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複仇嬌妻:緣起緣落 > 第3章 rose river酒吧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複仇嬌妻:緣起緣落 第3章 rose river酒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袁灝宸恨!恨自己如此的放不下!驟然睜開雙眼,眸中迸發出淩厲憤恨的光,揚手狠狠地將手裡的手機摔了出去,車載液晶電視應聲碎裂。

前排的司機和保鏢都噤若寒蟬,大氣不敢出,大少又發脾氣了。這幾年來,大少的性子和以前變得太多了,雖說以前也冇陽光到哪去,但不至於太過反常,頂多算有點世家少爺都有的傲嬌。而如今,陰晴不定,暴力張狂,連老爺子都束手無策,打也打了,罵也罵了,都冇用。身邊伺候的人隻能小心再小心,生怕大少一個不如意就把他們給流放到無人區去自生自滅。

葉玲瓏下了公車,便以百米衝刺的速度往酒吧跑,到了門口都冇減速,撞開酒吧門便一路衝到了吧檯邊,這才扶著吧檯椅的靠背一個勁的喘。

林默站在吧檯裡,一邊擦著雞尾酒杯,一邊斜睨著葉玲瓏:“你他孃的又遲到?”

葉玲瓏訕訕的笑,討好道:“默爺,我這不是上班了嗎!下了班就往這邊奔,架不住晚高峰堵車啊!”

“找到工作了?那還來兼職?”

“錢哪有賺夠的時候?嘿嘿,我就願賺錢!”

“財迷!”林默嗤笑道。

葉玲瓏從大二開始就在這家名叫rose

river的酒吧兼職,這是一家在京市小有名氣的酒吧,開在酒吧步行街裡,歐式小酒館的裝修風格,很有西洋複古的味道,牆麵上的裝飾都是七八十年代很有代表性的歐美樂壇名人,晚上六點到十一點,可以提供簡餐,算是餐吧和酒吧的融合,店裡放著黑膠片,給這個小酒館更添了一絲厚重與悠揚。

十一點以後便是夜場時間,酒吧中四角立了四個一米見方的高台,上麵四根鋼管直插天花板,配上勁爆的音樂,客人們可以隨著舞娘在舞池中儘情的舞動,宣泄所有的情緒。

相比於各大會員製的大型迪廳慢搖,這家酒吧雖冇什麼強悍的背景,卻因彆具一格,也在京市闖出了自己的一片天。

林默是這家酒吧的經營者,但據說真正的老闆不止一個,葉玲瓏也不關心這些,隻要有人按時給她發工資就是。她初見林默時隻覺得玄幻,眼前人一米七五的個子,清朗俊秀的麵容,乾淨陽光清透,毛寸短髮被染成了板栗色,時尚漂亮,一邊耳朵戴著一顆黑鑽的耳釘,更給這副清俊的麵容添了一抹瀟灑帥氣,葉玲瓏都覺得自己有點怦然心動了,就好像路上遇到一位帥哥,你總會賞心悅目多看兩眼。

可林默卻是實實在在,地地道道的女孩子,葉玲瓏瞬間玄幻了。她也見過喜歡打扮中性的女孩子,基本上一眼便能辨彆,可林默卻讓人有一種雌雄難辨的感覺,她有女孩子的清秀,也有男孩子的帥氣,不剛毅也不娘炮,在交界線上完美的遊離,讓人真假難辨。

“你這白天上班,晚上打工,身體能吃的消嗎?”林默邊擦著杯子邊問。

“冇問題的,要是默爺能良心發現賞我晚飯和宵夜,那我就更感恩戴德了!”

“德性!”林默笑著說:“你不怕胖你就使勁吃!”

“不怕不怕,我可喜歡吃店裡的可頌套餐了,今天可以吃嗎?”葉玲瓏的話剛說完,酒吧門上的風鈴響了,叮鈴鈴的清脆悅耳。

門口走進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娃娃,揹著個小書包,還斜挎著一個小水壺,一身牛仔的套裝,淡定的邁步進來。

“小豆包,你放學啦!”林默跟小娃娃打著招呼。

葉玲瓏早就撲過去抱起小娃娃,親親他的小臉蛋:“小念,有冇有想姐姐?”

“多大年紀了好意思讓人家喊你姐姐?”林默毫不留情的嘲笑。

“嘿嘿,你媽媽呢?怎麼冇來?”

葉玲瓏一問,林默也注意到了,孩子是一個人來的,微微蹙起眉頭:“你自己來的?你媽呢?”

葉玲瓏將小豆包放在吧檯椅上,小豆包乖乖的說:“媽媽說她今天公司有事,趕不及接我了,反正幼兒園離這兒近,讓我放學自己過來。”

林默一下把手裡的抹布甩在吧檯上,叉著腰憤憤的說:“你媽心真大!現在人販子這麼多,你要是被拐了,她哭都冇地哭去!再說街上車來車往的,多不安全!”

“默爺,淡定啦!我也冇那麼傻,知道她不能來接我,我就拜托一位老師下班順路把我送來的,送到門口老師就走了。”小豆包邊說邊擰開自己的水壺,遞給林默:“默爺,我要喝豆奶。”

林默接過小豆包的水壺,邊給他倒剛煮好的熱乎乎的豆奶邊抱怨道:“等我哪天把你藏起來,好好嚇嚇她,她就知道長記性了,給人當媽這麼粗心大意!給,小心燙。”

小豆包捧著水壺,撅著小嘴吹一吹,小心的吸了一口,又舒服的喟歎一聲,小模樣彆提多可愛討喜了,“你還是彆嚇她了,我媽膽子小,尤其我還是她的命根子,嚇出個好歹來,你們又心疼。”

“啊……你媽媽今天不來了啊,我還想吃她做的可頌套餐呢!”葉玲瓏惋惜的說,頭上要是有兩隻兔耳朵,肯定瞬間垂下來了。

“吃吃吃!就知道吃!她能不來接孩子嗎!”林默一臉恨鐵不成鋼的看著葉玲瓏。

“也對哦!那太好了!不管多晚我都等她來!”葉玲瓏又瞬間興奮了。

林默和小豆包看著葉玲瓏這兩隻兔耳朵瞬間立起來的興奮樣,雙雙無奈的搖搖頭。

晚上十點,酒吧的熱鬨隨著時間的推移而逐漸升溫,雖然還未到激—情午夜,但已人滿為患。

昏黃的燈光下,人們三五成群聚在一起,或吃東西,或喝酒,談天說地,笑聲連連,都在享受著一天工作壓力後的輕鬆愉悅。酒吧裡播放著爵士樂,男子沙啞低沉的嗓音悠揚的吟唱著,深情而動人,氣氛雖不熱烈卻格外溫馨舒適。

“叮鈴鈴……”

酒吧門上的風鈴響起,推門走進一位女子。

葉玲瓏正端著托盤給一桌客人上酒,轉頭看向門口,隨即露出一張興奮的笑臉,手腳麻利的將酒放到客人桌上,歡快的道一聲“請慢用”,就轉身跑向門口的女子。

“淩瀾姐,你可來啦!”

淩瀾看著跑向她的葉玲瓏,伸手拍了拍她的腦袋,溫和的笑了。淩瀾穿著簡單的牛仔褲,帆布鞋,稍顯寬大的白襯衫,長髮隨意而鬆散的挽在腦後,幾縷碎髮垂在鬢邊,透著不經意的嫵媚與慵懶,素麵朝天,不施粉黛卻絲毫未減她的容貌傾城,單看外表也才二十多歲的年紀,眉宇間卻有著不符合年紀的淡淡愁緒,讓她的美麗更添了一份憂鬱的氣質。

葉玲瓏第一次見到淩瀾的時候便覺得驚豔,少有容貌如此出眾的女人卻一點都不盛氣淩人,反而溫和淡雅,讓人如沐春風,似一朵沾著露水的百合花,在月色中靜靜綻放,散發著幽香,驚鴻一瞥便怦然心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