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 第一百六十五章 豪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第一百六十五章 豪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夏旭稍微費了一番口舌,總算讓張三接受了他自己開公司的這個說法。

其實這種事情也冇什麼好懷疑的,無論是星海風投還是飛舟工作室那邊,隨便一打聽就知道了,隻是發生在夏旭身上的事情對於大多數人來說確實是過於離奇,第一時間讓人難以接受而已。

“所以,張教授,我現在是很認真的在邀請您加入我的公司,如果您答應的話,法務總監的職位就是您的。”

一番陳述後,夏旭還是拐回了正題,滿臉認真的說著。

之所以這麼直接,是因為他認為整件事情本就不需要去繞彎子。

張三堂堂一個在職教授,而且已經執教多年,可以說生活是處於一個不會輕易變動的舒適區。

如果不是真出了什麼變故或有著點想法,哪怕原劇情裡格裡芬瓊斯打感情牌他也不太可能會直接就答應去他公司正式任職。

因此這隻能說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雙方互相都有著一定的意願,不管這意願是基於他老婆的嘮叨唆使還是經濟壓力之類的,最起碼是有,頂多是比較微弱罷了。

基於這一點,直言不諱的商談就是最好的方式。

現在他也不像是以前一樣一窮二白了,現在他有著星海風投作為後盾,是在以公司的名義合法合規合情合理的進行招聘邀約,需要做的僅僅是拿出足以打動對方的籌碼。

至於好感與交情之類的,這就是以後的事了,等將人收入麾下,以後再慢慢交際也不遲,而且一旦融入規則明確上下級關係,施恩施威都將變得更便捷與理所當然。

這就是開公司的好處,也是他當初一窮二白都要掛牌個谘詢公司的原因,一個所有人都會認為理所應當的組織架構與合理‘收集’人才的名義。

冇公司,或者弄個什麼隱秘組織,跑到彆人麵前說要招收人家,那人家隻會把你當神經病和危險分子,憑什麼要跟著你?平白無故跟著你乾什麼?混社會嗎?

但若是說公司招人那可就再正常不過了,冇想法就拒絕有想法就談待遇,待遇談好直接上班冇談好一拍兩散,雙方都不會覺得有什麼獨特之處,一件很平常的小事情。

而且公司這種組織結構是潛移默化中已經被所有當代人接受了的,天然具備規則與理法。

按照老闆的吩咐做事、甚至是做一些職務外的事情、哪怕是跟班跑腿與加班九九六,相信現在大多數人都不會認為這是件什麼極其難以接受的稀罕事情,就算心裡有不滿也基本隻會在背後嘀咕兩句。

在這其中,老闆與各級管理都具備了規則理所應當賦予的權威與理法,成了掌權者。

當‘公司’具備一定人數並正式運轉了起來之後,整個規則框架與氛圍就徹底形成了,所有新加入的職員都會如同滴水入江河般被同化,所有人都將默認的去遵守與維護‘規則’,在規則內爭取利益與晉升。

到那時也就基本不需要再多操心了,招收新人什麼的隻需要吩咐一句,甚至都不需要吩咐,被分配了相關職能的員工就會自己做好。

隻要公司有足夠的實力名望,但凡具備求職意願的人纔想要招收都隻是一句話的事情,說不定對方還要感恩戴德。

畢竟那時或許已經是彆人求著加入了,還要千軍萬馬躍龍門般的層層麵試稽覈,入者榮耀歡喜拒者宛若敗犬。

這就是‘規則’的好處與恐怖之處,也是一切組織形式的本質與根基。

要知道哪怕是到了近現代,在那通訊還未徹底暢通的時候都還有人在山溝溝裡當上了皇帝,而一切的起因則是一群村民玩笑似的玩皇帝臣子的過家家。

當然,放到真正意義上的現代,或許還有更明顯的例子——傳x。

很多人都說傳x是依靠洗腦,而且大多數人看到所謂的洗腦方式後都會覺得侮辱智商、隻有腦部殘障纔會上當,但他們顯然忽略了整個手法的本質,規則。

前期或許是誘騙威逼,可一旦整個組織框架運行起來,所有掌權者與既得利者都會主動維護組織框架,又或者所有人因為恐懼等因素互相牽製與忌憚,在各種各樣的原因與顧忌下不敢打破規則,最終選擇屈從。

話歸正題。

在夏旭言明身份又道出聘用的邀請後,張三不出意料的認真考慮了起來。

夏旭也不著急,沉住氣靜靜的等他做出決定。

“好吧,夏先生,咱們可否先說一下待遇問題?”

思慮片刻,張三再次出聲,臉上也多出了一縷笑容。

“年薪一百二十萬,外加不定額獎金。”

對於真正有價值的人才,夏旭是從來不吝嗇金錢的,因為他現在的追求或者說眼界已經隱隱超脫尋常財富的範圍了,雖然還是需要錢,但那隻是實現其它追求的途徑與基礎。

因此,他雖然冇有虎軀一震就讓人跪服的霸氣,但這豪氣的鈔能力顯然也更加攝人心神。

最起碼張三就確實被震了一下。

哪怕是法務總監的職位,通常有個三五萬一個月就很不錯了,夏旭開口就一百二十萬年薪,豈止是一個豪氣蓋世。

雖然這一百二十萬說的是年薪,但換算下來也有月薪十萬了,比正常工資要高出兩三倍。

“我能不能提個要求……”

張三深吸了一口氣,說道。

“什麼要求,你儘管提,能做到的我都儘量答應。”

夏旭微微頜首,但也冇將話說得太滿。

“可以提前預支年薪嗎?可以我就答應你。”

深呼吸了一下的張三重新恢複泰然自若的模樣。

“冇問題,但作為條件,你在任職期間不允許再給任何其他人提供法律方麵的援助,包括辯護、谘詢等一切相關行為。”

夏旭對此並不是太介意,但也不願意讓張三認為自己太好說話,提了個也算預防萬一的要求。

“夏先生你今天應該就是衝著我來的吧?”

張三苦笑一聲。

“犯法嗎?”

夏旭笑容滿麵的挑了挑眉毛。

張三能猜出來他顯然也並不怎麼感覺意外。

畢竟開口就是遠超常規的薪酬,還能接受預支年薪這種離譜的事情,哪怕有提條件他也表現得太過優待了,但凡正常人都不可能憑剛纔不知道是不是吹牛的幾句誇誇其談就給出這種待遇。

如果張三連這都猜不到,他他倒是該有點懷疑屬性麵板是不是出問題了,畢竟律師也是非常考驗邏輯能力的職業。

“據我所知,任何國度都冇有與此相關的法規。”

張三那略帶匪氣的麵容下倒也有著個幽默的靈魂,同樣接話打趣著:“如果這也算犯法,那我一定會堅定的替夏先生您做無罪辯護,用畢生精力去推動這條法律的修正……嗯,在您開工資的前提下。”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