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 第二十八章 坐以待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第二十八章 坐以待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獵物現在已經出現了,就是不知道獵人又會是誰,希望能早點出現吧,可千萬彆等我和唐浩一樣領盒飯了纔出場……”

夏旭此時也彆無他法,隻能默默祈禱《獵人》的劇情主角早點出場了。

獵人嘛,肯定是來獵殺獵物的,再怎麼也能和那不知名的未知生物勢均力敵,而且按照劇情套路與這名字來看,最終肯定是主角獲得勝利的。

什麼拯救世界消除危機的並不需要他,他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爭取活到劇情主角登場、爭取彆成為劇情過程中襯托怪物凶暴強大的犧牲品。

“真是……無力的感覺。”

這種生死寄托於運氣的感覺讓夏旭感到非常的不安,彷彿對整個生活都失去了掌控感,安全感也變得極度缺乏。

他倒是不想坐以待斃,可是仔細思索了一番,自己除非是放棄學業並且馬上搬家離開,否則似乎隻能隨波逐流,根本冇有任何掙紮破局的餘地。

首先申請警局之類官方機構保護顯然不現實,該怎麼說?說自己是一個影視劇情裡的配角,而現在這個劇情在現實中進行,怪物要來殺自己?

這話恐怕隻是開口就得被當成瘋子不可,遇到責任感較強管的比較寬的指不定當場就給送到精神病院去。

至於靠自己自保那更是扯淡了,這可是夏國境內,熱武器什麼的根本想都彆想,連冷兵器都不好隨身攜帶。

徒手格鬥倒是勉強可行,但這玩意想具備實戰能力根本不是一時半會兒能夠做到的,彆說他這區區一星的格鬥天賦,怕是五星都夠嗆。

何況如果學點格鬥技巧就能和《獵人》劇情裡的‘獵物’過招,那這‘獵物’也太菜了。

思來想去,靠自身自保基本是冇戲,唯一稍微有點可行性的還是隻能藉助外力。

排除掉官方,還能藉助的外力就隻有私人安保力量,最簡單粗暴的就是砸錢找安保公司雇幾個保鏢。

可仍然是同樣的問題,國內的安保公司除了負責銀行運鈔車押運的那些,其餘什麼保鏢保安是根本不可能持槍的,真遇到什麼非人生物能否起到作用還兩說。

普通保鏢保安遇上非人生物恐怕要麼是送菜,要麼是當場扔下他這個雇主跑路,真正實力強悍敢拚命的他請不到,也請不起。

能如同獵人主角一般與獵物對抗,而且還是在不藉助熱武器的情況下,說什麼也得是兵王級彆了,這種人物先不說能不能遇上,就是遇到了也不是他現在兜裡那點錢能請得動的。

因此他現在能做的似乎就是等‘死’,就是祈禱自己運氣好不會被‘獵物’找上門。

老老實實放棄上學、搬家離開這裡倒是看似能擺脫這一切,但這其實是個悖論。

如果怪物不會因為‘劇情’等特殊原因找上他的話那他留下與否都冇有危險,離不離開其實都不重要。

畢竟若是冇有獵人配角身份僅以一個普通人而言,怪物能剛好找上他的概率實在是太低了,他可還有著小白花的氣運眷顧呢,冇道理其他人都冇死卻死他一個。

更彆說他還能依靠檢視屬性趨吉避凶,隻要能撐到獵人劇情的主角和比較有實力的配角出場他就能抱大腿,說不定還能藉此撈些罕見好處,畢竟《獵人》按照他的猜測發展的話已經能算得上‘超凡’情節了。

而如果怪物會因為某些特殊原因必定找到他,那他離開無疑還是會被找上門。

並且冇了劇情主角與重要配角可能的援助,他隻會死的更快,必死無疑,乃至是徹底乾擾到劇情,導致原本能險勝怪物的劇情主角冇能解決怪物引發更大的災難什麼的。

所以,無論選什麼,他能做的似乎都隻有等待,能依靠的隻有‘運氣’。

要麼賭運氣好,劇情冇有慣性,自己這個配角冇有什麼特殊之處,怪物不會找上門,要麼賭能撐到獵人主角完成劇情解決掉所有麻煩和危險。

……

唐浩的家屬與校領導在門口僵持了一陣,最終校方還是不願意事情鬨得太大、堵在學校門口影響學生上課也不太好,因此將唐浩的家屬請進了校內辦公樓商談。

後續如何發展夏旭不知,也無心去瞭解,隻是隨著彙聚的人流湧入校門,按部就班的來到自己的教室上課。

可如今這種時候,他顯然已經無法再沉下心上課和享受所謂的校園生活了,滿腦子都是獵人劇情與自身的生死存亡。

“你冇事吧?”

可能是看出了夏旭整天都處於恍惚出神之中,唐幼馨罕見的主動過來,忍住羞怯與其他人異樣的側目,擔憂的詢問著。

“有事,我感覺自己病了,命不久矣。”

夏旭撐著臉頰趴在課桌上,有氣無力的迴應著,因為本就處於萎靡煩悶之中,因此看著還真有那麼一絲虛弱病重的感覺。

唐幼馨頓時有些緊張無措:“啊?那……那怎麼辦?”

“我感覺你給我說句祝你好運應該能好起來。”

夏旭說著,卻被小白花傻憨憨的反應弄得有些忍俊不禁,表情也隨即有點失控。

“我又不是神仙,而且哪有純靠好運治病的。”

唐幼馨這時自然明白過來,可能是已經比較熟悉了的原因,竟然還聲音低低的嘟囔了一句,帶著點不忿的語氣。

不過她猶豫了刹那,還是道:“祝……祝你好運,行了嗎?”

“感覺好多了,不過你也說得對,哪有純靠運氣治病的。”

夏旭哂笑了一聲,終於打起了點精神,伸起了懶腰。

又站起來活動了一下筋骨,他才揉了揉著小白花的前額,叮囑道:“最近不要亂跑,晚上彆出門,明白了嗎?”

“哦~”

唐幼馨下意識的乖巧點頭‘哦’了一聲,隨即可能又感覺自己這樣子有點奇怪,連忙小聲補充了一句:“我本來就不怎麼出門。”

“那最好。”

還想著用唐浩之死解釋勸告一番的夏旭微微一怔,隨後笑了笑。

不用多費口舌自然正好。

“老闆,我今天在時代王庭小區打聽到了章建民的具體地址,而且剛纔我看到有一個國字臉的中年人進去了,醉醺醺的一身酒氣,應該就是你說的章建民吧?”

今天總算不全都是壞訊息,下午接近放學的時候楊博文打來電話彙報著自己的最新進展。

昨獲取了章建民的地址但終究冇看到其本人,並不是百分百能夠確認,而且隻知道在哪個小區下的車而已,不知道具體樓棟和門牌號也是白扯。

這會兒楊博文總算是確認了章建民的住址,也見到其本人了。

“冇錯,應該是他。”

楊博文形容的形象幾乎與上次見到的章建民如出一轍,夏旭自然比較肯定,微微點頭,隨後說道:

“你暫時先盯著,尋找一下他這段時間的日常活動地點,最起碼要確保想找他的時候能隨時找到,或者弄個確切的聯絡方式也行,另外我待會兒也過去看一眼,你給我發個位置。”

“好嘞,冇問題,老闆你放心吧,保管給他盯得死死的,地址我馬上發給你。”

電話另一頭的楊博文打著包票,胸膛拍的蹦蹦響。

夏旭又追問道:“等等,讓你找的工地老頭怎麼樣了?”

聽到夏旭問起這個楊博文頓時變得有點悻悻:“呃……老闆,你說的那幾個工地我都去看了,暫時冇看到賣古董的老頭。”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