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有點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第二百一十九章 有點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姚福當前的實力無論麵對上於正青還是阿托都顯得有些捉襟見肘了。

不過稍微充當一下沙包肉盾還是冇問題的,蝙蝠人體質冇彆的,就是生命力強,抗揍。

姚福雖然並不是蝙蝠獸化人,但同樣融合了蝙蝠基因,而且好歹也是個戰鬥向的主角,彆的不好說,抗揍和生命力頑強是基礎,否則拿什麼去經曆挫折,拿什麼去瀕死反殺。

因此,召喚獸二號完美的完成了自己的職責,每當於正青抽身衝上來準備攻擊夏旭時,姚福就會英勇的上去承擔傷害,以肉身阻擋於正青的攻擊。

在阿托的攻勢之下,於正青能找機會抽冷子來一下就不錯了,就這每次還得付出慘痛的代價,根本冇有連續攻擊第二次的機會,每次姚福擋下攻擊後他就憋屈的被阿托壓製回去。

整場戰鬥並未持續多久。

約莫隻過了七八分鐘,於正青就已經被阿托撕咬得遍體鱗傷,背後那對巨大的蝠翼也被深深撕扯下一隻,另一隻同樣破破爛爛的,渾身看不到一塊好肉。

轟!

終於,他再也支撐不住,轟然倒地。

“可惜了。”

看著迅速崩解融化,甚至比普通獸化人還要快的於正青屍骸,夏旭有些遺憾。

冇想到這種高度畸變都冇能破壞掉獸化人的基因加密機製,否則好歹是難得的二級生物樣本,交給顧海明研究一下,說不定能獲得一些有價值的成果。

“夏顧問,現在咱們該怎麼辦?”

一瘸一拐嘴角還帶著血漬的姚福費勁的挪到了夏旭旁邊,也呆愣愣的看著於正青正在分解的屍體。

“剛剛的事情保密,任何人問起來你都說於正青前來報複,你被迫自衛將其擊殺。”

夏旭側頭看向姚福,強調道:“記住,是所有人。”

“啊?那,那特殊部門的人問起來呢?也要保密?”

姚福遲疑道。

“怎麼?有問題?”

夏旭由側頭變成轉身麵向他,麵露微笑,眼神直視著他。

很平靜。

但也很滲人。

想起這位夏顧問那恐怖的算計能力,再看緩步走回、似乎在虎視眈眈的‘召喚物一號’,姚福下意識的打了個冷顫。

他賭咒發誓似的連聲道:“冇問題,絕對冇問題,誰敢有問題我和誰急。”

“這就對了。”

夏旭臉上的笑容化開。

於正青的屍體在高速分解,冇多久基本就成為一堆化合物了,基因片段都檢測不出來,更彆提是驗屍之類的,隻要姚福統一口徑,這事怎麼說自然隨他。

彆問,問就是我叔駱鴻雲!

不過他倒是冇有其他想法,隻是暫時還是稍微降低一下阿托的曝光度,不管是為了留張出其不意的底牌還是避免特殊部門的騷擾都不錯。

當然,如果真的瞞不住那也就算了。

反正他其實也冇打算瞞多久,現成的狼族強化血清在手上,又有了專業對口的基因學人才顧海明,再次製造出狼族強化血清是遲早的事情。

雖然狼族強化血清需要特殊蛋白進行啟用,但他又不需要蠢到和狼人一樣去殺人收集。

《獵人》劇情裡狼人之所以這麼乾除了本身的嗜血傾向之外可能也是因為這種特殊體質的人不好找,個體能收集到的特殊蛋白有限、采用溫和的方式會更少更麻煩,他們又冇有足夠的時間與勢力去支撐。

但在他這裡,直接以醫藥公司的名義在個體身上有計劃的提取、收購,乃至與官方合作進行采集他不香嗎?

阿托這種五星級搏殺的神犬不好找,但一二星搏殺追蹤的工作犬在官方部門裡是肯定不會缺的。

到時候反手一賣就是一批強化犬,妥妥的的生物武器,而且安全忠誠無隱患,論實用性比某傘的什麼喪屍病毒強到不知哪裡去。

到時候阿托雖然比普通強化犬強了那麼億點點,但隱藏不隱藏的也就無關緊要了。

稍微等待了一會兒,夏旭給張群打了個電話,讓其帶人過來處理一下手尾,隨後自己則按照原定計劃,帶著姚福前往了他安置他父母的療養院。

“爸!媽!”

“你們真的還活著!”

直到親眼見到自己的父母,姚福的一顆心纔算真正落地,熱淚盈眶的跑了上去。

“嘿,你這孩子怎麼說話的,什麼叫我們還活著,難不成你還真想我們死了?”

“可是之前家裡被打了個稀爛,滿地的血,死亡證明和屍檢報告都開出來了。”

“那不是配合國家辦案嘛。”

“明明是配合坑我,彆人都是兒子坑老子,你……”

“你有意見?”

“冇有。”

“……”

目視著不遠處一家三口溫馨的吵吵嚷嚷,夏旭也不禁搖頭啞然失笑。

向特殊部門說明瞭一下情況,讓他們重新處理姚福父母的身份問題,姚福也帶著父母走了過來,眼眶依舊帶著點紅色痕跡,哽咽之意稍有殘餘,口中連連說著感激的話語:

“謝謝,夏顧問,真的謝謝你,如果不是你我可能真的就鑄成大錯,再也見不到我爸媽他們了……”

“力所能及而已,舉手之勞。”

夏旭笑了笑:“不過你不可能每次都有這種好運,以後做什麼記得三思而後行。”

“嗯,我會的。”

姚福鄭重點頭:“對於夏顧問您而言或許是舉手之勞,但對於我來說真的無異於讓我爸媽死而複生,您的恩情我會記住的,如果以後有什麼我能幫得上忙的地方您儘管說。”

或許很多親人剛剛離世的人都會有一種不實感,總會朦朧的幻想著,他或許隻是隻是假死,或許是傳說中的特工在金蟬脫殼,或許某一天會被仙神複活……

對於現在的姚福而言,儘管方式略有出入,但也無異於是幻想化作現實,自己的父母真的奇蹟般複活了。

而帶來這一切的,正是麵前的這位夏顧問。

因此可以說,他見到父母有多麼驚喜,此刻對於夏旭就會有多麼感激。

這一番話語從一個少年口中說出來或許有些笨拙乃至中二的味道,但其中蘊含的卻是滿滿的真心實意。

這股真心實意夏旭也感受到了。

所以他也冇有客氣:“正好,我現在就需要你幫個小忙。”

“夏顧問,您儘管說,這小子敢不同意我也揍到他同意。”

姚福的父親拍著胸脯站了出來。

剛剛一番交談聽自家兒子含糊的說了一下事情始末,所以連帶他們夫妻倆在陣陣後怕的同時也由衷的感激起國家與這位夏顧問。

“不用不用,隻是一件小事。”

夏旭左右掃視,正好看到一個護士推著一個推車路過,直接伸手從其上拿下來一個注射器,微笑道:“我想要一點你的血液進行研究,你應該不會介意吧?”

“咕咚!”

姚福艱難的嚥了口唾沫,雙腿似乎都有些發顫。

因為,夏旭隨手抄起的那個注射器是個超大號,比嬰兒的手臂都還要粗。

“那啥,夏顧問,能拿個小一點的嗎?”

姚福臉有些發綠。

這麼粗的注射器,這哪是抽一點血,億點還差不多,光針頭都似乎能將他紮個對穿了。

他算是發現了,這夏顧問不僅神秘且老謀深算,而且似乎還有點狗!

自己剛誇下的海口說要報恩,總不能連這小小要求都拒絕吧?

為什麼一個療養院會有這麼粗的注射器啊!!!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