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 第一百零一章 收益與風險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能檢視人物屬性 第一百零一章 收益與風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不過招攬此人也有不穩定因素和風險。

超腦計劃很可能是安德拉集團的項目,而這個研發者很可能是背叛了安德拉集團,然後被安德拉雇凶滅口。

如果他聘請這個研發者,那他就真的是從幕後站到台前,走入安德拉集團的視線乃至與其展開直接衝突。

集團是個‘集體’,由無數人無數意識組成,因此底下一般的小衝突小摩擦不可能吸引來高度重視與全盤調度傾儘全力的針對。

不說遠了,某企鵝旗下都互不統屬乃至互相敵對競爭呢,但凡上升到集體,思維統一任由調度或者因為一點小事就萬眾一心的情況根本不可能出現,反而更多的是內耗。

但《超腦》這個劇情不同。

‘超腦’藥物、而且還是成品,它的效果就註定了它在安德拉集團的重視程度絕對是極高的級彆,畢竟掌握了這種藥物其餘所有項目的推進速度說不定都能大幅增加,大量群體受益。

他要是走到台前,還雇傭安德拉要滅口的背叛者,變相弄到技術成果,妥妥的將成為安德拉集團的眼中釘肉中刺。

而現在的他可冇資本去應付這個龐然大物。

人身安全方麵或許還好說,待在夏國又有駱叔與阿托在勉強有點保障,但這麼一個勢力蔓延極廣的集團甚至是財團,隨便在其他方麵使點絆子都夠他喝一壺了。

“最主要的是值不值……”

夏旭迅速抓住了關鍵。

這個研究員有價值嗎?

毋庸置疑是有的,甚至還很高。

但研究出超腦藥物絕對不是他一個人的功勞,而是依托於安德拉集團的人力物力投入與長久以來的技術、資料、樣本積累。

而且這其中有個很明顯的問題,不管是出於什麼原因、什麼初衷,這個研究員都脫離、背叛了安德拉集團。

並且在脫離之後他自己私下裡還仍然在繼續進行研究,甚至他最後能研究成功,變相證明他其實私藏了整個超腦計劃完整的試驗數據。

這也是很多類似電影的狗血橋段了,某反派組織的研究員突然反水想要擁抱‘正義’,然後義正言辭的帶著研究成果跑路或者自己用了。

真的正義嗎?

或許吧。

忽略其他主觀因素與額外因素,單就投資與研發的角度來看,安德拉集團傾儘大量人力物力,技術成果在法理上本該就是屬於它,但卻被員工背叛盜竊走了。

站在員工的角度而言,或許能以集團本身邪惡、運用技術的目的邪惡、成果主要是自己研發等種種理由去粉飾。

但站在‘老闆’的角度,他的背叛與盜竊纔是事實。

很不巧,夏旭找他、救他,理由隻有當他老闆這一條。

真要隻是為了技術他完全可以等他死後去找、而且劇情主角大概率也是能獲取到製造技術的,總不能留下個成品用完打回原形的遺憾結局。

這麼一個有價值,但卻有著背叛前科,很可能在關鍵時候搞出幺蛾子的‘正義’員工,如果隻是花點錢什麼的他倒是不介意用用,但要為此將自己暴露在台前去直麵安德拉集團,那未免有點得不償失了。

“強行去救人還是算了,容易惹一身騷,但超腦劇情的大腦增強藥物也不能放棄……”

斟酌清楚得失,夏旭心中有了計較。

救人的風險得失不成正比,因此他並不打算去參與。

但要他放棄超腦劇情裡的藥物肯定也是不可能的,能強化大腦的藥物,相信冇有任何人能夠抗拒其誘惑力。

如果真要在錯過大腦強化藥物與直麵安德拉集團間做個取捨他肯定還是會選擇後者,這個風險值得去冒。

而且並不一定會暴露,他隱於幕後做的隻是漁翁,就如同《將死之人》的劇情時一般,主角章建民等人連他的存在都不知道。

《超腦》的劇情更方便,東西直接放在公共場合,人家主角都能隨便‘撿漏’到,提前知道這一切的他自然可以。

同時劇情主角總不可能拿到東西還冇崛起就先領盒飯,所以這種撿漏大概率並不會引來安德拉集團的針對,最起碼不是全力針對、或者因為各種因素給予主角充足的發展時間站住腳跟。

咚咚!

躺在沙發上梳理完劇情脈絡與自己的風險得失,夏旭正準備翻身起來做晚飯,結果房門就被敲響。

打開一看,是剛搬到他隔壁的駱鴻雲。

除了麵對女兒之時,駱鴻雲平常展露的神色不多,見到夏旭後眉間才稍微舒緩了些,道:“吃飯了冇有,去我那一起吃個便飯吧。”

“怎麼,駱叔你這是要請我吃搬家飯還是除晦飯?”

夏旭一樂的同時又有點發虛。

這是駱鴻雲第一次請他去家裡吃飯——據露易絲透露,她爹的廚藝一言難儘。

“都算吧,就隨便吃點,我買了點鹵菜之類的,熱一下就能吃了。”

駱鴻雲微微頜首。

聽到這話夏旭總算鬆了口氣,跟著駱鴻雲去了隔壁。

一進門,一張摺疊飯桌上擺著一堆還用塑料袋裝著的鹵菜、涼菜,餘光瞟見側邊臥室,露易絲正在書桌前坐著,桌上擺著課本與作業本,臉上掛著嶄新的濕潤淚痕,烏溜溜的大眼睛現在也哭的有些紅腫。

“我去炒幾個熱菜,順便將這些熱一下,麻煩你幫我輔導一下露易絲的作業。”

剛進來的駱鴻雲就拿起桌上的鹵菜直接往廚房走,不知為何夏旭似乎能從他的步伐上看出些許輕盈,似乎有種解脫、輕鬆的意味,也有點落荒而逃的狼狽。

“所以……這纔是駱叔你的真正目的吧?”

夏旭來到露易絲旁邊坐下,看著明顯才稀裡嘩啦哭過的小蘿莉,瞬間明白過來。

駱叔這怕不是剛纔還在輔導小蘿莉的功課呢。

再慈祥的父母,感情再深的父女,麵臨作業輔導之時都會成為堪比生死仇敵的存在。

有些成年人覺得問出來都是侮辱智商的題目,但對於小孩子來說確實是難以理解甚至無法理解的。

兩者的認知差距與思維差距、那種無論如何都講不通說不服的感覺會極度刺激成年人,加上對自家孩子智商的懷疑,簡直能給人憋出內傷、氣出腦淤血。

“夏哥哥,爸爸凶我,明明是他自己笨……”

果不其然,一見到夏旭坐下,露易絲頓時委屈巴巴的告起了狀。

“對對對,都是他的錯,露易絲不要哭了好不好,有什麼不會的地方哥哥教你。”

夏旭趕緊好言寬慰起來。

既然已經被忽悠過來了,還能怎麼樣,乾唄,排除心態等因素,他自問教導一下小學題目還是冇問題的。

“這裡,這裡,還有這裡……”

開始一切都進展得非常順利,也許是麵對外人,知道不能如麵對自己父親一樣任性,露易絲再次展現出了自己乖巧的一麵,至少在夏旭看了是挺配合也挺認真的。

但冇兩分鐘……

【請將以下同類項目連線……】

【請找出不具備相同特征的圖形……】

【請寫出等於零又不等於零的數……】

“這特麼什麼鬼題目?”

看著小學課本上那些要麼分馬牛不相及、要麼一模一樣的各種圖形,完全挑戰成年人邏輯的奇葩題目,夏旭臉都綠了。

“這個我知道,它們都有方形……這個有三角形……這個是老師考驗我們思考與質疑,不用作答纔是對的。”

然而在這些題目上小露易絲就表現出極度擅長了,寫寫畫畫迅速完成,臨了還不忘笑嘻嘻的說了聲:“哥哥真笨,和爸爸一樣都是笨蛋。”

7017k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