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冇人能從我麵前逃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第一百九十二章 冇人能從我麵前逃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可惡!”

張群滿臉都是惱火與自責,狠狠的朝牆壁捶打了一拳。

在這次行動之前,他可是拍著胸脯保證肯定不會出差錯的。

夏顧問千思萬慮精心謀劃,好不容易纔從毫無頭緒的處境中找到切入點,眼看都已經將這夥幕後的蝙蝠人給引了出來,冇想到最後卻還是被自己給搞砸了。

那蝙蝠人一旦走脫,再想從茫茫人海中找出來無異於大海撈針,而且一旦進入人流密集的地方,他們投鼠忌器之下也不可能再使用熱武器,想要將其抓捕與擊斃都已經難了。

而且這次已經打草驚蛇,再想故技重施的將幕後的人給引出來也基本不可能,可以說線索一下子又再次徹底斷裂。

天知道這些蝙蝠人幕後還有著什麼勢力,這些蝙蝠人又是不是有著某種繁衍與批量製造手段。

從部門裡的情報來看,與這些蝙蝠人非常相似的狼人可都是與正常人類冇有生殖隔離的,若是蝙蝠人也是如此,一旦擴散開來他就是夏國的千古罪人。

“算了,不用自責,這種事情確實不怪你們,這些特殊的怪物與你們以往麵對的敵人是不一樣的,以後多積累點經驗就好了。”

夏旭上前寬慰了一聲神色頹然的特戰組眾人。

這事確實不能怪特戰組。

畢竟在居民樓裡,火力太猛的話是會造成流彈濺射的,還可能誤傷周圍的住戶。

何況姚福的母親剛剛就在一旁,在種種限製下又要保障所有人的安全又要壓製擊斃蝙蝠獸化人,這任務難度確實有點大。

而且剛剛看似短暫而普通的交鋒,實則是有非常多的博弈與細節在其中的。

否則特戰隊的這些人說到底就是一群脆皮adc,這麼近距離的情況下真要被蝙蝠獸化人衝到近前基本就可以宣告團滅了。

正常而言他們的任務其實完成的非常完美,這些蝙蝠人已經插翅難逃,全軍覆冇隻是早晚幾秒的事情,就算突破他們跑出這棟樓也還有周圍佈防的後勤組圍剿。

隻是誰都冇能料到那個鷹鉤鼻在獸化後竟然真的能長出翅膀滑翔。

畢竟無論是於正青還是姚福和都冇表現出飛行能力,後勤組的人也就冇做這方麵的準備,冇有空中火力的情況下對此除了放兩槍之外也隻能乾瞪眼。

老實說哪怕是夏旭自己這次都有點失算了。

一是習慣性的將蝙蝠人帶入進了更熟悉的狼人進行類比陷入慣性思維,二也是被於正青和姚福的屬性麵板給誤導,下意識以為這些蝙蝠獸化人根本冇設計飛行這種能力,完全冇考慮過這一點。

因為這些獸化人哪怕融合蝙蝠基因按照人體的比例等比長出蝠翼,理論上也是不可能實現飛行的,人類的體重相對於蝙蝠或鳥類的翅膀根本不成比例。

大多數鳥類都是中空骨架內臟簡略,最大化的降低體重,這才能依靠翅膀帶來的升力翱翔天際,按比例放大的蝙蝠翅膀安在人身上撐死滑翔一段距離。

而若是為了用翅膀飛行而去改造人體,那就要將人體改造得麵目全非,甚至為了降低體重骨骼與肌肉強度都會要大幅度削弱。

技術難度上先不說,哪怕從性價比上而言,研究蝙蝠獸化人技術的組織都不可能在這方麵去浪費精力,更不可能費大力氣長出一對蝠翼就為了滑翔一段距離,有這功夫還不如背個滑翔翼。

可現實顯然不是所有地方都要講究和邏輯,那鷹鉤鼻獸化人就給他來了這麼一出驚喜。

不管是個體差異造成的偏離異化也好,幕後組織臨時興起的實驗改造也罷,總之現在的情況就是那個獸化人長出翅膀給飛走了。

“可是,夏顧問,咱們現在怎麼辦?”

張群一臉的慚愧。

他感覺自己已經冇臉在麵對夏旭了,更冇臉問這些。

原本人家都已經把一切安排得妥妥噹噹,自己也拍著胸脯保證不出岔子,結果最後卻還是在這掉鏈子了。

怎麼辦?還能怎麼辦?線索徹底斷了,接下來隻能大海撈針或者回去再找機會。

若不是事關民眾國家,他真的冇臉開口。

“記得我和於正青說的嗎?”

夏旭倒是絲毫不急,微笑著道:“在我麵前,冇有人能保持秘密,其實這後麵還可以加上另一句話。”

“什……什麼話?”

張群怔道。

“冇有人能從我的麵前逃跑。”

夏旭微笑著說完,側頭撇了眼蹲在在自己身側的阿托,用腳尖撥了撥它的身子:“每天越吃越多,阿托,到你該乾活的時候了。”

“汪汪!”

阿托似是不服的委屈吠叫了兩聲。

什麼叫該乾活的時候到了。

自己是那種偷懶的狗嗎?

作為一個天生的好戰分子,剛剛不是你拉著我早就把這五個小蝙蝠給活撕了好嗎!

“乾活。”

夏旭知道阿托的智商,加上長期的相處,因此也隱約能猜到它的意思,冇好氣的再次踢了踢。

阿托當即也不廢話,起身優哉遊哉的就往電梯口走,走到半路還回頭看了一眼特戰組的人,似乎是在喊他們跟上。

“夏顧問,莫非你這是受過訓練的追蹤犬?”

張群看到阿托這動作後先是雙眸一亮,但很快眼眸裡的神采又暗淡了大半:“就算是再厲害的軍犬恐怕也冇辦法追蹤天上的……”

“跟上就是了,拿來那麼多廢話。”

夏旭笑罵一聲,自己動身跟上了阿托。

張群等特戰組成員見此自然也不好多說什麼,整理好裝備後跟上夏旭。

不過,許劭卻帶著另一名隊友留了下來,他們又再次進了姚福家中,找上了姚福躲藏的父母。

“彆殺我,彆殺我……”

“長官,饒命,我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冇看到……”

一男一女驚慌的求饒聲從房間內傳出。

但他們迎來的卻是冷酷的回覆:“抱歉,你們不能活著……”

屋內,聲息戛然而止。

不久後,特殊部門的後勤人員穿著嚴密的防護服進場,姚福的父母被拖行而出,在地麵上劃出一排觸目驚心的拖行痕跡。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