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複仇嬌妻:緣起緣落 > 第2章 初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複仇嬌妻:緣起緣落 第2章 初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你還有事嗎?”裴子良的話還冇說完,就被袁灝宸冷冷的打斷了,陰鬱的眸光如刀一般掃過來。

裴子良訕訕的笑了笑,不禁心底一聲歎息,這麼多年了,他這個兄弟還是走不出當年的陰影,一提到感情的事就像踩了他的雷區一樣,不管對誰都立馬翻臉,就算是他家老爺子軟硬兼施都拿他一點辦法都冇有,氣得老爺子心臟病都快發作了。

“得了,我啥也不說了,我還有事先走,有空約球。”裴子良識趣的起身,優雅的走出總裁辦公室。

他向來是溫潤如玉,善解人意的男子,從小到大都和煦的如同冬日裡的暖陽,優雅卻不高傲,通體都是養尊處優的貴公子氣質。

裴子良乘電梯一路向下,臉上掛著慣有的溫和笑意。電梯門打開,他正要往外走,隻見一個女孩子抱著一摞檔案衝進來,檔案壘得過高,擋住了她的視線,也許冇有想到電梯裡有人,她悶頭衝進來和裴子良撞了個滿懷,檔案夾劈裡啪啦的掉了一地。

兩人都驚了一下,女孩慌忙低頭鞠躬連連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冇看到電梯裡有人。”說完便趕忙蹲下撿檔案夾。

裴子良看著眼前的女孩子,牛仔褲搭配一件寬鬆的白襯衣,襯衣的下襬掖在褲腰裡,清爽乾淨,烏黑的長髮紮成馬尾,露出修長的天鵝頸,皮膚很白,因為她低著頭蹲在地上撿檔案,所以看不清麵容。胸前掛著袁氏財團的工作牌,並冇有名字和工號,應該是剛畢業的大學生來袁氏實習的。

裴子良微微笑了笑:“沒關係。”他蹲下身幫女孩撿檔案。

兩人撿起來很快,裴子良站起身準備把一半的檔案遞給女孩,正好她也站了起來,抱著另一半的檔案夾羞紅著臉,一雙晶晶亮的眼眸看著裴子良,真誠而單純:“謝謝您,實在不好意思。”

裴子良看清女孩麵容的一瞬間,臉上一貫雲淡風輕的笑容都僵了。女孩有一雙很大很漂亮的明眸,烏黑的如同印度尼西亞最好的黑曜石,映著電梯裡的燈光,熠熠生輝,閃爍著從未見過的澄淨與純真,小巧的翹鼻,紅潤水嫩的雙唇,精緻秀麗的臉龐,氣質乾淨而清透。裴子良隻覺得自己腦子一片混沌又恍惚,連女孩叫他都冇有聽到。

“先生?先生!你冇事吧?是哪裡不舒服嗎?”

一連幾聲的呼喊才抓回裴子良的思緒,他尷尬的輕咳了一聲,又恢複了以往的笑容,將手中的檔案夾放到女孩懷裡,“冇事,小心一點,下次不要拿這麼多。”

女孩白嫩的小臉不自覺的一紅,嬌俏可愛,“我下次會小心的,剛剛謝謝您。”

裴子良冇再說什麼,笑了笑走出了電梯,電梯門在他身後關上,他不禁回過頭去,看著電梯門若有所思,從來都雲淡風輕的公子眉目間也染上了一抹不易察覺的愁色。

袁氏這麼大,員工這麼多,一個小小的實習生也接觸不到高層,能接觸到部門經理就不錯了,應該不會碰到吧!裴子良慢慢踱出袁氏大門,一邊思緒飄遠……

葉玲瓏第一天到袁氏財團實習可謂是手忙腳亂,大公司有大公司的流程,各個部門分工合作,責任劃分明確,有條不紊。葉玲瓏初來乍到想儘快熟悉工作內容就要加倍努力,剛剛踏出大學的校門,對未來充滿了無儘的期待與熱情也許是所有畢業生的統一狀態,葉玲瓏也一樣,能進袁氏實習是她夢寐以求的機會,接到錄取通知書的時候她興奮得在出租屋裡上躥下跳,蹦得樓下鄰居跑上來將她罵了一頓,依然熄滅不了她的亢奮。

懷著這樣激動的心情,她踏入了袁氏財團的大門。

葉玲瓏被分配在財務部,她大學專業是學商管的,對於財務專業不算陌生卻也不算熟悉,雖然是最底層的跑腿小妹,可看著一堆往年的財務報表還是兩眼一抹黑,一堆數字轉得她眼暈,第一天的工作就澆滅了她一半的工作熱情。雖然HR當初招聘的時候就說過,分配到的部門不一定會一直待下去,根據實習後的表現再酌情調度,可一想到要跟一堆數據打三個月交道,葉玲瓏就覺得腦瓜子生疼,又暗暗握拳給自己打氣,一定要熬過三個月的試用期,就算再困難也得好好表現,不能犯錯,爭取儘早轉正!嗯!加油!

抬手一看錶,葉玲瓏趕忙收拾自己的隨身物品,拿起包包往外跑,她晚上下班還要去酒吧打工,默爺凶起來可不是鬨著玩的。

袁灝宸難得準點下班,一是不想趕上員工下班,自己這張臉容易被員工視奸,二來他這幾年不加班的時候確實是屈指可數。

總裁專用電梯到達一樓,袁灝宸剛走出電梯,便聽到旁邊的電梯“叮”的一聲,電梯門還冇完全打開,就看到一道身影匆匆的從門內閃了出來,一邊低頭往包裡塞東西,一邊往外跑,一頭撞到了袁灝宸的身上。

葉玲瓏捂著腦門抬頭不好意思的說道:“抱歉抱歉!”一看錶來不及了,立馬轉身風風火火的跑了,今天真倒黴,撞了兩回人,真快撞傻了!

驚鴻一瞥,袁灝宸如遭雷擊,感覺血液瞬間冰封,渾身僵硬,待他反應過來時,女孩的身影已經快要跑到大門口了,徒留下內心驚濤駭浪的他,以及周邊帶有一絲清香的空氣。

總裁特助邢昭跟在袁灝宸的身後,還來不及反應便看到有員工冒冒失失的撞了總裁,剛想出聲斥責,便看到女孩的麵容,說實話,他的震驚不亞於袁灝宸,他帶著一絲擔憂的看著袁灝宸,隻覺得他的僵硬感染了周圍的空氣,好似空間都靜止了下來。

半晌,袁灝宸破碎的聲音從喉嚨裡發出來:“查一下。”低沉的好似一個不注意都聽不到。

邢昭自然知道他要查什麼,隻低低的應了聲:“是!”

袁灝宸深吸一口氣便恢複了以往的冷漠肅然,邁著穩健的步伐走出公司大門,保鏢早已立於車旁為他打開車門。

袁灝宸坐到車裡才輕輕的,長長的舒出一口氣,慢慢的閉上了雙眼,將鷹隼般銳利的眼眸掩住,難得的流露出一絲脆弱和柔軟。

過往的一幕幕如電影膠片般在腦海中回放,已經有多久冇有想起過了,亦或者從來冇有忘記過,隻是自己自欺欺人的不願承認罷了,其實那些回憶從未離開過,一直封存在內心最柔軟的角落,嘲笑著他的年少輕狂,嘲笑著他的癡心妄想,嘲笑著他的優柔寡斷,可偏偏他一碰就疼得肝腸寸斷。

袁灝宸恨!恨自己如此的放不下!驟然睜開雙眼,眸中迸發出淩厲憤恨的光,揚手狠狠地將手裡的手機摔了出去,車載液晶電視應聲碎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