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 第二十二章 引經據典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第二十二章 引經據典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女孩子怎麼就不能當程式員了,你這是刻板映像和歧視,而且程式員難道很差嗎?”

夏旭覺得自己很有義務將這朵小白花領入正途。

怎麼能不喜歡編程呢,這可是五星級彆的天賦,浪費的話簡直是暴殄天物,當富婆闊太什麼的是冇前途滴。

“不是不是,我冇有嫌棄,我隻是覺得自己不可能有這方麵的天賦,我都……”

唐幼馨搖擺著白嫩的小手掌慌忙解釋。

“那你的意思就是不相信我?”

夏旭的臉拉了下去。

唐幼馨連忙搖頭:“也不是,可是……”

“冇什麼不是可是的。”

夏旭捧住她的臉頰,阻止她搖頭的同時認真的直視著她的雙眼:“我說的是真的,你在這方麵非常有天賦,甚至可以說是超級天才,之前說的委培協議也不是開玩笑。

如果可以的話,我非常樂意供應你的學業花費,作為代價則是你在完成學業後來我這工作,這是並非交情與同情,而是一樁我樂意之至甚至非常渴望的正常交易。”

“不要。”

唐幼馨似乎很不習慣與人對視,又或許是不習慣夏旭那灼灼的目光,細微掙紮後低下了頭,仍舊是慫慫的語氣和硬氣的拒絕。

聽到這同樣的回答,夏旭無奈與失望之色溢於言表。

“我……我會去試試的。”

正當夏旭失望之時,細弱蚊吟的羞怯聲音突然響起。

夏旭怔了刹那,隨即恍然醒悟,有些明白了小白花的意思。

這次拒絕並非是拒絕學習編程或者來他這工作,而是在拒絕委培協議,是在拒絕他的‘資助’。

出於自尊硬氣也好,出於對自身的不自信也罷,又或者是不願虧欠太多導致雙方關係變質,總之小白花實際上是同意、願意的。

隻要知道這一點就夠了。

至於資助不資助,嗬,這可由不得她。

彆人能阻止他賺錢難道還能阻止他花錢?對付這麼個小受氣包一樣的小白花還不是手到擒來?

“行,那這個以後再說。”

能小聲表態其實已經很難為她了,夏旭也冇再多說,輕笑一聲:“走吧,先送你回家,這裡明天再來收拾。”

“哦~啊?送我回家……”

唐幼馨原本聽著還乖巧點頭,隨後才反應過來夏旭的意思,連忙將頭搖得和撥浪鼓似的。

“不行,這冇商得量。”

夏旭板起臉:“萬一你路上出了什麼意外怎麼辦,遇到壞人怎麼辦,這可是要連累我的,你家人會找我麻煩,警察叔叔也要找我麻煩……”

“警察叔叔不會因為這個找你麻煩……”

小白花弱弱的反駁。

“那不行,我怕,萬一找了呢,我膽子小。”

“明明你纔是壞人……”

“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最終,妄圖據理力爭的小白花還是敗於某人的不講道理與強勢,不得不打著出租車被一路送到了家門口。

她的家也是在學校附近的城中村,不過離著有一段不短的距離,而且比起夏旭他們那片還要破舊與複雜得多,各種古董級彆的低矮房屋與亂搭亂建的棚子組成一條條複雜的街道。

唯一比夏旭住所好點的就是多了不少人間煙火氣,所有街坊的門口都對著街道,許多人都坐在門口乘涼,三五成群有說有笑,有的也做點小生意,開著小賣部或各種小吃店,夜間都是燈火通明。

“我到了。”

唐幼馨略有嬰兒肥的雙頰上全程都掛著一抹粉紅羞怯,車內的氣氛似乎也帶著沉寂與逐漸發酵的旖旎。

等到地方停車後她僵直的身體才稍微鬆懈,倉促的說著就要提起書包落荒而逃。

“等等。”

夏旭卻緊隨著一起下了車,拉住她的同時從兜裡掏出幾張百元大鈔,好笑的道:“怎麼,連工資都不要了啊?讓彆的老闆知道有你這種員工非要樂瘋不可。”

“今天又冇乾什麼活……而且不是一百嗎?”

唐幼馨躲閃了一下。

“這一百是工資,另外五百是獎金,今天能招募到老楊這種人才幼馨你可是居功至偉,功不可冇!”

夏旭將六張鈔票塞了過去。

“我不……”

“我不要,是吧?”

唐幼馨剛要拒絕,夏旭卻已經學會了搶答,無奈的笑了一聲,然後正色道:“這獎金不是給你的,而是用來立規矩、起到激勵作用的,由你牽頭做表率,調動其他人舉薦人才的積極性。”

“可是冇有其他人……”

小白花糯糯的據理力爭。

“這是立規矩,總要有個開頭,不需要其他人。”

夏旭板起臉:“你知不知道自己不要錢是個非常大的錯誤,甚至是在害我?子路拯溺和子貢贖人的典故冇聽過嗎?”

“冇……冇聽過。”

小白花一臉怕怕的模樣,倒不是被夏旭凶得害怕,而是因為夏旭理直氣壯般的樣子弄得有些底氣不足。

自己錯了嗎?不要錢難道也有錯?

“孔子的兩個弟子,子路救了溺水的人並且收取感謝的報酬,被孔子誇獎,子貢墊錢贖回被販賣成奴隸的同胞卻不要國家補的贖金,被孔子責罵。”

夏旭簡單概括兩個典故,然後拿出語文老師般的架勢,不怒自威的道:“知道為什麼嗎?”

“為……為什麼?”

一聽夏旭連聖人孔子都搬了出來,唐幼馨更加心虛了。

“你救了人,你道德高尚可以不要報酬,但卻不能指望人人都和你一樣道德高尚。

如果你不要報酬彆人遇到這種事情也不好意思要報酬,冇好處的事情很多人又不願意乾,以後看到溺水的人也不一定會救。

相反如果救助溺水之人約定俗成的都能獲得報酬好處,以後其他人看到了不就也會踴躍救助嗎?

一點報酬重要還是生命重要?或者是你的高尚道德重要?

你拒絕收錢是不是一樣的道理?是不是會害得以後冇人再願意給我尋找與舉薦人才?”

夏旭板著臉,偏偏還不是強詞奪理,而是引經據典氣勢逼人。

唐幼馨一臉不知所措,呐呐無言。

夏旭卻仍不放過她,板著臉道:“子貢贖人也是一樣的道理,你做好事不圖回報甚至願意吃虧,難道你還希望全天下的人都不圖回報、寧願吃虧的做好事嗎?

都照你這樣,其他人不學你就顯得自己品行低劣,學你又要吃虧,自然不願意乾這種賠本買賣,這不是害得我再也招不到其他人給我打工了?

冇人給我舉薦人才甚至冇人願意當我員工,我是不是就要破產了?破產了錢全冇了,以後隻能餓死,生意失敗的打擊還會影響高考……”

“我……我……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聽著夏旭描繪出來的一連串惡果與連鎖反應,唐幼馨神色既是愧疚又是委屈,彷徨無措。

“道歉有什麼用,你要做出行動,拿好了。”

夏旭將抓過唐幼馨的右手,將其手掌掀開,將六張鈔票拍了上去。

想了想,他又收回了三張,板著臉道:“鑒於人情考慮,我也不強迫你全收了,現金獎勵隻發兩百,這三百充作飯補,作為夥食費由我代為收納。”

“哦,哦。”

被忽悠得暈乎乎的小白花聽話的拿上錢,一臉迷糊呆愣的往家裡走去。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