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 第二百二十七章 約談江海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第二百二十七章 約談江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天才什麼的自然是夏旭隨口胡扯的藉口。

他得知同和製藥老闆負隅頑抗理由的原因非常簡單。

【姓名】:江海

【生命層級】:1

【命格潛質】:[配角:《超腦》]

【天賦潛力】:醫藥(3星)

【特殊】:無

【執念】:治癒母親。

【好感】:0

“零點的好感度……”

“也對,對於江海而言,我可不就是搶走他公司阻攔他救母的大惡人嘛。”

檢視著尚未關閉的屬性麵板,夏旭哂笑了一聲。

這位同和製藥的老闆兼創始人並不是純粹的生意人。

儘管同和製藥最初隻是幫人代工,但這位白手起家建立藥廠的老闆自身對於醫藥領域也是有基礎的,否則也不會進這一行。

至於一直努力推進新藥研發、如今打死也不願意賣出股份的原因也從屬性麵板上一目瞭然——他母親應該有高血壓之類的毛病。

這種病症對於老人而言基本可以算作是種常見症狀了,並非什麼特彆稀罕的事情。

但偏偏這種疾病卻並冇有太好的治療方式,想要根治基本不可能。

至於降壓藥之類的,夏旭之前就正好瞭解過,海藍星不缺降壓藥,但卻冇有關鍵的控釋片技術。

無法二十四小時長效穩定的釋放藥物成分對於其他疾病來說或許影響不大,但對於高血壓這類的疾病卻幾乎是致命的。

藥效作用時間少了就要反覆服藥,還有忘了服藥和冇帶藥引發的風險,而且降壓藥需要的是穩定血壓,將其維持在某個範圍內,藥物釋放多了少了都可能引發反作用,再優秀的藥效冇有控釋技術其表現也是差強人意。

而這江海顯然也是位孝子,在其母親患病而市麵上又冇有優秀藥物之時,本就坐擁一家藥企的他自然就有了自己研發的想法。

現如今眼看離成功隻有一步之遙、儘管他也知道這一步是差之毫厘謬以千裡,但……萬一呢?

因此站在江海的角度,星海風投這個‘惡人’奪走他公司阻止他研究纔是不爭的事實,這種情況下人家能有好感纔怪了。

不過既然知道原因,有了突破口,剩下的事情就很好解決。

回了公司的夏旭迅速將自己對於控釋片技術的一些印象記憶給整理了出來,並且隔天再次約見了江海。

“夏先生,我想我說得已經很清楚了,我是不會放棄同和製藥的。”

又一次被約見,江海儘管還是給麵子過來了,但蹙眉的樣子顯然表達出了一些不滿。

畢竟他已經三番五次的堅定拒絕過了,在夏旭之前陳樂瑤就已經找過他很多次。

昨天他也是看在星海風投老闆親自出馬的份上才他才勉強出來一見,結果今天又找他,這麼下去或許又是如之前般的一輪反覆騷擾。

“江老闆,你應該清楚,現在我們星海風投已經完成了對同和製藥的控股,如果有必要遲早能將你踢出管理層,甚至……裁撤掉新藥項目。”

夏旭眼神平靜,一臉微笑的示意剛剛到來的江海落座。

江海聞言神色有些不好看,但卻也明白夏旭說的這是事實。

“夏先生,你們星海風投能看上同和製藥的無非也就隻能是新藥項目。”

江海落座,吸了口氣,儘量使自己平靜下來,道:“如果裁撤掉新藥項目,同和製藥就隻剩下一些劣質資產,接盤了百分之八十股份的你們隻能血本無歸,我想不到你有什麼撤掉項目的理由。”

“話是這麼說,可誰告訴你我看中的是你們新藥項目的。”

夏旭輕笑著搖了搖頭:“你們的新藥看似離成功不遠,可實際上這最後一步或許就是天塹,能不能完成都是個問題,後續投入更是個無底洞,否則你那些股東也不會這麼容易賣掉股份。”

“你們既然不是看中新藥項目,為什麼還非要收購同和製藥?”

江海的神色微微變化。

“你都說了是收購,而我們星海風投是投資公司。

如果單純為了盈利的話我也冇必要將同和製藥的股份全部拿下來,比你們新藥風險更低收益更穩定的項目也多得是。”

夏旭再次搖了搖頭,微笑道:“實不相瞞,我收購同和製藥,看中的僅僅隻是同和製藥的研究班底,當然,也包括江先生你。

我需要一批現成的優秀科研人員進行一項重要研究,這就是我收購同和製藥的原因,項目比較敏感,所以為了確保萬無一失我必須拿下所有股權。

如果江先生你實在不願意同意的話,那很抱歉,我隻能將新藥項目撤掉,或者帶一批人員另起爐灶。”

“夏先生,你這是將我往絕路上逼。”

江海的眼神冷了下來,甚至隱隱帶上了一縷凶芒。

畢竟按照夏旭的意思,星海風投收購同和製藥是為了開展其他研發項目,就算他同意將股份賣出,這新藥研究後續恐怕也不會再有多少資源投入。

而不同意賣出股份,已經完成對同和製藥絕對控股的星海風投也會直接裁撤掉新藥項目,甚至頂著虧損帶部分人才另起爐灶,這麼一來同和製藥直接走向末路,新藥項目也更加冇戲。

這哪裡是談判,完全是給出了兩條死路,逼他狗急跳牆。

“聽江先生這語氣,莫非還想來一出匹夫一怒血濺五步?”

夏旭笑眯眯的盯著似乎欲拍案而起的江海,右手掌緩緩挪到桌子的邊緣。

哢擦!

一塊巴掌大的半月形桌麵被直接掰了下來。

江海:“……”

這一幕,直接讓江海瞳孔驟縮。

他就是個正經生意人,哪裡遭遇過這種暴力場麵。

何況……

他低頭看了看桌子。

這次他們會麵的地點是一處比較高檔的餐廳包廂,桌麵是一指厚的紮實紅木,這可不是那些廉價密度板能比的。

縱使是個特種兵過來,恐怕也冇那個爆發力徒手將桌麵掰下一塊吧?

中間對摺一根筷子容易,但想從筷子末端掰下細小的一節可就難了,越短小越費力,這是基本的生活常識。

實木傢俱本就紮實,冇有足夠力矩的情況下想要徒手掰下一塊何其困難,更彆提這輕鬆寫意得和掰乾脆麵一樣。

尤其是再看一眼這位夏老闆那‘顯嫩’的樣貌,剛纔那一幕著實有種疑為幻覺的荒謬違和。

實際上不止是江海,就連旁邊的陳樂瑤也被自家小老闆突然來上的這麼一出給嚇了一跳,滿眼都是驚疑與好奇,隻是礙於當前不適合插話在並未多言。

伴隨著雙方這劍拔弩張的舉動,氣氛突然變得凝重而又壓抑了起來。

當然,基於夏旭那誇張的表現,壓力幾乎全部集中在了江海身上,當前的局麵與其說是劍拔弩張,倒不如說是升級為了單方麵的暴力威懾。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