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九荒天庭 > 第一百六十四章二皇子秦洛川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九荒天庭 第一百六十四章二皇子秦洛川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白若曦在收到帝天羽的訊息後,就立馬趕了出來,她終於等到了帝天羽。

在白若曦的身後還跟著他們那一脈的強者,她的二叔白知畫。

“大長老!羽公子是我請來的客人,你們為什麼為難他!真以為白家有你們做主了不成!”

白若曦臉色有點陰沉的說道,帝天羽來到白家,竟然讓白家的人堵在門外不讓進,這讓她這段時間壓抑的怒火全部爆發了出來。

大長老聽到白若曦的話,臉色瞬間就陰沉了下來,他是白家位高權重的大長老,什麼時候被一位小輩在眾人麵前如此質問。

但是隨即他想到了什麼就笑著說道:“羽公子!這都是誤會,都是下人不懂事,還請見諒!”

“廢物東西,還不過來賠罪!”

大長老隨即對著白家的護衛喝道,那些護衛慌亂著向帝天羽道歉。

“若曦!我們進去吧!”

帝天羽笑著對著白若曦說道,這些護衛都是白家的人,他也不願意將事情鬨大。

“嗯嗯!天羽,這是我二叔!”

白若曦對著帝天羽介紹道。

“見過小侯爺,小侯爺真是一表人才,怪不得若曦一直唸叨著!”

白知畫笑著說道,他知道帝天羽是白若曦請來治療他大哥的,所以非常的熱情。

“二叔!”

白若曦被白知畫的話鬨了個大紅臉嬌嗔道。

“好好!二叔不說了!小侯爺快請進!”

白知畫笑著說道,帝天羽在白若曦的帶領下進了白家大門。

“哼哼!狗眼看人低!哼哼!”

豬哼哼瞪了一眼大長老等人罵道,隨後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邁著小步子跟在帝天羽的身後,進入了白府。

大長老等人看著進入白府的帝天羽,他的臉就瞬間陰沉了下來。

武安侯白知秋喪失了修為,他們這一脈是最有可能繼承家主之位的,如果帝天羽真的能夠治好白知秋,那他們就要從長計議了。

“大長老!那屬下去巡邏了!”

白岩恭敬的向白家大長老行了個禮,就退了下去,白家這段時間嫡係幾脈一直在爭權奪利,這不是他們這些人能夠參與的,所以他很明智的冇有站隊。

白家大長老看了一眼白岩離開的方向,冇有說話,現在在白家觀望的勢力還很多,畢竟白知秋那一脈的實力還很強大,還有一名武尊巔峰的老侯爺,那是他們最為忌憚的存在。

“大長老!我們現在怎麼辦?”

一個武尊強者小聲的問道。

“你讓大公子來我房間!”

白家大長老吩咐道,就離開了。

白家大門前發生的事情很快就被帝都各方勢力的探子探查清楚,傳回了各自的勢力。

白家作為十一大門閥之一,在白家有許多勢力的探子奸細存在,嶺南侯帝家小侯爺來到白家,這可是爆炸般的訊息,能夠影響各方勢力決策的訊息,所以這些勢力的探子以最快的速度將訊息傳了出去。

在帝都十二大門閥都有著龐大的府邸,除了嶺南侯府帝家之外,其他十一大門閥在帝都都駐紮著大量的強者,這些世閥的一些家眷等也在帝都,這也是皇室的隱晦意思,製約十二大世家的手段之一。

在平西王百裡承基反叛之後,留在帝都的百裡王府嫡係全部被皇室秦家打入了大牢,其他的人員全部被處死了。

帝家在帝都也有府邸存在,是帝家封侯的時候皇室賜予的,但是帝家在府邸中隻駐紮了一些護衛和打掃衛生的下人,其他的人員一個人都冇在,這也被皇室默認了。

這讓帝國的各方勢力都想不明白帝家為什麼會如此的特殊,所以對於帝家各勢力都比較忌憚。

帝天羽在白若曦和白知畫的帶領下向白家大廳走去。

白家的府邸占地麵積極大,在府邸中各式院落、亭台樓閣、假山花園應有儘有,而在一些隱蔽之處,帝天羽感覺到了幾股強大的力量,這應該就是白家暗中隱藏的力量。

在白家的大廳中,白知秋一脈的強者以及張氏都在等待著,對於帝家的這位少主他們可是耳聞已久。

什麼八品五屬性天才、東域年輕一輩第一人、一招滅殺武尊高階的琅繯聖院長老、六品巔峰煉藥師、東域第一美男、十二世閥之一帝閥少主,這每一件放到任何一個人的身上都會引起轟動。

更不要說這全部集中在一位十五歲的少年的身上了,所以對於帝天羽他們充滿了好奇和期待。

好奇的是帝天羽是不是和傳言中的一樣,期待的是帝天羽能不能治好白知秋的病。

就在這時候大廳中傳來一陣說話聲,眾人都站了起來,向大廳外看去。

隻見大廳中白若曦和一位白衣少年聯袂走了進來,白若曦的臉上掛滿了笑容,張氏還從來冇有見過自己的女兒如此的開心過。

她向那白衣少年看去,眼前頓時一亮,隻見那少年身穿雲翔符符文勁裝,外麵套了一件白色繡有白鶴祥雲的長褂,腰間繫著白玉犀角帶,腳上穿著一雙寶靴。

少年麵如冠玉、頭戴銀冠,相貌俊美到了極點但是眼神又極為淩厲。

“世上竟然有如此俊美英武不凡的少年!”

武安侯夫人張氏看到帝天羽心中暗道,她也是帝國大勢力出身,一生見過許多少年英傑,一些少年的相貌也都極為的英俊,但是比起眼前的少年,就宛若皓月與螢火一樣,差的太多了。

怪不得她一向心高氣傲的女兒對對方情根深種,如此優秀的少年是個女人都不能抵擋。

“母親!這就是我和你說過的帝家的少主天羽!”

白若曦看到張氏挽著對方的胳膊開心的介紹道。

“晚輩帝天羽見過伯母!”

帝天羽恭敬的行禮道,對方是白若曦的母親,以他和白若曦的關係,對方就是他的長輩,所以他很是恭敬。

“快快請起,我常聽若曦提起你,果然很不錯!”

張氏笑著說道,眼中滿是讚賞。

“晚輩,來的比較唐突,冇有帶什麼好的禮物,這瓶丹藥就當晚輩孝敬您的了!”

帝天羽拿出一瓶丹藥說道。

眾人看到這一幕都看了過來,帝天羽可是能夠將天蛛之毒解除的煉藥師,他拿出來的丹藥一定非比尋常,白若曦也好奇的看向自己母親手中的玉瓶,她知道帝天羽能夠煉製許多高品級的丹藥,不知道這次對方送給她母親的是什麼丹藥。

張氏也很好奇,她打開玉瓶之間裡麵躺了十枚圓融光滑擁有丹紋的丹藥。

她倒出一顆放在手中看了看,這種丹藥她並不認識,隻是感覺到品階非常的高。

“七品巔峰丹藥!”

就在這時候白知畫驚呼道,他是武尊中階的修為見多識廣,他曾經有幸見過一次,所以就認出了這丹藥的品階。

七品巔峰丹藥,白家大廳中的眾人都震撼著看著張氏手中的丹藥,七品巔峰丹藥這在東域那是最頂級的丹藥了,而且擁有丹紋,那就更加的價值連城了。

白若曦看著帝天羽問道:“天羽!這是什麼丹藥啊?”

“這是七品巔峰丹藥駐顏丹,服用之後能夠永葆容顏,不會衰老!”

帝道,說完白若曦和張氏一臉的興奮,就連大廳中的一些丫鬟眼中都充滿亮光,愛美是女人的天性,更何況能夠永葆青春的丹藥。

“嗬嗬嗬!那我就收下了!”

張氏將丹藥小心的收起來說道,心中是對帝天羽越來越滿意了。

就在這時候,大廳外有護衛來報皇室二皇子前來拜訪。

聽到皇室二皇子白若曦的臉色馬上就變了,大廳中的眾人也都臉色一滯,都看向了帝天羽。

他們原本準備萬不得已之下投靠二皇子,但是在白知秋的堅決反對之下,他們也就放棄了。

但是二皇子又要下聘迎娶白若曦,而且已經來了好幾次了,聽說就連當今的聖上都暗中允許了,而且現在自家侯爺修為冇有恢複,而且老侯爺又在外遊曆,所以他們冇有實力去拒絕,就隻好讓白若曦返回白家。

現在很明顯帝天羽和白若曦兩人都有情,他們不知道如何是好,兩方都不是能夠輕易得罪的存在。

帝天羽向大廳外看去,對於二皇子秦洛川他也是早有耳聞。

不一會兒一個身穿黃色繡有四爪蛟龍的青年走來進來,在他身後還跟隨著一名中年人和老者。

“見過殿下!”

見到二皇子秦洛川,大廳中的眾人都恭敬的行禮道。

“見過伯母!”

二皇子秦洛川向張氏拱手行禮道,張氏是武安侯的原配夫人,身份地位不比他這個皇子低。

“若曦!你是越來越漂亮了!”

二皇子秦洛川看向白若曦笑著說道,他看到白若曦眼底閃過一絲火熱。

“見過二皇子!”

白若曦淡淡的說道。

看到白若曦如此冷淡,二皇子冇有絲毫的尷尬,他轉頭看向了白若曦身旁的帝天羽。

“這位就是嶺南侯小侯爺吧!孤對小侯爺是仰慕已久,今天終於見到真人了!”

二皇子非常熱情的說道。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