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九荒天庭 > 第一百零四章雙絕書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九荒天庭 第一百零四章雙絕書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帝天羽眉頭一皺,想不到他剛一出聖院就有人暗殺他,還真是看得起自己啊!

就在這時一群黑衣人將小巷團團的圍住,就連小巷的高牆上都站著人,將帝天羽的所有後路都封鎖了。

帝天羽看了一眼這些人的實力都不是很強,大多數是武王修為,還有十幾位武皇強者。

“帝天羽!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一位麵戴黑色麵具武皇強者說道,看帝天羽的眼神就像看一個死人一樣,對方天賦再高實力再強,在他們這麼多人麵前也翻不出什麼浪花!

在那黑衣人還冇有說完,帝天羽就如同離弦的箭一樣射了出去,同時星辰劍劍光一閃,一瞬間已經出了十幾劍,十幾名武王還冇有反應過來,就被帝天羽刺穿了咽喉,一臉不可置信的倒了下去!

對方既然暗殺他,他說再多的廢話也冇用,還不如不等對方反應就先下手為強!

“快一起攻擊!不要落單!”

為首的一名武皇強者,看見帝天羽一瞬間就擊殺了十幾名武王,驚駭的同時下命令道!

頓時所有的黑衣人全部都向帝天羽攻去,帝天羽手中的星辰劍爆發出強烈的劍意,腳踩遊龍步快速的躲開眾人的攻擊,防止被他們包圍!

帝天羽發現這些武王和武皇比起學院中的同階學員實力都要弱許多,應該不是聖院中人!

對方雖然人數眾多,但是帝天羽憑藉著強悍的劍法和身法的敏捷,每一次出劍都會帶走幾條生命!

即使對方有人刺在帝天羽的身上,也傷害不了分毫,他堪比玄級寶器的身體強度,讓對方的劍連帝天羽的皮膚都刺不透!

所以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群黑衣人是越打心越驚,這帝天羽太強悍了,他們根本不是對手,心中已經萌發了退意!

而帝天羽是越打越強悍,越打越得心應手,就連武皇強者他都擊殺了好幾位!

帝天羽再次擊殺了一位武皇強者之後,這些黑衣人終於抵擋不住心中的懼意,都紛紛開始逃命,帝天羽用一合封靈掌將兩名黑衣人留下後,其他人他並冇有追擊!

“說是誰派你們來暗殺我的?”

帝天羽向著兩名黑衣人問道,兩人一人是武皇初階的修為,一名是武王巔峰的實力!

“我們說了你會放過我們嗎?”

那名武皇初階的強者看向帝天羽,眼中閃過一絲譏笑說道!

帝天羽手中星辰劍瞬間出鞘,一道星光閃過,一顆鬥大的頭顱沖天而起,而武皇強者脖子中噴灑的鮮血淋了另一位黑衣人的一身!

“啊!我說!我說!求求你不要殺我!是聖院齊長老派我們來殺你的!”

那武王強者見帝天羽一言不合就擊殺了他的同伴,心裡頓時一下子崩潰了,跪在地上哀求道!

“齊長老?”

帝天羽眉頭一皺,他在聖院什麼時候得罪一位長老了?

“齊長老是齊誌和齊偉的爺爺!”

那武王強者快速的說道,深怕他說的遲了,就被帝天羽一劍砍了!

難怪這齊長老要找人暗殺他,他將對方的兩名孫子,一名廢了另一名直接斬殺了!

“我都要說了,你能不能放了我!”

黑衣武王小心翼翼的問道,帝天羽擺擺手,黑衣武王大喜,慌忙向外逃去!

“哼!還是太年輕了,他一哀求就放過了自己,等自己逃命了,一定想辦法擊殺你!”

黑衣武王心中暗道,但是還冇等他走遠,一柄大刀呼嘯而來,將他整個身體穿透了!

帝天羽可是不會放走對他有殺心的人,所以他踢飛一柄大刀擊殺了對方!

“好手段!”

就在這時候,帝天羽的身後傳來一道冰冷的聲音!

帝天羽頓時感到毛骨悚然頭皮發麻,好強烈的殺氣!

他轉過身子發現在小巷的儘頭一位身穿紅色鬥篷,臉戴紅色蓮花麵具的男子真在看著他!

帝天羽看向這人,就好像無數的鮮血向自己湧來,他體內無量芥子天庭一動,帝天羽才清醒了過來!

他看向男子充滿了警惕,這人是一名高手,實力很強的高手,看來今天他要動用底牌了,不然很難活命!

紅色麵具男子見帝天羽一瞬間就從他的殺氣中清醒過來,果然不簡單!

“你是聖蓮教的強者?”

帝天羽看見那紅色蓮花麵具,一下就猜到了對方的身份!

“聖蓮教聖殺衛二十三!”

紅色麵具男子聲音冰冷的說道,聲音中冇有一絲感情的說道,寒依冰的冰冷是性格冰冷,而內心還是有著她的感情和喜怒哀樂,這紅色麵具男子的冰冷是冇有感情的冰冷,就像一具殺人機器一樣!

“能死在本座的手中,也算是你的榮幸了!”

聖蓮教聖殺衛二十三抽出一柄血紅色的長劍說道,就在帝天羽準備拿出帝家老祖給他的符劍之時,遠處傳來一聲詩號!

“滾滾如紅塵,寧做一書生!”

下一刻小巷出現了一位騎著毛驢,身後揹著一個書匣的年輕書生!

在年輕書生出現之後,聖蓮教聖殺衛二十三,感覺到他的身子已經不能動了,眼神中充滿了恐懼!

帝天羽也好奇的看向這突然出現了的書生,要拿符劍的手也停了下來。

“哇嘎嘎嘎!這就是你的徒弟嗎?長的挺帥的嘛!”

突然那書生身下的小毛驢前腿直立起來,將書生掀下驢身口吐人言的說道。

同時咧著驢嘴走到帝天羽的麵前,一隻前蹄摟著帝天羽的肩膀說道:“帥氣的小子,認識一下,俺是呂寶,你師傅的好兄弟!”

帝天羽呆立在原地,我師父的兄弟?

他看向揹著書匣的書生,想到了什麼。

“驢兄!好!”

帝天羽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這頭驢的蹄子也太重了,都壓的他肩膀疼。

“哇嘎嘎嘎!你也好!”

呂寶咧著嘴笑道。

帝天羽身子一抽,終於從這驢蹄子下出來了。

“徒弟,帝天羽見過雙絕書生師傅!”

帝天羽走到書生的麵前,恭敬的行了個禮,他認出了眼前的這位書生,正是他七位師傅裡麵的雙絕絕命書生。

“哈哈哈!真是我的乖徒弟,長的和我一樣的俊!”

雙絕書生一臉滿意的看著帝天羽,這老乞丐終於做了一次靠譜的事,給他們收了一位這麼優秀帥氣的徒弟。

“我說主人,你要點臉不?就你那瘦不拉幾的身材能和帝小哥比!”

呂寶搖晃著身子走了過來,一臉鄙視的看著雙絕書生說道。

“你這死驢能不能在我徒弟麵前給我留點麵子!”

雙絕書生手中的古籍向呂寶拍去,卻被呂寶躲過了。

“好徒兒!你先回去!明天為師去找你!在你那幾位師傅到來之前,我先教授你為師的絕學!”

雙絕書生拍拍帝天羽的肩膀說道!

“驢寶,你就先和天羽一起回去,我去取點東西!給我徒弟當見麵禮!”

隨後雙絕書生對著驢寶說道!

在小巷中的聖蓮教聖殺衛二十三,這會兒心已經涼透了,這強大的書生竟然是這小子的師傅,他現在彆說逃了,就是身子動一下開口說話都做不到,世上怎麼會有如此強大的強者!

聖蓮教那強大宛如神明的大教主也冇有這等本事啊,他現在已經不再想如何殺帝天羽了,這會兒能保全一名就已經是天大的幸事了!

“走吧!帝小哥!我說我們兩個初次見麵一定要好好的喝一杯!”

呂寶摟著帝天羽的肩膀說道!

雙絕書生已經消失,那二十三終於能動了,正心中狂喜準備逃走,帝天羽看向對方!

“走吧!喝酒去了!”

呂寶一隻蹄子摟著帝天羽,另一隻蹄子一揮,那正要逃跑的聖蓮教聖殺衛二十三身子突然僵硬住,整個人從中間被切割開宛如鏡子一樣光滑,而他的臉上還帶著狂喜!

帝天羽驚訝的看向身邊這頭毛驢,這毛驢也不簡單啊,實力很強很強!

“我跟你說,我呂寶苦啊!你那些師傅都不和我喝酒,就一頭老牛,一天到晚光吃牡丹,喝酒一點意思都冇有!”

呂寶摟著帝天羽的肩膀,向遠處走去,向帝天羽訴苦道!

就在聖蓮教聖殺衛二十三被呂寶擊殺的一瞬間,在琅環城的一處秘密莊園中!

“二十三死了!”

一個麵戴白色蓮花麵具的男子一聲驚呼道,身子也瞬間站了起來,大廳中其他人聽到這訊息,瞬間都驚慌起來!

這麵戴白色蓮花麵具的男子正是聖蓮教在渤海郡的壇主六十五壇主,這處莊園也是聖蓮教在琅環城的基地之一!

“聖殺衛二十三怎麼會死?壇主你是不是看錯了!”

聖蓮教的一個強者有點不相信的說道!

但是他們看見渤海郡壇主拿出的聖殺衛二十三的破碎的生命玉牌之後,知道二十三確實死了!

“聖殺衛二十三是去暗殺帝天羽,現在他身死,就說明帝天羽的身邊有比二十三還強的強者,而且還強很多,不然以二十三的身手逃走是不成問題的!”

渤海郡壇主心情有點沉重的說道,這帝天羽還真是他的剋星。

先前在渤海郡破壞了他的計劃,現在又擊殺了聖殺衛二十三,這下他一定逃不脫聖教的懲罰了!

聖蓮教的聖殺衛每一位都是絕世強者,比一些排名靠後的壇主的實力還強,都是聖教花費了無數的代價培養起來的,隕落一位都是聖教極大的損失。

即使他是三教主的兄弟也躲不了聖教的懲罰了。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