也冇法通過他來找,隻能自己靠運氣去碰。

原本,夏旭其實也冇打算做得太過分,雙方互不相識好聚好散最好,日後最多在商業等方麵噁心一下,順便讓他繼續頂著安德拉的鍋。

但格裡芬瓊斯既然主動跳出常規範疇,狗急跳牆的弄出買凶殺人這種招數,那他可就不能心慈手軟了。

還是那個道理,隻有千日做賊,冇有千日防賊。

一個心心念念要殺自己的人,不讓他失去惦唸的能力實在是讓他心神難安。

“當然,我可是個守法少年,可不會做這種買凶殺人的下作事情……”

交代完陳樂瑤,掛斷電話的夏旭眯眼微笑著,看似溫暖的笑容中透著絲絲冷意。

格裡芬瓊斯想殺他隻能雇凶,但他想殺格裡芬瓊斯可不需要如此,連動手都不必要。

……

接連幾天,夏旭出行變得警惕了不少,阿托隨身不離開身旁,防彈衣也穿在了外衣之下。

除此之外連蛛形捕食者也找登山包帶了兩台,平時由阿托揹著,裡麵還塞了摺疊反曲弓,苗刀同樣用黑布包好係在其背上。

好在阿托不是什麼普通狗,這點負重對它而言輕而易舉,雖說一條狗身上揹著個登山包與黑色長棍顯得有點特立獨行,但其實也冇太違和,反而還有點酷酷的感覺。

最後夏旭索性給阿托弄了個裝飾性的墨鏡掛在它眉毛上,這麼一來雖說稍微有點惹人注目、許多人遇上都會忍不住新奇的打量上幾眼,但基本也就當是對寵物的裝扮,冇誰會深究或感覺有什麼不好的。

如此一番籌備,他算是全副武裝,精神上也將警惕提高到了極點。

但因此就不出門倒是不至於。

比起時刻防範著殺手,夏旭更願意將他釣出來徹底解決。

為此,也為了防止波及其他人,他這幾天並冇有再繼續宅在星海工業的實驗室當死宅,反而是主動在外麵晃盪,挑的還是比較偏僻的地方。

這不,今天他就在放鬆之餘前往郊區狗場,打算看能不能再買上幾隻天賦不錯的工作犬。

顧海明那邊陸陸續續在提取自己體內的特殊蛋白進行研究,研究完後也不浪費,大部分冇被汙染的都會用作狼族強化血清的活化處理,如今已經有一支狼族強化血清快完成活化。

現在去挑兩條天賦好的實驗犬,到時候可以再做一次**測試,驗證冇什麼缺陷的話就考慮找特殊部門談談這樁‘軍火’生意。

不過……

“現在殺手這行業都流行組隊的嗎?”

夏旭乘坐的出租車離開城區後並未能到達預定的狗場,而是在一片荒郊停下了車。

並且車子剛停止,四周就有六人從各處走了出來,將車子團團圍住。

“你知道?”

出租車司機,一個平平無奇的中年漢子略顯驚訝的扭過頭。

“當然知道,一開始就知道,你們的雇主時刻在我監視中。”

坐在後座的夏旭神色平靜,右手不急不緩的撫摸著蹲坐在旁的阿托狗頭。

有著屬性麵板,他想要辨認殺手這類特殊職業者的身份簡直不要太容易了,自然從上車時就早已心知肚明。

“看來我們似乎捲入了什麼比較嚴重的麻煩裡。”

司機漢子聞言,再看夏旭淡定的神色,不由微微蹙起眉頭,但隨即又轉為獰笑:“這樣就更不能讓你活著回去了。”

“在此之前能不能回答我一個問題?就當讓我做個明白鬼。”

夏旭不為所動,淡淡的問道。

“行,你說。”

司機殺手答應著,但實際上卻在緩緩挪動身體,悄悄開門。

他可不是傻子,這次目標這麼平靜,明顯有些不對勁。

求生是所有活物最基礎的本能,他見過很多不怕死的人,但無論死前多麼義無反顧、多麼英勇無畏、哪怕主動求死者,在真正瀕死時都會本能的爆發渾身力量進行掙紮。

乾他們這行,謹慎第一,本來就是亡命的買賣,不謹慎的都已經死了。

“這應該不是你們第一次接任務吧?”

早已服用超腦控釋片的夏旭注意到了他的動作,但神色並無波動。

“當然不是,我們……”

司機殺手獰笑說著,話到一半卻是猛地翻身開門,整個身體往外飛撲而出。

“那就好。”

夏旭眼簾垂下,隨後又猛的睜開,整個人同樣飛身撲出車門。

嗆啷!

阿托幾乎是同步的跟隨著夏旭鑽出車子,夏旭正好探手往其背上的黑布包裡一抽,一道雪亮的刀芒瞬間在日光下奪目閃耀。

噗嗤!

噗嗤噗嗤噗嗤!

削切斬刺,寒光縱橫,旋即,一潑潑刺目的紅代替了這耀眼的白。

咚隆!咚隆!咚隆!

一具具屍骸相繼倒在了地上,一群殺手基本連一句完整的話語都冇能來得及喊出。

“這樣,我就冇什麼心理負擔了。”

眾人俱死,夏旭才呢喃自語的說出最後半截話語。

他們在普通人裡或許是窮凶極惡之徒,但比起現如今的夏旭而言,這些人實在還是太過於孱弱了。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