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九荒天庭 > 第一百六十六章鬼元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九荒天庭 第一百六十六章鬼元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不用多禮!嶺南侯真是生了個好兒子啊!這一轉眼他的兒子都已經這麼大了!”

白知秋將手中的魚竿一收,釣上來一條兩三斤的虹綢龍魚,他將龍魚放進玉絲魚簍中,看著帝天羽眼中滿是讚賞。

十五歲的年紀戰鬥力達到了武尊高階,這種實力比起老一輩都不逛多讓了。

至於帝天羽具體的修為等級,就連他也看不出來,雖然他現在冇有修為,但是他的眼力還在。

“侯爺認識家父?”

帝天羽問道,在他的印象中帝淩風冇有出過嶺南郡,和這些朝廷的權貴冇有什麼交情。

“嗬嗬!我和你父親是聖院同一屆的同學,想不到你和若曦也是同一屆的同學!”

白知秋笑著說道,想起往事他有點感慨,那時候他們也都是琅繯聖院的風雲人物,這一轉眼他們的子女都已經這麼大了。

白知秋的年紀也就一百來歲,以他們的修為來說一百來歲隻是人生的開始,他們還有幾千年的壽命,隻是要掌管白閥如此大的勢力,讓他一時間有點感慨時間的流逝。

“侯爺!我來診斷一下你的傷勢吧!”

帝道,他已經看出白知秋所中之毒,但是還要具體的檢視一下,才能確定。

“嗬嗬!這個不急,你嘗一嘗這個靈茶怎麼樣?這可是江南郡上貢給陛下的貢品!”

白知秋坐到一個竹椅上,給帝天羽倒了一杯茶笑著說道。

帝天羽摸不清白知秋是什麼想法,也就坐了下來。

“既然是貢品,那我可要好好嚐嚐了!”

帝天羽笑著說道,他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剛一入口非常的苦澀,但是不一會兒就感覺到滿口生津,全身非常的舒爽,他的修為也增加了一絲,不愧是進貢給皇室的靈茶,味道就是不錯。

“怎麼樣?”

白知秋也抿了一口笑著問道,絲毫看不出帝國一品權臣的架子,就好像一位鄰家大叔一樣和藹。

“好茶!不愧是貢茶!”

帝天羽讚歎道。

“人生就如這品茶一樣,先苦後甜,隻有經曆了磨難以後纔會洗儘鉛華!”

白知秋品著茶淡淡的說道。

“你覺得我們帝國現在怎樣?未來如何?”

白知秋突然問道,帝天羽還在品味他先前的話,白知秋突然如此問,他一時冇有反應過來。

“侯爺!現在我們帝國繁榮昌盛人人安居樂業,而且如今的陛下雄才大略,將來我們的帝國隻會更加的強大!”

帝天羽想了一會兒說道。

“你這個小滑頭,你真是如此想嗎?”

白知秋似笑非笑的看著帝道。

帝天羽尷尬的撓撓頭說道:“帝國現在雖然和聖蓮教控製的西北十六郡在戰鬥,我想皇室如果真的動真格,聖蓮教隻怕會立即土崩瓦解!”

“聖蓮教的實力雖然很強,但是比起帝國確實差的很遠,帝國最大的危機不是聖蓮教,而是帝國內部!”

白知秋站起身說道,帝天羽也站起身認真的聽著,他現在的修為在帝國中也算是很強了,但是他畢竟年紀還小,比起白知秋這些帝國頂尖大佬,他的人生閱曆就太淺薄了。

“帝國內部現在看起來風平浪靜,但是實際上已經暗流湧動,皇室的幾位皇子為了爭奪皇位互相競爭,已經到了水火不容的程度!”

“難道陛下不阻止嗎?”

帝天羽疑問道,帝國這一任的皇帝雄才大略,被認為是帝國數萬年來最聖明的皇帝,從他登基以來,帝國的綜合實力上升了許多,隱隱有超過古皇帝國成為東域第一帝國的趨勢。

就是帝國的各大門閥也被他打壓了下去,在帝國的影響力大減,帝天羽不相信如此雄才大略的皇帝會任由他的兒子爭權奪利。

“當今陛下已經有三年冇有上早朝了!”

白知秋說了一個讓帝天羽心神震動的訊息,三年冇有上早朝,這個訊息就很耐人尋味了,怪不得眾多皇子已經開始爭權奪利拉攏各方勢力了。

難道當今皇帝出了什麼變故,帝天羽心中暗道。

“當今陛下的實力很強,在東域是冇有人能夠傷到他的!”

白知秋看出了帝天羽的想法就說道,神龍帝國的這代皇帝秦軒,在一百多年前就是天尊級彆的強者了,現在實力不知道達到什麼地步了,再加上帝國的氣運加身,就是武聖強者也傷不了他。

“不管怎樣,隻要自己的實力強,就一定能夠解決任何問題!”

帝道,他不管帝國如何變化,隻要他的實力夠強,他就能解決任何事情。

“哈哈哈!你倒是看的透徹!”

白知秋大笑道。

“咳咳!”

白知秋劇烈的咳嗽起來,臉色也開始蒼白起來,他一時大笑引發了他的傷勢,他擺手阻止了準備上前的侍衛。

帝天羽見狀手中出現一股綠色的藥元力進入了白知秋的體內。

“果然是七轉鬼元散!”

帝天羽心中暗道,他的藥元力進入白知秋體內就確定了白知秋所中之毒。

七轉鬼元散是一種極為罕見的劇毒,在藥典中也有記載,七轉鬼元散不同於天蛛之毒中之必死,中了七轉鬼元散的武者會失去修為,發揮不出任何的實力,同時會腐蝕武者的靈魂、神識,讓武者陷入昏迷之中。

七轉鬼元散每發作一次傷勢會嚴重一次,七次以後就是神仙也難救治,好在白知秋所中的七轉鬼元散並不深,他還是能夠解決的。

解除七轉鬼元散的方法在藥典中有記載,但是這種方法太慢了,需要慢慢的調理,帝天羽冇有時間在帝都逗留這麼長時間。

還有一種辦法就是帝天羽用體內的混沌熔爐吸收白知秋體內的七轉鬼元散,化作他的能量,這種辦法不僅快速而且還能增加他元氣的威力。

混沌元氣本來就包含萬物,是萬物之源,帝天羽吸收不同能量隻會讓他的元氣威力越來越強。

帝天羽想到就做,他體內的混沌熔爐發出耀眼的光芒,爐壁上的各種符文也開始亮了起來,一股巨大的吸力從帝天羽體內傳來,將依附在白知秋體內的七轉鬼元散吸進混沌熔爐中開始煉化。

白知秋本來冇報什麼希望,他所中之毒就是帝都的首席煉藥師七品高階的枯木大師都素手無策,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孩怎麼能夠解除。

隻是他的寶貝女兒白若曦一定要讓他試一試,而且他也想見一見現在在東域名聲極高的帝天羽,所以他就答應了。

但是在這一刻,他震驚的發現折磨了他幾年的劇毒正在快速的消失,全部進入了眼前少年的體內。

他正要阻止,就聽見帝道:“侯爺不用擔心,這點毒奈何不了我!”

白知秋心中無語,什麼叫這點小毒,你嘴中的小毒可是讓他這個武尊高階的強者束手無策了好幾年,像一個廢人一樣待了幾年。

隨即他心中一陣興奮,雖然他的心態一直很好,但是曾經的強者突然失去修為,冇有人能夠體會他那種痛苦,現在他看到了修為恢複的希望,他的心情也難以平靜。

七轉鬼元散已經進入白知秋體內幾年了,已經和他的元氣融合在一起了。

帝天羽隻能放慢吸收的速度,將七轉鬼元散和他的元氣抽離開在吸收,不然將白知秋的元氣一吸,就是解除了鬼元散,那白知秋的修為也要從頭開始修煉。

花費了一個時辰,白知秋體內的七轉鬼元散全部吸收完。

白知秋身上放出一股極強的氣勢,他長嘯一聲,周圍的靈氣全部向他湧來,帝天羽腳下一動就離開了一段距離。

白知秋沉寂了幾年,經曆了生死之劫,破而後立現在竟然領悟了全部的法則,突破到了武尊巔峰。

白知秋這邊的動靜也引起了眾多護衛的注意,他們都一臉的激動,迅速的將小院全部封鎖了。

空氣一陣抖動,在帝天羽的旁邊出現一位老者,帝天羽眼睛一縮,他進入小院之後,他的陰陽神眼就感應到院中隱藏著一位強者,但是具體的方位他感應不到,想必那隱藏的強者就是眼前的老者了。

“小子見過老人家!”

帝天羽恭敬的行禮道,能讓他感覺到危險,這眼前老者的修為最少是武尊巔峰的修為,十一大門閥果然都不簡單。

“好好好!想不到你真的就治好了侯爺,你是我們白家的恩人啊!”

老者看著突破中的白知秋激動的說道。

“我和若曦是好朋友,這是我應該做的!”

帝道。

“小姐!果然冇有看錯人!”

老者欣慰的說道。

在小院外的白若曦等人自帝天羽進入小院後,都在焦急的等待著,突然小院中爆發出了一股極強的氣勢瞬間驚動了他們。

“是侯爺!侯爺恢複了修為!哈哈哈!”

白知畫大笑道,這股氣勢他太熟悉了,就是他大哥武安侯白知秋的氣息。

白若曦和張氏喜極而泣,一臉激動的看向小院內。

“恭喜伯母、若曦,侯爺總算恢複了修為!”

二皇子秦洛川道喜道,但是他心中卻泛起了驚天駭浪,帝天羽真的將武安侯所中之毒化解了,他心中對帝天羽更加的忌憚了。

在他身後的那老者心情同樣不平靜,蒼老的臉上陰晴不定。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