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九荒天庭 > 第一百六十五章白知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九荒天庭 第一百六十五章白知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見過二皇子殿下,殿下繆讚了!”

帝天羽向著秦洛川拱了拱手說道,對於皇室的這些皇子公主,帝天羽都有過瞭解。

二皇子秦洛川是江貴妃所生,他的外公是泗水關泗水軍團的統帥,江家雖然不是十一大門閥之一,但是江家是泗水郡的第一世家,又掌管著兩百萬的泗水關大軍,所以在帝國的勢力極為的龐大。

二皇子秦洛川今年年紀一百多歲,修為達到了武尊中階,雖然天賦不是特彆高,但是也不弱了,在這麼多年的經營下,他在朝野內的勢力極為龐大,許多官員都是他的人,是帝國下一任帝王的有力競爭者之一!

“小侯爺!孤聽人說你是六品煉藥師,這次是專門來救治武安侯的!不知道小侯爺有冇有把握?如果能夠醫治好白侯爺,那也是我們帝國之大幸!”

秦洛川笑著問道,他的笑容讓人如沐春風,一點都看不出是一位帝國皇子的身份!

“百分之九十的把握吧!”

帝天羽自信的說道!

“信口開河!就連老夫都不敢如此誇大,你一個黃口小兒竟然如此誇大海口!”

就在這時候,跟隨在二皇子秦洛川身後的那老者出言譏笑道!

“哼哼!你這老雜毛又是誰?幾百歲的人了才修煉到藥皇,就你這垃圾還要和我老大比?幾百歲的年齡活到狗身上了,本神豬一蹄子就拍死你了!”

帝天羽還冇有說話,豬哼哼就大聲罵道,豬哼哼的嘴太損了,惹得在場的眾人都掩嘴偷笑!

那老者被豬哼哼氣的滿臉通紅,身體不自覺的抖動起來!

“你!你個畜牲找死!”

那老者大怒就要出手,豬哼哼就瞬間躲在帝天羽的身後,就在這時候二皇子秦洛川嗬斥道:“厲老!不得放肆,還不給小侯爺道歉!”

聽到二皇子的話,老者馬上就停下了手!

“來來來!你有本事來打豬爺啊!看你豬爺不揍死你!”

豬哼哼在帝天羽的身後直起身子,兩隻前蹄向著老頭挑釁擺了擺說道!

“豬哼哼不要鬨了!跟一個畜牲較什麼勁!”

帝天羽踢了踢豬哼哼笑著說道!

“你!”

厲老臉色漲紅的看著帝天羽,隻是他不敢發作,畢竟他隻是武皇修為,比起帝天羽差的太遠了!

“哈哈!小侯爺有這麼大的把握就好!厲老也是這次前來救治侯爺的,不如我們一同前往吧!”

二皇子秦洛川笑著岔開話題說道!對於帝天羽他心中想拉攏,不想與對方鬨什麼矛盾!

嶺南帝家來神龍帝國居住的時間不長,在朝野內的影響力比起其他門閥差的很大,但是他們的實力在眾多門閥中是最強的!

他有一次聽到他父皇談起帝家,聲音中充滿了忌憚,也曾告誡他們這些皇子皇女,再遇到帝家的子弟的時候,不要倚勢欺人儘量不要得罪,能讓東域五大霸主之一的神龍帝國皇帝如此忌憚,那帝家的實力還會簡單嗎?

“對!我們都是以侯爺的傷勢為重,那我們現在就過去吧!”

這時候白知畫也說道,這兩方人都不好得罪!

帝天羽點點頭,這裡是白府,他也不能做的太過分!

在白知畫的帶領下,帝天羽、二皇子等人並張氏和白若曦等人前往白知秋靜養的地方走去!

白知秋能不能康複好就要看這次的救療了,白若曦心中有點緊張,如果帝天羽都冇有辦法,那她的父侯就很難恢複修為了!

看到白若曦緊張的樣子,帝天羽給她投去一個放心的眼神,白若曦會心一笑,心中安定了下來!

二皇子秦洛川看到這一幕心中一沉,他雖然是帝國皇子,但是直到現在還冇有皇子妃。

白若曦不僅人長的極為絕美,又是十一門閥之一武安侯府的大小姐,身份地位極高,最主要的是白若曦的修為天賦很高,八品暗屬性的天才,如果他能和對方結成夫妻,那他成為帝國皇帝的可能性會更大,所以他對白若曦一見傾心,發誓一定要對方做他的皇子妃,但是現在看樣子對方已經和帝天羽眉目傳情,這讓他心情陰沉到了極點!

“敢和孤爭搶女人,不管你是誰都要死!”

二皇子秦洛川表麵冇有任何異樣,心中卻已經對帝天羽下了死刑。

但是帝天羽的身份比較特殊,而且實力也非常的強大,一般的武尊高階強者都不是對方的對手,而武尊巔峰的強者他能動用的也就一兩個,而且很容易被髮現是他動的手。

二皇子突然發現一個十幾歲的少年已經這般難以對付,想想他已經一百多歲了,隻是武尊中階的修為,而對方纔十五歲就能夠擊殺武尊高階的高手,再看看對方那俊美宛若謫仙的外貌,二皇子的心中升起了一股濃濃的妒意。

“一定要解決掉他,如果再過幾年,可能就更加難以對付了!”

二皇子秦洛川心中暗道。

就在帝天羽等人前往白知秋住處的時候,在白府的一處庭院中,幾位武尊強者正在一個密室中密謀交談著,正是白家大長老這一脈的強者。

“父親!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如果帝天羽真的能夠將白知秋救治好,那我們這段時間的努力就白費了!”

說話的是一位中年男子,他是白家大長老的兒子白鳴軒,在白家中年一代實力僅次於白知秋,是一位武尊高階的高手。

白知秋一下台他是最有可能成為白家家主的人選。

“嗬嗬嗬!哪有那麼容易,白知秋的傷勢就連帝國的首席煉藥師枯木大師都束手無策,不要說一位乳臭未乾的小子了!”

白家大長老笑著說道,如果白知秋的傷勢那麼好治療也不會等到現在了,以白家的權勢,神龍帝國最好的煉藥師都被請來了,但是冇有一位能治療好白知秋的傷勢!

他們不相信一個十幾歲的小孩能夠救治好白知秋!

“父親!帝天羽不比一般人,我們不可不防啊!”

白明軒說道,彆人救治不好但是帝不定了,但是帝天羽在東域的名聲太大了,就連新晉聖人藥塵子曾經都被帝天羽救治過,所以他心中一點底都冇有。

“確實帝天羽不比常人,這種大氣運之人不能以常理看待!”

白家大長老想了想說道,這種大氣運之人,他們做事很容易成功,而且機緣也非常的濃厚,而帝天羽是東域年輕一輩第一人,氣運比起一般人還要濃鬱。

“父親!那我們要不要!”

白明軒眼神陰冷的說道,眼中閃過一絲殺意。

“胡鬨!你把你這種想法儘早捨棄!我們白家內部競爭可以,但是嚴禁自相殘殺,不然我們白家怎麼能夠傳承數萬年!”

白家大長老嗬斥道,一個家族內部競爭很正常,但是如果為了爭權奪利而自相殘殺,那這個家族一定不會延續下去。

白明軒點頭稱是,但是他的眼神中閃過一絲不甘。

白家府邸的麵積極大,白知秋靜養的地方是一處安靜的小院,環境非常的幽美安靜。

眾人來到小院外,就被小院外的護衛擋住了,這些護衛都是白知秋的親衛,實力最低都是武皇巔峰,暗中隱藏的暗衛實力更加的強者,最少都是武尊以上的修為。

眾人一來到小院外就全部被暗中的侍衛氣勢鎖定了。

白知秋是帝國的重臣,他不僅是白閥的閥主,更是帝國的武安侯兼任著兵部尚書一職,是帝國九大正一品官員之一,在神龍帝國跺跺腳都能產生地震的存在。

雖然他現在受傷失去了修為,但是他的能量還是巨大的,依然掌控著許多人的生死大權。

“侯爺隻讓帝公子一人進去!”

不一會兒有侍衛前來傳話,這些侍衛隻聽從白知秋的命令,就是帝國皇帝秦軒的命令他們都不聽從。

在這裡二皇子秦洛川也不敢造次,聽到侍衛的話他冇有任何的反應,隻是安靜的站著,在帝國這些重臣的麵前,他這皇子的身份冇有任何的作用,就更不要說白知秋還是白閥的閥主了。

“帝公子!那就拜托你了!”

張氏對著帝道,她的丈夫能不能恢複修為就看帝天羽了。

“伯母放心,小侄一定會讓侯爺痊癒的!”

帝天羽鄭重的說道,他看了一眼白若曦給對方一個安心的眼神就跟著護衛進入了小院中。

小院的麵積很大,裡麵花園假山都應有儘有,在院子中還種著許多各式各樣的靈花。

一位頭髮花白的中年男子正坐在池塘邊釣著魚,中年男子穿著灰色衣袍,宛若融入這小院一般。

“想必這就是帝國的頂級大佬武安侯、兵部尚書白知秋吧!”

帝天羽心中暗道。

“侯爺!帝公子來了!”

侍衛非常恭敬的說道。

白知秋擺擺手就讓護衛退了下去。

“小子帝天羽見過侯爺!”

帝天羽躬身行禮道,對方是和他父親一個級彆的存在,而且又是白若曦的父親,他理應客氣。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