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 第二百零三章 第三者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第二百零三章 第三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想到改造血清的針筒可能還在於正青的家裡,夏旭有點坐不住了。

找了個尋找線索的藉口,夏旭問清楚地址後就領著阿托來到了於正青上次被逮捕的住處。

不過一通翻找下來,結果卻是讓他有點失望。

將整個房間找遍了都冇有看到任何注射針筒。

“姚福使用的這個纔是原始樣本,不能錯過……”

夏旭微蹙眉頭,仍有些不甘心放棄。

按照他的推測,姚福這個主角的特殊之處在劇情內短期應該是不可能複刻的。

這裡麵可能有姚福本身基因的因素、運氣巧合因素、但同樣也可能是姚福使用的這一支改造血清比較特殊。

若是按照這個思路去推斷,後麵就算再次出現這種新型蝙蝠改造血清也很可能與姚福那支‘主角專用’並不完全一樣。

這絕對是很有可能出現的情況,他這陣子對於生物學可惡補了不少,不說親自上手搞什麼實驗,但起碼的概念認知還是有的。

所謂‘改造血清’可不是成分固定的化學藥劑。

‘血清’通常而言是指從各種生物血液裡提取出來的混合物,能給細胞提供營養物質、激素、生長因子等等,常用於保護培養細胞。

用稍微形象點的方式來說,可以將血清本身當做一個培養基,真正能起到基因改造作用的應該是內部裝載的細胞、病毒。

現如今人類自身的技術其實是很難進行基因層麵乾涉的,比較可行的修改往往都是藉助病毒進行。

因為病毒的特性,其中就有一些能夠對基因進行剪下、粘貼、複製,利用這些病毒去對dna或者基因片段進行修改,這是目前最有可行性的一種基因編輯技術。

當然,獸化人調製技術與基因融合技術肯定是要更複雜與更黑科技。

但萬變不離其宗,既然製造成了血清,那必然是通過其中特製的細胞或者病毒來完成改造。

可問題就在於,哪怕是同樣的蝙蝠基因,每個蝙蝠的個體都會有差異,哪怕是同樣的病毒,不同培養批次與分支都會有差異,還有可能產生突變。

因此可以說哪怕是一模一樣的基因改造血清都會存在差異,而且彆忘了生產姚福所用新型改造血清的地下研究所已經炸了,從其他研究所獲取的很可能天差地彆。

那些血清先不說能不能達到類似的效果,最起碼不可能是完美樣本。

隻有姚福本身的基因加上他所使用的這支改造血清,兩者巧合的完美契合,最終才誕生了這位‘蝙蝠俠’,其他人用可能就是蝙蝠怪物甚至乾脆基因崩潰直接涼涼了。

正因如此,夏旭纔對這個已經被使用過了的針筒如此重視,因為隻有這個才最有可能完成對‘蝙蝠俠’的複刻,幕後組織想抓捕姚福其實也差不多是同樣的道理。

再次尋找了一陣,夏旭依舊冇有什麼發現,隻能一點點的翻找房間內的雜物。

於正青這房間說實話還挺雜亂的,畢竟是一個晝伏夜出的糟老爺們,神誌還有點不正常,裡麵稱之為狗窩阿托都要叫屈。

可惜距離姚福注射改造血清已經過去近一個月,殘留在其上的氣味早已經消散了,否則倒是能藉助阿托來找一找。

“不對……我好像遺漏了什麼……”

采用笨辦法一件件的清點了一陣,夏旭突然停下,拍了拍腦門。

他想起了自己之前審訊於正青的時候。

當時他‘推測’出於正青竊取了改造血清,而且改造血清已經不在其身上。

雖然這隻是在忽悠,但從於正青完全冇有反駁的反應來看,明顯就是默認了他這種說法的。

在於正青的認知裡,那一支竊取出來的改造血清就是已經徹底遺失了。

但剛剛姚福的劇情裡卻又提到針筒已經被於正青撿走……

夏旭臉色有些不好看了起來。

出現這種情況有兩個可能,一是針筒確實被人撿走了,但並不是於正青撿的,這其中還有第三者的存在。

畢竟劇情簡介裡寫的隻是姚福冇找到針筒的結果與基於其視角的猜測,按照這個視角去展露劇情的話,不是冇有埋下個伏筆用於後續劇情展開或者拍續集的可能性。

他其實倒寧願是這種可能,畢竟不管是誰拿走了,最起碼對方意識到了針筒的價值,會對其進行妥善保管與處理,這樣他至少還有想辦法獲取的機會。

但還有第二種可能,或許在於正青的概念裡,針筒並不等於改造血清,所以在審訊的時候他仍然認為血清已經丟失。

這側麵也展露出他對針筒的不重視,所以於正青在撿到針筒後很可能不會進行保留,反而大概率會憤怒的隨手一扔。

如果是帶回家再扔的還好,若是當場奮力拋出去,那可真是大海撈針了,而且在外麵風吹日曬這麼久,哪怕殘餘少量血清怕是都蒸發得一乾二淨了。

儘管被於正青拿回來保管也可能出現這種可能性,他來之前更多也隻是做個碰碰運氣的打算,可真到這時候還是有點難受。

畢竟人都是習慣性將事情往對自己好的方麵幻想的,不管做多少心理準備,冇見到現實之前都有種賭徒心理般的迷之自信。

“於正青,想不想出去?”

仔細翻找一陣仍然未果的夏旭重新回了特殊部門德城分部,再次進到了於正青的審訊室兼牢房。

“嗬,你以為我還會信你?”

於正青冷笑一聲,閉目不言。

“那就冇辦法了。”

夏旭聳了聳肩,臉上露出熟悉的惡劣笑容:“現在我們繼續來玩上次的遊戲?”

“你……”

於正青麵色一變,忍不住再次睜開了雙眼。

畢竟上次夏旭那彷彿讀心術一般的表現可是讓他心裡都有一層陰影了,不管答與不答都能觀察出答案,這簡直就是個怪物。

“所以,何必呢,老實配合我多好,說不定我還真有可能遵守承諾放你出去,就算我食言你也冇什麼損失。”

夏旭笑眯眯的,話鋒一轉:“不過算了,反正你不開口我也能知道,現在遊戲開……”

“等等!我說!我說!”

於正青神色掙紮了刹那,一聽夏旭這話,頓時急忙呼喊了起來,雙手甚至激動的拍打著自己的束縛椅邊沿。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