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德城的夜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第一百七十七章 德城的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夜晚。

星城隔壁的城市,德城。

比起作為省會的星城,德城的夜晚明顯是要冷清得多,冇那麼多隨處可見的燈紅酒綠。

不過冷清卻並不意味著平靜。

咚咚!

一隊身著黑色戰術馬甲,裝備齊全到連微衝都配備了的武裝隊伍來到一棟不起眼的居民樓內。

為首一個壯碩得驚人的壯漢眼神示意了一下,立刻就有一人上前敲門。

其餘人則一個個神色凜然,精神與身體都緊繃著,槍口全都死死的朝著房門方向。

可以預見,裡麵恐怕是有著連實彈荷槍的他們都認為極度危險的存在。

死寂……

剛剛的敲門聲並未引來房間內的任何迴應,反倒是隔壁鄰居聽到聲音開門望了一眼。

隻是望了一眼,鄰居就肝膽欲裂的關上了門。

身為夏國的普通民眾,大多數人連槍都冇摸過,何時見過這個架勢,看著這實彈荷槍滿是鐵血殺氣的武裝小隊腿都差點嚇軟了。

“爆破。”

為首的壯漢人狠話不多,冇有任何拖泥帶水的意思,見敲門冇人迴應後麵無表情的直接揮手示意負責爆破的隊員上前。

其實如果夏旭在此肯定能認出這個壯漢,因為他不是彆人,赫然正是已經離開了半個月的駱鴻雲。

轟!

在駱鴻雲的示意下,爆破手直接將一個微型炸彈粘到了門上,轟的一聲就將門鎖位置給炸開一個大洞。

巨大的聲音使得整個居民樓都彷彿震盪了一刹那,接著就如同剛剛那一幕的重複,所有人開門看到駱鴻雲等人後又迅速的關緊房門。

有人試圖報警,卻發現四周不知何時早已經被遮蔽了信號,也有人試圖離開這棟居民樓,但冇走多遠就被外圍的一些神秘人給攔截了下來。

“你們,你們是誰,彆殺我,彆殺我,你們要財物的話都可以隨便拿,我保證不報警。”

門鎖炸開之後,駱鴻雲帶隊魚貫而入,很快其中響起了一箇中年男人的惶恐驚叫。

隻見其內是一個亞洲人麵貌的中年男人,不過這業務熟練程度顯然比起米利堅人都不遑多讓,被十把微型衝鋒槍指著腦袋的他乖乖的抱頭蹲在了地上。

“組長,這……是不是搞錯了?”

這個武裝小隊除駱鴻雲外正好十名隊員,每一個都是訓練有素精悍無比,但遇到這種情況也是感覺棘手。

生死危機什麼的他們早就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遇上窮凶極惡的敵人或者凶悍怪物衝上來硬鋼反倒還輕鬆,可遇上這麼個老實巴交的他們就有點無從下手了。

畢竟他們可都是從夏國部隊裡千挑萬選出來的,平常接受的就是保家衛國的理念灌輸,怎麼也冇有向本國民眾開槍的道理。

“情報部門乾什麼吃的?這都能搞錯!”

駱鴻雲聞言眉頭微皺,隨即也是神色慍怒。

深吸了口氣後,他才一副惱火的模樣擺了擺手:“你們先撤,讓人來進行修繕補償,我先安撫一下人。”

“這……組長,不帶回去盤問一下?”

一眾隊員大概是感覺駱鴻雲這命令有些草率,因此有些遲疑。

“這就是個普通人,就算有什麼情況也是由警局接手,與我們無關。”

駱鴻雲不耐的再次擺了擺手。

“那好吧。”

見駱鴻雲心意已決,幾人也不敢抗命,收起槍械往門外走去,氣勢洶洶而來,灰溜溜而去。

“不好意思先生,彆怕,我們是隸屬官方的部門,隻是因為一些情報誤差弄錯的目標,我已經喊人過來對這裡的破損進行補償修繕了……”

也是難為了駱鴻雲,高冷兵王竟然活脫脫的扮演出了一副和顏悅色的親切模樣。

這恐怕還要托夏旭和他女兒的福,否則按照他以前的那硬邦邦的性格這些話怕是半句都說不出口。

“沒關係,沒關係,不是要抓我就好,剛剛我都嚇死了……”

中年男人在心有餘悸的同時也表現得非常通情達理。

“實在很抱歉,一切都是我們的過錯,如果你需要心理輔導的話我們會提供專業的心理谘詢師,同時也願意在合理範圍內給予一定精神損失賠償……”

駱鴻雲繼續安撫著,或許是擔心追責,哪怕中年男人已經答應原諒還一直在賠禮道歉,而中年男人也不客氣,開始詢問補償細節與提出要求。

雙方你來我往的約莫過了一分多鐘……

“應該走遠了吧?”

本來正在商討補償細節的中年男人突然冒出一句冇頭冇尾的話語。

“什麼走遠了?”

駱鴻雲聽得似乎有些發愣。

“當然是你的手下走遠了。”

中年男人突然咧嘴露出詭異的笑容:“真當我傻嗎,以為我不知道你是想先安撫住我再慢慢試探?”

“你!”

駱鴻雲麵色微變,下意識的小退了半步,隨後轉身就想逃。

“正好,殺了你再離開這裡,也算找回點利息。”

中年男人獰笑一聲,身體猛然暴起,爆發出驚人的速度追上駱鴻雲,麵部鼓脹突起很快變成形似鼠臉的模樣,嘶吼張開的嘴巴裡也露出了兩顆犬齒。

嗷!

銳利的犬齒帶著寒芒,目標十分明確,徑直咬向駱鴻雲的側邊脖頸。

千鈞一髮之際,異變再生。

隻見眼看就要被咬到的駱鴻雲突然扭身就是一記擺拳。

砰!

鼠臉人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倒飛出去,恐怖的力道竟然在牆上撞出了一個凹坑,隨後如同一灘爛泥般滑落在地。

“早這樣多好,害我費這麼多工夫。”

駱鴻雲麵無表情的收回拳頭,走過去將鼠臉人提了起來。

“體質挺強……”

單手提起鼠臉人打量了一下,駱鴻雲發現它並冇有死,還有著一口氣存在。

當然,這也是他刻意留了點手,並未朝致命要害攻擊的原因,否則一拳將腦袋爆掉,體質在強橫也死得不能再死了。

鼠臉人冇死倒是正合駱鴻雲的意,因此這樣子讓他想到了另一個比較熟悉的東西——狼人!

雖說不知道死了是不是一樣會融化成碳水化合物,但能先留一口氣總是好的。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