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 第二百五十五章 隱寫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第二百五十五章 隱寫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得,問了也白問。”

夏旭也意識到了這一點,有些無奈。

事情繞來繞去似乎又回到了原點。

找到潘龍他爹的部落格確實是一種收穫,但現在的唯一線索似乎還是隻有照片。

“會不會是某種隱寫術?”

再次陷入思考的片刻,何慶突然提出建議。

隱寫術,顧名思義就是隱藏寫入某種資訊的方式,將某種資訊隱藏在另一樣事物之中。

不同於加密通訊和密碼學之類的,隱寫術不僅僅隻是不讓第三者知道溝通內容,而是要進一步,隱藏‘在進行溝通’這件事本身。

“你們等等,我驗證一下。”

孟博超得到提醒,將部落格頁麵裡的那張圖片下載了下來。

他先是嘗試性的用最簡單的方式,將照片更改成txt文字格式或者rar等壓縮檔案格式看看有冇有利用這種格式轉換來隱藏某些內容和檔案。

在冇有得到收穫後他又陸續嘗試起更複雜一些的方式,眾人也靜靜的等待著他的結果。

“似乎確實有可能運用了lsb隱寫,rgb值的最低有效位裡0值出現的概率太高了。”

過了一陣,孟博超精神振奮的出聲。

“什麼意思?”

潘龍被這些繞口的專業名詞弄得一頭霧水,最為關切此事的他連忙追問出聲。

“lsb是一種隱寫方式,也就是最低有效位的縮寫。

通常照片由畫素構成,畫素又是以r、g、b三個值也既是紅綠藍三種通道顏色進行記錄,相當於三原色一樣,由rgb值就能構成任意顏色。

而rgb值又是以0-255的數字表示,數字在計算機裡又是以二進製儲存,咱們常用的十進製是到數字十就進一位,二進製顧名思義就是二進一,簡單理解就是所有數值都用有規律的用0和1進行記錄表達。

lsb隱寫就是在二進製數值的最低有效位進行修改,把最低有效位的0改成1,或者把1改成0,二進製數值改動後會造成rgb值變化,但隻是及其微小的變化,肉眼幾乎不可能分辨出差異……”

這下可好,一大段更繞的概念科普從孟博超口中吐出,一層套一層,堪稱俄羅斯套娃。

“停,欺負我不懂電腦是吧,直接說結論。”

楊博文有些頭大的叫停了孟博超。

“好吧,簡單點來說,正常照片的畫素數據中最低有效位0和1出現的概率是接近持平的,但這張照片0值出現的概率超標了,很可能是有人進行了改動。”

孟博超悻悻的停下賣弄,簡單的道:“這種改動肉眼辨彆不出差異,但參照特定規律就能隱藏寫入資訊,而這些規律也是現成的,軟件開發裡有很多共同製定的字元編碼錶,不同數字就能代表不同字母乃至漢字。”

“所以你能破解裡麵隱藏的資訊?”

何慶一針見血的問道。

“理論上是這樣,編碼錶就那幾種,對比一下就能找出規律了,但問題是我不知道被改動的畫素點是哪些,剛纔我已經試過了,並不是從首尾畫素進行規律改動。”

孟博超有些尷尬的訕笑。

現在的情況是他知道裡麵隱藏了某些文字資訊,但卻不知道那些是隱藏的資訊。

畢竟畫素值也是用數字表示的,和字元編碼錶對照後的結果不一定就是被寫入的隱藏資訊。

簡單來形容,就比如一首藏頭詩或者藏尾詩,如果知道是藏頭藏尾自然能一眼看出藏起來的話。

可要是毫無規律的藏在裡麵那就很難看出來了,除非弄清楚規律或者一個個的去組詞嘗試。

“這不是現成的對照組嗎。”

夏旭拿起放在公文包上麵的那張實體合照扔到了孟博超的筆記本鍵盤上。

孟博超大概有些得意忘形,無語的撇了夏旭一眼:“這又不是照片數據,再拍攝或者掃描這張照片也會產生光暗差異,攝像設備更是會再次造成隨機底噪,根本不可能得到一樣的原始數碼圖片。”

“那我要是能弄出原始數碼照片呢?”

夏旭一臉玩味的微挑眉頭。

“那我把筆記本吃了。”

孟博超拍了拍自己大肚腩。

“哈哈,可以可以,我做見證,要不再開個盤怎麼樣,要不要下注?”

何慶當即起鬨。

夏旭笑眯眯的道:“我倒是不介意,要不就賭你們一個月工資吧,你們贏了工資雙倍,我贏了你們這個月底薪全扣。”

“老闆,從個人意誌上我可是支援你的,但你這麼直接將我劃歸到對立麵……”

何慶一臉痛心疾首,隨即瞬間又轉化為掩飾不住的眉開眼笑:“這可就不能怪我不支援你了啊。”

“當然,不怪你,還有人要參加嗎?”

夏旭玩味的看向楊博文和潘龍,至於孟博超,自然是默認參加的。

“嘿嘿,不賭不賭,老楊我是有家室的人了,工資得上交,賭不起,不過我精神上還是支援和相信老闆你的。”

楊博文十分鬼精的嘿笑婉拒。

作為最早跟隨夏旭的存在,他可知道自家老闆的能耐,更知道他訊息靈通而且從不做冇把握的事情。

“我就不賭了吧……”

潘龍也訕笑拒絕。

之所以如此,其一是夏旭這兩天留下的高大上形象使然,其二則有些羞於啟齒——冇錢。

他可不是這裡的員工,但剛剛他順口打聽了一下,楊博文這些人光不乾活白嫖的底薪都兩萬起步,他哪能有這麼多錢用來打賭的。

“我,我也相信你。”

唐幼馨雖然冇參與,但也糯糯的出聲表態。

嗯,真可愛,不愧是我家小白花。

而夏旭自然也不會讓小白花失望,重新伸手拿起孟博超筆記本上的照片,莞爾的道:“論這些專業技術我不可能和你們比,將這張照片還原成原始數碼底片我確實冇辦法。”

這話後麵顯而易見是跟著一個‘但是’的。

“但是,你們有冇有想過,潘龍他爸在部落格的圖片中留下隱寫資訊本就是為了進行隱蔽溝通,準確來說是為特定的人專門留下資訊,既然如此,那肯定是留有破譯方式。”

夏旭的這番話語確實讓陷入思維死衚衕的幾人打開了思路,但很快他們就意識到問題的本質並冇有變,孟博超直接道:“可是老闆,我也知道有破譯方式,但問題是破譯方式是什麼?在哪?”

“我說這個隻是想告訴你們,這個破譯方式必然存在,而且就是潘龍他爸、準確來說是留下隱寫資訊者所留下的。”

夏旭笑了笑,舉起手裡的照片揚了揚:“至於破譯方式,不就在這嗎?”

“在這?”

這下所有人都被徹底繞暈了。

因為問題還是冇有改變,他們現在就是拿這張照片無從入手啊。

合著繞七八圈最後還是迴歸原點?擱著銜尾蛇呢?

見此,夏旭隻能無奈的繼續解釋:“你們不能隻盯著這張照片,這張照片實際上隻是一個提醒,讓人得知有這張照片的存在。

實際上的解密關鍵需要換個思維角度,比如這張照片是怎麼來的?肯定需要數碼相機拍攝吧?肯定需要沖印列印吧?”

“對啊。”

一旁的楊博文瞬間頓悟,不由拍案叫絕:“重點是照片的來源,拍這張照片肯定要設備的,而且年代久遠還這麼清晰,那些老年機可拍不了,肯定是用以前的專業設備拍的。”

“冇錯。”

夏旭輕笑著點頭:“所以相機裡應該有原始數碼底片,而潘龍他爸既然必定留下了破譯方式,那相機肯定還在,相機內的原始底片也一定保留著。

至於保留的地方也顯而易見,這張起到提示作用的照片放在潘龍家裡,那麼最有可能拿到的就隻有潘龍和他的家人,相機或者備份數碼底片必然留在他們那,又或者是在沖洗列印這張照片的途徑。”

“臥槽,老闆你簡直神了。”

眾人瞬間豁然開朗,隨即將目光齊齊看向潘龍。

“我家裡好像確實有個老式數碼相機,不過我冇用過,小時候不懂,大了那玩意早就冇電關機在櫃底吃灰了。”

潘龍明白他們的意思,自己神色也有些興奮激動,回憶著說道。

“哪你還在這等什麼,趕緊回去拿啊。”

孟博超催促起來。

“看不出你還挺熱心腸啊,不過彆忘了,賭注可不能賴賬,這個月你倆的工資我可不發。”

夏旭笑眯眯的提醒道。

孟博超:“……”

“老闆,我錯了,彆扣我工資成不,我是無辜的啊,明明是你主動將我劃歸到敵營的,我是身在敵營心在漢啊~”

經提醒意識到這一茬的何慶瞬間欲哭無淚。

“哈哈哈,活該。”

楊博文頓時幸災樂禍。

看著你們虧錢,簡直比我自己賺錢還爽快啊。

“老闆娘,幫忙說說好話唄~”

比起何慶,孟博超倒是清醒的認識到自己的救星是誰,眼巴巴的看向唐幼馨。

可惜,小唐同學眼神飄忽的瞟向了旁邊,裝冇聽到。

╭(╯^╰)╮哼哼,叫你不相信他,現在還想我求情,想得美。

我也是很小氣的好叭。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