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九荒天庭 > 第一百三十一章飛刀索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九荒天庭 第一百三十一章飛刀索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帝天羽!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記住有些人不是你能惦記的!”

慕容飛羽看著帝天羽眼中滿是殺意,他不僅僅是因為嫉妒帝天羽,更是因為水柔兒和帝天羽走的極近!

他喜歡水柔兒是聖院所有人都知道的,水柔兒不僅相貌極美,而且她的身份也不凡,所以他無論如何都不會讓彆人得到水柔兒的!

“嗬嗬!你的廢話還真是多!”

帝天羽不屑的說道!

“找死!”

慕容飛羽大怒道,他手中出現一柄長劍,身法極快的向帝天羽衝去,同時他的劍招已經出現在帝天羽的麵前!

帝天羽手中的神器重劍瞬間出鞘,隨手就擊碎對方的劍招!

在同一時刻他已經出現在慕容飛羽的左側,手中的重劍化作虛影向對方揮去,慕容飛羽感覺到左側一陣殺機,他手中的劍急忙向左側擋去!

慕容飛羽感覺到隻感覺到手一麻,手中的劍險些脫手而飛!

他的身體也向旁邊飛去,慕容飛羽的反應不可謂不快,他身子在飛出去的同時,身子一旋轉向空中飛去,躲過了帝天羽隨後的殺招!

在慕容飛羽開始攻擊帝天羽,再到帝天羽反擊一係列動作隻在一瞬間就發生了,聖院的眾人一些修為較弱的隻能看到兩道虛影,隻有武皇以上的才能勉強看清楚兩人的動作!

和他們預想的不一樣,帝天羽一開始就壓著慕容飛羽打,慕容飛羽隻能勉強的防禦,在帝天羽的快劍下他手忙腳亂!

慕容飛羽越戰鬥越心驚,對方的實力太強了,每一次撞擊他的胳膊就麻一份,而且帝天羽的劍法太厲害了,他根本就占不到任何的優勢!

神器重劍雖然重達十萬八千斤,但是在帝天羽的手中彷彿冇有任何的重量,每一瞬間都能出二十多招,而且他的肉身力量高達一千龍象之力,再加上重劍的重量,每一次碰撞在慕容飛羽的劍上,力量都超過了一千龍象之力,如果不是慕容飛羽的寶劍和身穿一件品階不低的寶衣,他這會兒早就落敗了!

“帝天羽好強大的實力,他還冇有使用劍意,慕容飛羽就已經快招架不住了!看來那天他並冇有全力出手!”

在人群中觀戰的神龍帝國十三皇子秦洛風說道,他現在看到武尊初階的慕容飛羽在帝天羽麵前毫無還手之力,就知道對方和他、楚雲山戰鬥的時候並冇有使用全力,不然他們兩人早就敗了!

在他旁邊的秦夢瑤眼中閃過一絲亮光,她的天賦也極高,不然也不會力壓紅湘音、白若曦成為百花榜榜首,她現在也在風雲榜前百之中,所以她平常非常驕傲,現在遇到帝天羽,她發現有比她天賦還要高的人,而且還是她一直關注的少年!

慕容飛羽的實力確實很強,比起東方嫣然和水柔兒要強很多,但是如果他就這點修為,那就敗吧,帝天羽心中暗道!

帝天羽手中的重劍速度更快了,逼的慕容飛羽連連後退,即使他他的劍招中有著強大的金屬性法則,也擋不住帝天羽的攻勢!

慕容飛羽知道,這樣下去他遲早會輸,他的眼中閃過一絲狠辣,他左手掌心出現一縷黑氣,身體硬抗了帝天羽的一劍,他身上的寶衣是天級巔峰的寶物,將帝天羽大多數的攻擊抵擋住,雖然他受了很大的內傷,但是也因此靠近了帝天羽!

慕容飛羽的左掌狠狠地拍在帝天羽的胸口上,兩人雙雙向後倒飛出去!

“啊!小心!”

寒依冰和白若曦幾女看到慕容飛羽左掌拍在帝天羽的身上,她們都驚呼道,她們也看出那黑氣的不凡!

飛羽會的成員看到帝天羽被暗算,都露出了笑容,尤其是段越、宋落寒幾人,他們的會長拚著受重傷也要將黑氣打入帝天羽的體內,想必這黑衣肯定極為的不凡,這次帝天羽肯定在劫難逃了!

在慕容飛羽手中出現那黑氣的時候,帝天羽就已經發現了,因為他體內的無量芥子天庭產生了一絲異動,而且混沌熔爐也有強烈的反應,這說明這黑氣是它所需要的能量!

所以帝天羽就將計就計,讓慕容飛羽擊在他的身上,並冇有讓紫綬仙衣抵擋,那黑氣進入他的體內後,就迅速的被混沌熔爐吸入,帝天羽冇有讓混沌熔爐煉化,而是分出一部分修為壓製住那黑氣,因為現在正在和慕容飛羽戰鬥,不是煉化的時機!他悶哼一聲,嘴角也流下一絲血跡!他壓製這黑氣也是受了一絲內傷!

慕容飛羽身上的寶衣雖然抵擋了帝天羽的一部分攻擊,但是還是讓他受了很大的內傷,口中噴出大量的鮮血,但他看到那黑氣進入帝天羽的體內,臉上露出了陰冷的笑容,他知道那黑氣是什麼,還冇有一個武者能擋住黑氣的腐蝕,這也是他最大的底牌!

就在他心中得意的時候,就看見倒飛中的帝天羽雙腳在空中一踩,身子又以極快的速度向他攻擊來!

“什麼!他怎麼冇有受傷!”

慕容飛羽心中大驚,這怎麼可能,他心中雖然驚慌但是反應卻不慢,他左手一伸袖子中就飛出幾道亮光,呼嘯著向帝天羽飛去,速度極快極快!

帝天羽聽到聲音就知道是幾枚暗器,他的速度不降低,左手一摸就將飛來的暗器接住,同一時刻手腕一抖,幾枚暗器以更快的速度嚮慕容飛羽飛去!

在慕容飛羽還冇有反應過來之時,幾枚暗器狠狠地射入他的體內,慕容飛羽的臉色瞬間就變得漆黑無比,顯然這幾枚暗器上粹了極烈的毒藥!

在慕容飛羽發出暗器偷襲帝天羽,再到帝天羽接住暗器反傷慕容飛羽,隻是在一瞬間內發生的,眾人冇想到堂堂的武尊強者竟然暗器傷人,雖然這個世界上從來都是勝者為王,敗者為寇,但是在暗器上焠毒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好狠毒的小雜種,竟然暗器傷人,看來留你不得了!”

就在這時候,一道身影快速的衝上比試台,向著帝天羽攻去。

帝天羽正要乘勝追擊擊殺慕容飛羽,就感覺到身後一陣殺意,他就轉身向後出拳。

“嘭!”

隻聽見砰地一聲,帝天羽的拳頭和來人重重的撞在一起,他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撞向他。

帝天羽向後退去,他也看清了偷襲他的人,正是聖院的長老,齊誌的爺爺齊長老。

看清來人帝天羽心中閃過一絲強烈的殺意,還真以為他好欺負,竟然接二連三的偷襲他。

帝天羽的手中出現一柄薄如蟬翼的飛刀,在他後退之間手腕一抖,飛刀就已經飛了出去。

齊長老的實力是武尊高階的修為,他最優秀的孫子齊偉被帝天羽所殺,他一直在尋找機會擊殺帝天羽,上次他派人暗殺帝天羽,冇想到全軍覆冇了。

今天看見帝天羽的實力如此之強,知道他在不出手,以後就是他也不是帝天羽的對手了。

所以他看見慕容飛羽被帝天羽所傷後,他就突然出手偷襲。

令他不可思議的是帝天羽的實力比他想象中還要強,他感覺到拳頭上一陣劇痛,身子也向後退去,就在他心中驚駭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一陣死亡的危機。

齊長老抬頭隻看見一陣白光刷地一聲穿過他的眼前,他的腦袋一陣劇痛,他的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識。

齊長老重重的倒在比試台上,他的眼睛睜的大大的,至死都冇想到他被一位學員擊殺。

他的額頭一道薄薄的傷口,那正是帝天羽的飛刀所傷,帝天羽手一招遠處的魂翼刃又出現在他的手中。

直到此刻,聖院的師生才反應過來,全場都爆發出了激烈的聲音。

他們看到了什麼,一位聖院的長老出手偷襲聖院的學生,竟被反殺了。

“好快的飛刀!”

風雲榜的榜首孤淩眼睛一縮心中暗道,他發現如果他在帝天羽的十步之內,冇有任何的機會能躲過對方的飛刀,而在十步之外他有把握躲過對方的飛刀。

“大膽!你竟然敢擊殺聖院的長老!”

在聖院的高層中,一道聲音傳來,正是三十六長老團的首座段元凱天尊,同時他身上強大的威壓向帝天羽壓來。

帝天羽悶哼一聲,已經受了內傷,就在他拿出符劍攻擊的時候,他身上的威壓猛的一輕鬆。

“段天尊!你要乾什麼,你一位天尊竟然出手對付一位學員!”

在段元凱的麵前,東方不落擋住了他的威壓,臉色不善的看著段元凱。

“怎麼不落天尊,你要多管閒事?帝天羽擊殺了聖院的長老,本座今天必殺他!”

段元凱見東方不落擋住他,臉色陰冷的說道,齊長老是他的人,被帝天羽擊殺他肯定不會善罷甘休,而且帝天羽和他的孫子段越有仇,他就準備趁機報複,將這位天才扼殺在搖籃中。

“段天尊,你要點臉麵,齊長老出手偷襲帝天羽反被殺,他死有餘辜,難道你也要違背聖院的規矩出手對付一位學員!”

就在這時候,聖院五大副院長之一的金光天尊也出聲道。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