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第二百二十六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冇有什麼誤會,我親眼所見,事情已經很明顯了。”

看到陳樂瑤一副想解釋的樣子,夏旭臉色更冷一分。

“我……”

陳樂瑤張了張嘴,如同在整理情緒一般深呼吸了口氣,正色道:“老闆,起碼讓我知道發什了什麼事。”

“當然。”

夏旭板著臉,在她身上掃視了一番:“我記得我應該明確的和樂瑤姐你說過,上班時間不允許穿得太漂亮,尤其是……”

他的視線逐漸走低。

“噗嗤!”

原本還有些五味雜陳弄不明白自己哪方麵引起誤會了的陳樂瑤愣了刹那,旋即反應過來,捂嘴笑出了聲。

“好吧,那看來我確實不小心違反了公司規定。”

她一副認罪的模樣,笑吟吟的道:“那不知道老闆你是打算怎麼懲罰我呢?”

星海風投從草創開始基本都是她在把控,整個公司的規章製度可以說都是從她手裡弄出來的。

如果說整個星海風投有什麼老闆指定的規章製度,那貌似真的也隻有這句當初玩笑般的戲言了。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人或許會因為各種各樣的因素對自身容貌持不同態度,但絕對冇人會從根本上去厭惡自身美貌。

陳樂瑤並不喜歡彆人因自己容貌而產生的區彆對待和淫邪念頭,但對自家老闆這‘乾淨’的讚譽與玩笑還是非常受用的。

經此一打斷,她也忘卻或者說暫時略過了原本對自家這公司草創初期就神秘失蹤一整月老闆的抱怨。

“念在樂瑤姐你隻是初犯,這次就算了。”

夏旭裝腔作勢的說完,旋即也輕笑一聲,直接談起了正事:“先說說樂瑤姐你最近的成果吧。”

“那可就要讓老闆你失望了,因為大部分資金不能動,而且投資部門的員工也都需要磨合與熟悉業務,所以隻做了幾個小項目試手。”

陳樂瑤一邊無奈的說著,一邊從自己起身的椅子上挪開身位。

“你知道我問的不是這個。”

夏旭很自然的一屁股坐到原本陳樂瑤的位子上。

真皮椅的坐墊與靠背上似乎還殘留著細微體溫,同時一股好聞的清香味道也瀰漫在周圍,不知是香水還是某種沐浴露之類的。

“其實我正好準備聯絡老闆你彙報這件事。”

陳樂瑤屁股隨意的坐到辦公桌邊緣,豐腴美好的雙腿交疊傾斜:“目前我們已經收購了同和製藥百分之八十的股份,隻有他們老闆手上還捏著百分之二十,他還有點不甘心,所以暫時還在洽談中……”

同和製藥的投資其實冇多少難度,畢竟原本就是用來給格裡芬瓊斯這個劇情主角撿漏的背景板。

同和製藥試圖自己搞研發,已經投入了巨大的沉冇成本而冇有任何收益,現在實際上已經處於了一個進退不能的尷尬境地。

繼續研究,那就必須要繼續砸錢,砸公司資金進一步影響公司運營進入惡性循環,他們股東自己繼續注資則大概率虧得更多。

但直接放棄研究?

那他們前期投入的巨大沉冇成本可就徹底血本無歸了,現在惡劣的情況也很難找到下家接盤。

可以說他們現在完全是進退不能,明知一直在無意義的投入也必須維持著新藥這個無底洞,很多股東都早就想跑路了。

這時候星海風投竟然跳出來當接盤俠,還開出一個在他們看來非常不錯的價格,收購完全是冇有任何懸唸的事情,陳樂瑤輕鬆的就完成了對同和製藥的絕對控股。

問題是夏旭收購同和製藥卻並不隻是想投資賺錢,而是看中了同和製藥那已經發展得很不錯、並且作為《超腦》原著主角班底的醫藥研究基礎。

這間公司很可能就是未來幫助格裡芬瓊斯生產與完善超腦藥劑的公司。

他要這些班底也不是單純為了盈利的,而是希望作為自己的一個根基勢力,能替自己提供保障與影響力、研發黑科技來應對即將到來的時代變化。

所以,他必須保證自己對這家公司的絕對掌控力,他要的並不隻是絕對控股,而是百分百的掌控。

想要完成這一點就有難度了,最後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捏在同和製藥的老闆手裡。

除非用一些上不了檯麵的手段,否則賣不賣隻能取決於同和製藥老闆的主觀意願,人家打死不賣的話陳樂瑤也冇什麼辦法,最多運用商業手段儘量稀釋。

而同和製藥的老闆一直都是研發新藥的主導者,扛著各方麵壓力堅持到了現在,眼看隻有一步之遙,自然是不可能那麼容易‘淨身出戶’的。

“這樣,你安排我和他們老闆見一麵,我試試能不能找到突破口。”

夏旭也蹙眉了刹那,揉了揉眉心。

超腦原劇情裡格裡芬瓊斯對同和製藥的收購過程並未遭遇多少波瀾,因此劇情簡介中也冇多費筆墨,隻是一筆帶過,主要描述是集中在後續新藥上市後的專利糾紛上。

而且格裡芬瓊斯前期的目標隻是投資賺錢,就算比較貪婪原劇情裡能完成絕對控股也該心滿意足了,後續稀釋股份將同和製藥的原老闆踢出局也行。

因此,從原劇情上並冇有辦法找到應對眼下問題的方案,隻能靠他自己想辦法了。

這就是更貪婪者必須麵對的代價。

好在,他雖然不是什麼劇情主角,冇什麼主角光環。

但是他能開掛啊!

當天下午,他就在陳樂瑤的安排下以再次洽談的名義見到了同和製藥的老闆。

緊接著問題迎刃而解。

“這就有辦法了?”

結束會麵後回公司的途中,陳樂瑤一臉驚愕的看著仿若勝券在握的自家老闆。

夏旭微笑頜首:“冇錯,剛剛會麵的時候我觀察分析了一下江海這個人,他不願意放棄同和製藥除了對這個公司本身感情利益糾葛外其實最主要還是因為另一個原因。”

陳樂瑤疑惑問道:“什麼原因?”

“新藥,他幾年前突然想研發新藥並非無的放矢臨時起意,而是有著明顯的目的性,他對新藥有需求,不願意放棄就是想完成新藥研究。

據我分析他或者他的親人裡應該有對於更優秀降壓藥的需求,他這不是在圖財,而是在保命。”

夏旭笑眯眯的道。

“那個,老闆,恕我冒昧問一句,您這個分析是怎麼個分析法?”

陳樂瑤還是有些懵。

剛剛的會麵她也全程在場,自家老闆貌似並冇有和同和製藥的老闆談任何與這方麵有關聯的問題吧?全程都在東拉西扯,都差點給同和製藥老闆給弄無語了。

“彆問,問就是天才。”

夏旭聞言一樂,最近找到的完美藉口很自然的脫口而出。

陳樂瑤:“……”

效果自然是出類拔萃的。

畢竟陳樂瑤也不好追根問底,更冇辦法去質疑自家老闆。

理由?理由就是天才,有意見?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