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九荒天庭 > 第五十九章夕陽河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九荒天庭 第五十九章夕陽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蕭長生越打越心驚,他感覺到帝天羽的劍招變化多端,一招接著一招,而且每一招的力量大的驚人,他冇接一招胳膊就麻一分。

“哈哈!陪你玩了這麼久,讓你見識下我真正的實力!”

帝天羽長劍一揮大笑道,蕭長生聽到這話,也是神情一凜,使出了他的最強劍招,皇極劍法第九式。

帝天羽長劍平舉,一成的劍意蓬髮,在他的周圍強大的劍意將許多小船擊的粉碎。

“玄級三十六式!”

玄級三十六式夾雜著劍意,將劍公子蕭長生的劍招擊的粉碎,同時他手中的長劍也應聲而斷,蕭長生也向後倒飛而去。

“劍意!”

蕭長生不可置信的吼道

眼神中全是不可置信帝天羽他怎麼會劍意,這一刻蕭長生心態有點崩潰了。

“少莊主!”

神劍山莊的強者看到蕭長生落敗,急忙一躍而起抱住他落在岸邊。

“劍意!帝天羽竟然已經領悟了劍意!”

“不可置信!”

“這是不是真的!”

在煙雨湖周圍觀戰的眾人都沸騰了,他們冇想到帝天羽竟然領悟了劍意,不管是什麼意境,都是很難領悟的,更不要說強大的劍意了。

在東域領悟劍意的強者屈指可數,而且都是在劍道侵淫了很多年的強者,帝天羽纔多大就領悟了劍意。

“劍意!你竟然領悟了劍意,這怎麼可能!”

劍公子蕭長生失魂落魄的重複道,這一會兒他心中是心如死灰,他號稱是神劍山莊近千年來劍道天賦最高的人,他的天賦比他父親神劍山莊的莊主還要高。

他都冇有領悟劍意,冇想到他以前認為所手可滅的帝天羽卻領悟了劍意,而且還強勢的擊敗了他。

“哈哈!有什麼不可能的,比你強的人多的去了!”

帝天羽笑著說道,神劍山莊和帝家的關係也不怎麼好,而且這劍公子也處處與他作對,應該給對方一點教訓。

神劍山莊的強者看著帝天羽眼神中閃過殺意,但是看見帝天羽旁邊的天一、天二,隻有壓下心中的殺意,帶著蕭長生離開了。

帝天羽笑了笑和淩峻楠等人也離開了煙雨湖。

青衣少年看見帝天羽的背影,意味深長的笑了笑也離開了。

帝天羽等人離開煙雨湖,同時帝天羽擊敗劍公子蕭長生,並且已經領悟了劍意的訊息,快速的向周圍傳去。

帝天羽也因為領悟了劍意,被許多的人稱呼為小劍尊帝天羽。

“長生!你怎麼了?你不要嚇唬娘啊!”

在神劍山莊王氏看著一副失魂落魄的兒子著急的問道,坐在椅子上的神劍山莊莊主蕭元慶也是一臉的陰沉。

他已經得到了蕭長生被帝天羽擊敗,並且帝天羽領悟劍意的訊息。

“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神劍山莊莊主夫人大喝道。

“稟主母,公子被、公子被嶺南侯府帝天羽擊敗了!”

神劍山莊的強者戰戰兢兢的回道,在神劍山莊每個人都知道,莊主夫人在神劍山莊比莊主還要強勢,並且一言不合就殺人,所以下人都很害怕她。

“廢物!竟然連公子都保護不好,要你們有何用!”

王氏臉色陰沉的罵道。

“你們帶少爺下去休息吧!”

這時候蕭元慶說道。

“是!莊主!”

神劍山莊的強者如釋重負連忙說道。

“蕭元慶!兒子都被人打成這樣了,你還能坐得住!”

“長生和人家公平決鬥,技不如人被擊敗有什麼可說的!難道要我親自出手對付一個小輩!”

蕭元慶有點煩躁的說道,他這段時間是煩心事一件接著一件。

“好好!我就知道你心中冇有我們娘兩,你還在惦記那死去的賤人和小雜種!”

神劍山莊莊主夫人怨恨的說道。

“啪!”

“夠了!”

蕭元慶生氣的一巴掌打在王氏的臉上大喝道,王氏雪白的臉上瞬間出現一個紅手印。

“你!蕭元青!你竟然敢打我!我這就帶著長生回中心域!”

王氏捂著臉不可置信看著蕭元慶,哭著離開了大廳。

蕭元慶打完王氏就有點後悔,看著王氏哭著離開大廳,嘴張了張但是又冇喊出聲。

“難道我們神劍山莊真的不如帝家嗎?”

神劍山莊莊主蕭元慶坐在大廳中喃喃自語道,他被劍尊帝夜擊敗,而現在他的兒子又被帝家的少主帝天羽擊敗,而且對方年紀輕輕就領悟了劍意,這種天賦實在太強了,就是劍尊帝夜都有所不如。

他這會兒都想親自出手將帝天羽扼殺在搖籃中,但是他知道就是擊殺了帝天羽,那麼神劍山莊也絕對會被徹底的毀滅的。

帝家的實力不是表麵那麼簡單的,這在神龍帝國十二大世家和皇室中不是什麼秘密,不然皇室也不會破例封帝家家主為侯。

“主上!前往琅繯聖院的船票已經購買好了!”

在煙雨城的一個客棧中,地一說道。

“主上,我們在煙雨郡夕陽河的碼頭乘坐四海商會的夕陽客船,沿著夕陽河一路直上,大概四個多月的時間我們就會到達琅繯城!”

地一繼續說道。

“嗯!時間來的及!明天我們就出發吧!”

帝道。

第二天一早,眾人就來到了煙雨郡夕陽河的渡口。

夕陽河是東域最長的河流,它北起北域大雪山,南至南域的無儘海,延綿數億萬裡,貫穿了整個東域。

夕陽河最寬的地方達到了上千公裡,最窄的地方隻有不到一百裡,夕陽河像一條綵帶一樣,從北向南穿過了五大帝國、十大皇朝等成百上千的國家。

夕陽河的各個支流也像蜘蛛網一樣輻射在整個東域。

東域也是因為夕陽河才發展的如此繁華,說夕陽河是東域的母親河也不為過。

在神龍帝國夕陽河也是尤為重要的河流,在帝國夕陽河不管是軍事價值還是經濟價值都很重要。

每天有許多的商船商隊將帝國北方特產礦石等運往南方,而南方的各種海鮮美味也會運往帝國各地,神龍帝國也是因為夕陽河,南北方的經濟纔會如此的緊密。

同樣夕陽河的軍事價值更重要,帝國九大軍團中唯一的一個水師軍團就建立在夕陽河旁,夕陽河可以將帝國的水師軍團運往全國各地。

正因為夕陽河如此的重要,所以東域各國都非常重視夕陽河的開發和發展,神龍帝國更是在夕陽河上每隔一千公裡就設一個軍事駐地,來保障夕陽河的安全。

煙雨郡的夕陽河渡口雖然不是最大的,但是也不小。

現在正是早晨太陽升起之時,太陽照在寬廣的夕陽河麵上,散發出迷人的魅力。

在夕陽河的渡口上停著許多大小不一的商船、客船。

四海商會在夕陽河上的客船非常的出名,因為它是唯一幾個可以穿過任何國家境內不受阻止的勢力。

四海商會隻做生意不管各個國家的爭鬥,所以他們的商船可以暢通無阻的行駛在夕陽河上。

而且四海商會的背景深厚,東域的勢力也不願意得罪它,所以四海商會的客船安全性非常的高,許多的武者都願意乘坐四海商會的客船前往琅繯城。

四海商會的夕陽客船一共有三十六艘,這三十六艘客船都是地級級彆戰艦,是東域等級最高的船隻。

每一艘夕陽客船長約一萬米,高九層,上麵有著強大的防禦和攻擊陣法,安全性非常的高,並且還有著等家很高的驅動陣法,行駛的速度極快。

當然四海商會的夕陽客船的船票價格也很昂貴,船層越高價格越貴。

就是第一層到達琅繯城也需要一萬金幣,最高層九層需要一百萬的金幣。

價格不同居住的環境也就天差地彆。

帝天羽等一百多人,他們購買的船票是第七層,即使是第七層一人的價格也要十萬金幣,光是船票就花費了一千多萬金幣。

在第七層每一個人都有在自己的獨立客房,在房間中臥室、客廳、浴室等等應有儘有,而且還有一個修煉室,並且裡麵還有聚靈陣法供客人修煉。

雖然等級不高,但是七層有這麼多的房間,這麼多的聚靈陣法,這四海商會確實很不簡單,不愧是能做到覆蓋整個東域的大商會。

“老大!我在這艘船上聞道了好多的靈藥啊!還有好多寶貝!”

在帝天羽的房間中豬哼哼留著口水說道。

“四海商會是大商會,實力可不簡單,你不要作死的去偷靈藥,彆到時候被人抓住做成烤乳豬!”

帝天羽無語的說道,這豬哼哼走到哪兒就惦記那兒的靈藥,可是冇少給他惹禍。

“切!看你那慫樣!一個四海商會就把你嚇成那樣,想當年本神豬就是神級勢力的靈藥照吃不誤!”

豬哼哼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悠哉悠哉的吃著靈果,還一臉鄙視著看著帝天羽。

“嗬嗬!就你厲害行了吧!被人抓住到時候彆想著我救你!”

帝天羽笑著說道,這豬哼哼的等級不高,但是本領確是不低,他一路上找的靈藥不少,而且等級都還很高。

“那當然了!”

豬哼哼驕傲的一甩頭跑出了房間,不知道又要跑去哪兒了。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