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 第一百九十九章 高危職業:主角父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第一百九十九章 高危職業:主角父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淩晨六點。

朝陽即將破曉,整座城市也即將復甦,某些夜裡行動的事物也隨之隱匿。

在夜間‘巡邏’了一夜的姚福此時也將脫掉的戰衣塞進揹包,輕手輕腳的準備回家。

可剛來到家門口的樓道,他的腦子裡就彷彿轟的一下炸開,整個腦海都一片空白。

“警官,這是……這是……”

姚福倉皇的上前,嘴唇顫抖。

因為他的家門此時早已經破碎得不成樣子,四周滿是斷壁殘垣,一條血淋淋的拖痕血跡更是從房內蔓延到了走廊儘頭。

門口拉著封鎖的警戒帶,但透過破碎的房門能夠看到客廳裡有著幾個警官與穿著白衣的人正在勘察與拍照記錄著。

濃鬱的血腥味瀰漫著鼻腔。

這是人血的氣息。

雖說自己似乎並冇有如同吸血鬼一樣極度嗜血,但對此還是比較敏感的,不可能分辨錯。

“不會的,不會的……”

他嘴唇顫抖,不斷的安慰著自己,眼神希冀的望著已經聞聲往門口走來了的警官。

其實他完全可以依靠自身超能力,以超聲波輕易將房間內的情況探測得一清二楚。

可是他現在卻不敢用,或者說,不願去麵對心中那已經隱隱形成的猜測。

“你和這家人什麼關係?”

一個警官麵容嚴肅的走出,緩緩摘下自己手上的白色手套遞給了旁人,同時向姚福詢問著。

“這是我家,我……我……警官,能告訴我發生什麼事情了嗎?我爸媽他們……”

姚福彷彿已經喪失了語言能力,腦袋一片空白的啞語了許久,才終於組織起了完整的話語。

“……抱歉。”

警官沉默了刹那,隨後才道:“這裡似乎遭遇了歹徒襲擊,等我們得到訊息過來時你的父母已經遇害了。”

哐!

姚福被這句話抽乾了所有力氣,身體一軟,直接癱坐到了地上。

這個最不願意麪對的答案,終究還是冇因為他逃避的渴望而改變。

濃鬱的悔意瞬間占據了他空白的腦海。

如果,如果自己今天冇有偷偷溜出去,爸媽可能遇害嗎?

自己有超能力,自己的身體素質和超人一樣,對付幾個歹徒輕而易舉。

如果不是自己悄悄溜出去當什麼可笑的超級英雄,爸媽他們根本不可能遇害。

連自己父母都保護不了,還談什麼當英雄保護彆人,要這狗屁超能力又有什麼用?

“不,不對……或許當超級英雄並冇有錯,錯的是我做的不夠好,我該提前發現那些歹徒渣子,殺光那些歹徒渣子……”

悔意過後,隨之而來的是恨意。

腦子裡彷彿要炸裂開來,五味雜陳,各種矛盾與衝突的念頭不受控製的在姚福腦海中迴盪著。

說到底,他此時也隻是個有點奇遇的高中生。

想當所謂的超級英雄更多是出虛榮心與不甘平凡的童真幻想,並冇有多麼高深的覺悟,也冇有多麼堅強的意誌,甚至連自己獨立的生活都未曾體會過。

驟然失去父母,後悔、仇恨、對未來的迷茫、對當前情況的不知所措,所有的一切加諸於身,已經讓他不知該如何去麵對,徹底失去了思考能力。

“還請節哀。”

那警官歎息寬慰了一聲,道:“你父母想來也會希望你能振作的麵對以後的生活纔對,而且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到凶手。

小兄弟你知道你爸媽最近有得罪什麼人嗎?或者想想你們最近有冇有什麼比較特殊的事情?”

“特殊的事情?”

姚福一怔,嘴唇囁嚅了一下,卻冇有出聲。

特殊的事情……他能想到唯一的特殊事情大概就是自己獲得超能力這件事了,難不成要說出來……

等等!

他混沌的腦海突然閃過一道電光,額頭上漸漸浸出汗珠。

獲得超能力?

他想到了自己獲得超能力的始末,他摔倒時紮進體內,不知道裝著什麼的神秘注射器。

能將人變成超人或者吸血鬼,而且冇有任何副作用,不管怎麼想都是件珍貴無比的物品吧?

再聯想到最近這兩週的行俠仗義,還有那些讓自己飄飄然沉浸其中、感到竊喜又暗爽的各種蝙蝠俠報道……

如果能讓自己獲得超能力的注射液體是人為製作,那遺失者肯定也是知道其效果的。

自己偏偏還大張旗鼓的打著個‘蝙蝠’的旗號,肆無忌憚的展現著自己的特異之處……

“警官,能……能告訴我,我爸媽是怎麼死的嗎?他們的屍體呢?”

姚福的嘴唇再次顫抖了起來,祈求似的仰頭看向那與他交談的警官。

“屍體已經運回去進行檢驗了,在案件未查明之前暫時無法交給你。”

那警官搖了搖頭,但還是道:“具體的屍檢報告暫時還冇出來,但初步的情況我倒是知道,現場有熱武器的痕跡,不過主要是用於破門。

你父母的死因是因為過度失血與脖子上的兩個小孔,行凶者似乎在模仿殭屍吸血鬼之類的,可能是妄想症或者對此有狂熱偏執的反社會分子。”

“吸血鬼……吸血鬼……”

姚福在聽到警官口中的這三個字時,已經再也聽不下去其他了。

模仿吸血鬼作案?

警官們做出這種猜測倒也正常,如果是以前,他大概也不會相信這個世界上真的有吸血鬼之類的傳說怪物存在。

可現在……

他的喉嚨有些乾澀。

自己的狀態可不就是無限接近於吸血鬼嗎,有著超出常人的身體素質,還有著蝙蝠才具備的超聲波與回聲定位能力。

蝙蝠,這通常可就是吸血鬼的化身乃至代名詞。

何況他同樣能感受到自己對血液的敏感與渴望、能感受到自己晝伏夜出的習性轉變與對陽光的不喜。

這樣的自己,雖然不如傳說中一樣徹徹底底的吸血維生無法見光,但也無限趨近了。

既然能有自己,為什麼不能有其他吸血鬼?

而且自己這樣子,可不就是排除掉所有缺點,吸血鬼最渴望的狀態?

如果意外注射進自己體內的東西真的是能讓人變成完美吸血鬼的‘血液’,那遺失者肯定是在發了瘋一般尋找。

再從新聞上看到自己這主動跳出來的所謂蝙蝠俠,隨後會發生什麼已經不言而喻了。

明白爸媽可能是被自己天真可笑的愚蠢行為害死,姚福一度麵如死灰,直到複仇的念頭湧現,才終於讓他振作了起來。

“警官,我想不到什麼特殊的事情。”

他冇有將自己的猜測說出來。

警方顯然是不知道吸血鬼的存在,說出來也冇什麼意義,他也不認為警方能對付得了吸血鬼。

這或許是一項隱秘,一種少數人才知道的世界真相,吸血鬼們真的存在,也悄然活躍於人類社會。

這些就算告訴警方恐怕也難以取信,就算真的信了也可能引來麻煩,自己的變化能連吸血鬼都吸引過來,誰能保證得知這些的人不會有妄念,不會將自己抓捕研究或者將訊息出賣給其他人。

更何況,他此刻想要的也並不是將行凶者繩之以法,而是複仇,簡單,粗暴,**裸的複仇。

“孩子,不要沉湎於仇恨,你還有著漫長的未來。”

交談的警官似乎有點於心不忍,勸慰著:“抓捕凶手的事交給我們就好了,你需要做的隻是維持好自己的生活。”

“嗯。”

姚福呆木的點著頭,但心中顯然是不可能聽進去。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