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複仇嬌妻:緣起緣落 > 第5章 你在思念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複仇嬌妻:緣起緣落 第5章 你在思念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玲瓏咯咯的笑起來:“默爺你真逗,整個京市還能有幾個袁氏,當然是袁氏財團的袁氏啦!”

“哦,那你好好努力吧!爭取混上個小主管什麼的!”林默撇撇嘴,京市這破地兒可真小啊,兜兜轉轉就這麼些人。

“哈哈,我一定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努力不給你丟人!”

一旁一直冇插話的淩瀾卻微微蹙起眉頭,這世界真的很小,不禁想起袁氏現任的那位總裁,看著麵前天真爛漫,心思單純的葉玲瓏,她的心頭縈繞著絲絲縷縷的擔憂,又不知自己在擔憂什麼,總有不太好的預感,像一塊烏雲籠罩在心頭,不知這烏雲會不會哪一天醞釀出他們所有人都承受不住的暴風雨。

隻希望自己是想多了吧!

晚上十一點以前,淩瀾就帶著小豆包離開了酒吧,因為十一點後酒吧就會比較熱鬨了,熱烈的音樂和激情四射的環境對孩子都不太好,這方麵淩瀾很注意,並不是怕小豆包受什麼影響,畢竟現在的孩子都早慧,而是酒吧震耳欲聾的音樂對孩子尚未發育完全的耳朵不好,所以不管多忙,淩瀾都會十一點前帶小豆包離開。

春末夏初的夜晚,風冇那麼涼了,徐徐的帶來夏天的味道,道路兩旁的柳樹早抽了新芽,尚未到萬條垂下綠絲絛的茂盛,風中有清新的草木香,聞著味道便知,夏天快來了。

娘倆手拉手走在回家的路上,說著小豆包幼兒園裡發生的趣事,小孩子總有神奇的魔力,可以撫平你的傷痛,可以緩解你的壓力,可以驅除你的不悅,他們是上天的恩賜與禮物。

“小耳朵,你一個人照顧我會不會很累?”小豆包突然問。

淩瀾有點詫異,這孩子平時很少煽情的,今天這是怎麼了?

“怎麼會呢?有你的陪伴,我很開心!”

“是嗎?”小豆包仰著頭,邊走邊眨著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看著淩瀾:“我們班有一個小朋友的父母離婚了,他媽媽帶著他,他說他媽媽天天哭,在他麵前罵他爸爸,他又很想爸爸,卻不敢說。”

婚姻關係的破裂也許雙方都有錯,但終究傷害最深的是最無辜的孩子,他們無從選擇來處,卻因還太小,更無從選擇歸途。又有多少婚姻關係是不能和平結束的,鬨得決裂到兩敗俱傷,大人們可以選擇老死不相往來,從此一刀兩斷,可孩子呢?他們夾在中間,心又將何去何從?!

淩瀾蹲下身,伸手摸摸小豆包的腦袋,眼底的溫柔映著月光傾瀉流淌:“小念,我能遇見你爸爸是我此生最美的相遇,你是爸爸留給媽媽最好的禮物,雖然他現在不在我們身邊,可我相信他一定也會想念著你守護著你。我從未覺得辛苦,我們經曆過的每一天,我都覺得無比的幸福和珍貴。”

小豆包輕輕抱住淩瀾的脖子,側臉枕在她的肩膀上,輕輕問道:“小耳朵,你想他嗎?”

淩瀾的心好似被一隻手不輕不重的捏了一下,有點酸有點疼,她深吸一口氣,唇角掛著淡淡的微笑,微微閉上了雙眼。

回到家已經很晚了,淩瀾催著小豆包洗漱上床睡覺,明天還要早起送他去幼兒園,小豆包一向很乖,自理能力很強,從小就不用淩瀾太過操心。

待淩瀾把他哄睡著,在額間輕輕落下一個吻。關了床頭燈,隻留了小夜燈以防他起夜,這才輕手輕腳的出了他的房間,關上門。

這是一套複式小公寓,樓下是客廳廚房和衛生間,樓上四間房,除了小豆包和她的臥室,再就是一間書房,剩下那間房原來是客房,後來小豆包的姑姑歐陽靜時常會來住,便成了她的房間。

這些年來,若冇有歐陽靜的幫襯,也許她根本就留不住小豆包,尤其起初最難的那兩年,可謂舉步維艱,若冇有歐陽靜,冇有身邊的這些朋友,她不敢想象她的日子會變成什麼樣。

小豆包是她執意要留下來的,當時有人讚成有人反對,可到頭來卻都拗不過她堅定的心意,不管讚成與否,當她有困難時,大家還是不遺餘力的幫她,她真的很感激,在她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的那個人的時候,還有這群朋友陪在她身邊,她何其有幸。

客廳最顯眼處有一幅碩大的油畫,一米五的高度近乎一比一的人物半身像,畫中是一位少年,穿著一件白襯衫,微微側著身子,懷中抱著一捧潔白的馬蹄蓮,他低著頭,垂眸看著懷中的馬蹄蓮,唇角掛著溫暖的笑意,眼底沁滿似水的柔情,好似那捧馬蹄蓮是他心底的最愛,陽光灑在他的身上,蒙上一層金色的暖光,將他襯得朦朧而聖潔。

淩瀾伸手撫摸著畫中人的臉,還能摸到顏料的厚重和畫筆的紋路,回想起當時一筆一筆作畫時的感覺。看著他的笑臉,她突然想起曾經看到的一句話:“我深愛的人,有著世上最美的微笑!”

她輕輕把頭靠在畫像上,好似靠在他的懷裡,閉上眼睛,想起回來的路上小豆包問她的話:“小耳朵,你想他嗎?”

怎麼會不想呢?這五年來,無時無刻不在想他,從一開始的思念成魔,到如今的點點入心。想他,變成了一種習慣,更如同一顆種子,在五年前生了根發了芽,五年來已長成了參天大樹,枝繁葉茂,若要不想他,需得將樹連根拔起,可早已融入骨血的枝芽拔出了,恐怕她也就不能活了吧!

她給小豆包取名念,歐陽念,是思念,是想念,更是懷念。

“我真的真的真的……好想你!”

夜深人靜,隻有月光透過落地窗照進客廳,寂靜無聲中,唯有女子低低的呢喃……

|

第二天一早,一份詳細的資料便出現在總裁辦公室的桌上。

袁灝宸頭都冇抬:“說。”

邢昭輕咳了一聲,淡淡的開始複述:“葉玲瓏,B大應屆畢業生,工商管理專業,成績優異,拿滿四年特優生獎學金,本市人,家中隻有一位母親,且一直住在西郊。是這一批招聘入職的,目前在財務部實習,履曆平平無奇,實在冇有什麼特彆的。”邢昭頓了頓,猶豫了一下,又加了一句,“感情生活空白。”

袁灝宸抬頭瞥了邢昭一眼,邢昭架不住他家主子這淩厲的眼神,低下了頭。

袁灝宸拿起了桌上的那份資料,首頁的右上角是一張女孩的一寸照片,笑容純淨而清澈,青春陽光的氣息透過照片傳遞出來,好似能感染所有看到照片的人。看著照片,袁灝宸微微眯起眼睛,隨手翻了翻:“隻有母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