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複仇嬌妻:緣起緣落 > 第21章 袁家總管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複仇嬌妻:緣起緣落 第21章 袁家總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玲瓏在車隊調了車,給她開車的是一位很年輕的小夥子,雖然年輕卻格外沉穩,話也不多,有著超乎年紀的銳利。

葉玲瓏將便簽上的地址給他看,他隻是淡淡的點了點頭,便安靜的開車,車開的又穩又快,很快就到了乾洗店的門口。

這是一家全球連鎖的品牌乾洗店,設備精良,環境高階,服務完善,袁灝宸的衣服都是送到這裡來乾洗。

葉玲瓏進門到前台,說明來意後,服務人員愣了一下,看了眼瘦瘦小小的葉玲瓏,笑了笑說了句稍等,看得葉玲瓏莫名其妙。

等衣服推出來,葉玲瓏目瞪口呆。是的,掛在活動衣架上,推出來的。

整整十套高定男士禮服,不是簡單的西服西褲,還有成套的襯衣和馬甲,材質上等,厚重優雅,每一套衣服都一層一層的搭配好整齊的掛在衣架上,外麵套著防塵的罩子,一套看起來都很有重量,葉玲瓏目測估計她能抱得動兩套就不錯了!

她總算明白娟姐為啥讓她帶司機了,這要是打車,自己都夠嗆能把這十套禮服扛到車上。

葉玲瓏一臉的欲哭無淚,擠出一抹笑容,“稍等我一下。”說完便跑出乾洗店。

車停在路邊,司機坐在車裡等她。葉玲瓏走到駕駛室的車窗旁,不好意思的問:“請問,你能幫我一下嗎?”

司機小夥微微側抬頭看了眼葉玲瓏,見她一臉窘迫的表情,點了點頭,下車跟著她進了乾洗店。

小夥一看這一排十套禮服就明白了,估計是小姑娘搬不動。二話冇說便一套一套仔細的拿下來搭在胳膊上。

葉玲瓏也趕忙上前抱了兩套,“你幫我來拿衣服的,我也應該分擔兩套,多了我也拿不動了。”

小夥微不可見的翹了翹唇角,生性寡情的他也不免覺得這姑娘挺可愛的。

一路驅車回袁灝宸在市區的住所。這是一套靠近海邊的小彆墅,周圍是一小片彆墅群,坐落並不密集,規劃很合理,離鬨市不遠,又依山傍海,可謂是黃金地段,鬨中取靜。

彆墅前後都有花園,還有一個不大不小的恒溫泳池,是比較普遍的設計,冇有太過富麗堂皇,高高在上,有著少有的寧靜和溫馨。

司機幫葉玲瓏將衣服抱下來,看著迎出來的老人點了點頭,“袁叔。”

袁叔是袁氏莊園的老總管,平時都在袁老爺子身邊,最近幾年老爺子不放心袁灝宸,這才讓袁叔總是跑來照看一二。據說袁叔從少年時就跟在袁老爺子身邊,那時的商場環境惡劣,他也是陪著袁老爺子衝鋒陷陣,幾經生死,因為從小是孤兒,袁老爺子便給他冠了袁家的姓氏,以示親厚。

袁叔五十歲上下,慈眉善目,總是帶著和藹的笑意,家裡的傭人們保鏢們都很喜歡這位管家,也很敬重他。

他看著葉玲瓏微微一愣,一雙曆經歲月的眼眸中閃過一抹不明的精光,複又笑意慈悲,看著葉玲瓏問:“這位是?”

“袁總管好,我叫葉玲瓏,是近日才調到秘書室的,羅秘書今天有急事,所以我來給總裁送衣服。”葉玲瓏和小學生遇到校長一樣,立正站好,一板一眼的彙報。

“哦,那就辛苦葉小姐了。”袁叔伸手接過司機手裡的衣服,八套禮服拿在他手裡,即便上了年紀也臉不紅氣不喘的,笑得十分淡定。“跟我來吧!”

葉玲瓏一愣,管家伯伯怎麼不接她手裡的?接司機手裡的?這是讓她進總裁的家嗎?這……合適嗎?

可是袁叔渾身的威儀帶著不容反抗的力量,葉玲瓏不自覺的邁開腳步跟上去,剛走了兩步,纔想起什麼,回頭看著仍站在門口的司機,笑顏如花,“今天多謝你了,請問你怎麼稱呼?”

“李瑞。”

“我叫葉玲瓏。”

李瑞點點頭,“需要送葉小姐回公司嗎?”

“不用了,一會我可以自己走的,謝謝你!”工作完成了,再堂而皇之的用公司的司機不好吧!看李瑞和袁叔很熟的樣子,估計也不是單純的司機。

李瑞又點了點頭,便不做停留,驅車離開了。

葉玲瓏小跑著跟上袁叔的腳步,跟著袁叔上了彆墅二樓,一個巨大的衣帽間。

袁叔將懷裡的衣服放在穿衣凳上,柔和的看著葉玲瓏,“勞煩葉小姐幫忙整理一下,家裡的傭人們手上都有活計,一時半會抽不開身,這些禮服若不及時掛起來,會起褶皺的。”袁叔嗓音醇厚,不緊不慢的話看似是請求,卻帶著毋庸置疑的力度。

“哦好,不麻煩不麻煩!”她本來就是總裁秘書嘛!這都是應該的。

袁叔滿意的微笑著離開了。

葉玲瓏仔細的整理著一套套的禮服,一邊細看一邊不禁感歎,做工麵料都太好了啊,精緻而厚重!每一處都是極致的完美,她不禁幻想這些衣服穿在袁灝宸的身上,是怎樣的合身,將他襯托的格外高不可攀。

有兩套禮服是緞麵的,可能方纔在車上有點被壓到了,緞麵格外容易起褶皺,衣袖的位置有兩道褶子,好似明珠蒙塵。葉玲瓏環顧衣帽間,看到一旁的手持掛燙機,便拿來仔細的熨燙了一下。

唇角始終掛著溫柔的笑意,手上動作輕柔而慎重,好像對待著一件稀世珍寶。

袁灝宸回到家便疲憊的扯開襯衣領口,在樓下碰到袁叔,打了個招呼,看袁叔意味深長的笑容,他也冇多想,便抬腳去了二樓的衣帽間,準備換一身舒適的衣服。

站在衣帽間門口,便看到裡麵一抹小小的身影,陽光透過窗欞灑在她身上,她手持掛燙機,仔細的撫平衣服上的褶皺,看著慢慢變得平整的衣料,臉上浮現出滿足的笑意,陽光下,這笑意帶著無儘的溫柔和暖意。

袁灝宸看得微微出神,眼前好像浮現了什麼場景,曾經熟悉的一幕好似穿越了時空與眼前的一切重疊了,心被溫水沖刷,有一陣細細密密的痠疼,卻又帶著無儘的溫暖。

葉玲瓏熨好了兩套緞麵禮服上的褶皺,便伸長了胳膊將禮服掛到衣櫃裡。袁總的衣服真是多啊!平時日常的西裝整整一排,顏色從淺到深排列,雖說男士能駕馭的顏色比較有限,但袁總敢嘗試的顏色還是比較多的。西裝從白色灰色藏藍黑依次排列,襯衫又是另外一排,還有一排休閒裝,嘖嘖,真是比女人還講究啊!想想自己寒酸的衣櫃,葉玲瓏都悲哀了。

最後剩下兩套厚呢麵料的禮服格外的沉,葉玲瓏抬頭看了看,這種麵料的衣服和幾套毛呢大衣掛在一起,大衣比較長,所以衣架格外的高。葉玲瓏墊著腳抻了半天都夠不到,舉著死沉的禮服胳膊都酸了。

這是歧視彆人身高嘛!葉玲瓏憤然了!

挪過穿衣凳踩上去,才堪堪把禮服掛上。長長的舒了口氣,滿意的站在穿衣凳上插著腰,笑得得意。

得意忘形,樂極生悲,忘了自己還站在穿衣凳上,一轉身差點踩空了,驚叫聲卡在嗓子眼還冇喊出,一雙有力的胳膊便圈住了她的腰身。

葉玲瓏一低頭便對上了一雙如鷹般銳利的眼眸,此時有著讓人看不懂的柔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