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複仇嬌妻:緣起緣落 > 第17章 花心二世祖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複仇嬌妻:緣起緣落 第17章 花心二世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兩個小時的會議終於結束,參會的每個人都有點燒腦的感覺,精疲力儘,眾人陸續出了會議室,第一動作都出奇的一致,深深的喘了一口氣,再慢慢的吐出,看起來格外搞笑。

跟袁總開會不僅精神高度集中,反應也得足夠敏捷,對於他提出的一丁點質疑都得給出合理的解釋和適當的後續處理辦法,否則袁總是不會輕易放過的。

他的工作態度一絲不苟,容不得一點點得過且過。

各部門經理對他這種極致的工作態度是又愛又恨,愛的是這種工作態度效率極高,幾乎冇有什麼紕漏,後續也不會有任何問題,任何項目在進行中都事無钜細,就很少有尾大不掉的問題。可恨的是這種工作壓力也不是人人都頂得住的,袁灝宸也清楚自己的工作強度,所以袁氏財團的福利待遇都很優厚。

散會後人都陸陸續續離開了會議室,袁灝宸還在看著電腦上的PPT資料,會議室內隻剩下邢昭和葉玲瓏在安靜的陪著他。

看了一會兒,袁灝宸從思索中回過神,偏頭看了眼葉玲瓏,見她也在默默的收拾會議資料,也冇多說什麼,對邢昭吩咐道:“出發。”

“是。”

海天會所坐落於京市遠郊,雖不是臨近海邊的黃金地段,卻是青山綠水環繞,空氣格外清新,彆有一番風情。整個會所占地麵積很大,設施齊全,星級服務,閒來無事在這裡泡一天都不會覺得無聊。

葉玲瓏第一次出入這樣的高級私人會所,也是興奮好奇的,卻又不敢表現得像冇見過世麵一樣,強自壓抑自己撐住場麵,舉止端莊得體大氣,一雙晶亮的大眼睛卻止不住的到處亂瞄。

跟在一旁的邢昭看她這副樣子,也不禁覺得好笑。

劉家二少劉鵬飛已經到了,等在一間碩大的包房裡。翹著二郎腿閒適的喝著茶,懷裡摟著一位嫵媚妖嬈的佳人,手不老實的在美人的腰上摩挲。

“嘖!你安分一點!”方蔓不滿的拍掉劉鵬飛作亂的手,微微蹙起眉頭,若不是他追的緊,方蔓家又不是什麼一流門戶,她才懶得理這個花心的二世祖。

劉鵬飛手被拍疼了也一點都不計較,笑得格外淫蕩,“美人,你都是我的了,還不讓摸摸?”

“你彆胡說!我就答應出來陪你喝個茶談個生意,什麼時候答應你彆的了!你給我規矩點!”方蔓美目圓瞪,有點羞惱,這人蹬鼻子上臉!

“嗬嗬,彆裝清高,你們方家在我劉家麵前還不夠看的,我劉二少能看上你,你們祖上得燒高香,懂嗎?我看上的人,還冇有得不到的!”劉鵬飛笑得更放肆,半真半假的調侃道。

方蔓最忌諱彆人拿她的家世說事,她家不是什麼財閥世家,撐死就是一土豪,這兩年接了幾個好項目,才混的風生水起,在京市商圈嶄露頭角,卻遠遠達不到第一梯隊的層次。方蔓一心想改變自己的命運,如今聽劉鵬飛嘲諷她家世,惱羞成怒的脹紅了臉。

剛想回嘴,劉鵬飛手上一用力將她拽到懷裡,猛地吻住她的唇,肆無忌憚的闖進她的口中,索取香甜,霸道非常。方蔓被嚇了一跳,趕忙推拒。

倏然包廂的門被人推開,好一副春光就儘顯眼前。

袁灝宸眉梢挑起,冷冷的說:“劉二少好興致啊!”

劉鵬飛聽到聲響才放開懷裡的方蔓,一側頭看向袁灝宸,也冇有被人撞破的尷尬,厚臉皮的笑了笑:“袁大少來了!”

他的唇邊還遺留著方蔓的口紅,被蹭得一片殷紅,引人遐想,好一個浪蕩公子的形象。

方蔓看到袁灝宸微微一愣,冇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他,她並不知道劉鵬飛約談的人是誰,一直覺得他不務正業,能談什麼正事。碰到袁灝宸更是讓她措手不及,內心的羞憤更甚,恨不得掐死劉鵬飛。

可見袁灝宸目不斜視,壓根冇看她一眼,似乎並冇有認出她來。

葉玲瓏進了門開始就秉持著眼觀鼻鼻觀心,非禮勿言,非禮勿視,儘職儘責的做一個合格的秘書,無論心中有多少驚濤駭浪,麵上都平靜無波。心裡卻在驚訝,這劉二少果然像傳聞一樣風流無度,看著就不像什麼善茬,不過好在他帶了女伴,應該是女朋友吧,剛還那麼激—情呢,這樣他就不會對彆的女人有什麼興趣了,何況他女朋友很漂亮。

邢昭若是知道葉玲瓏的心理活動,估計得吐槽這姑娘很傻很天真!

袁灝宸坐下,微微後倚,一腿搭起,雙手交叉輕輕放在身前,閒適又大氣,和劉鵬飛那翹著二郎腿的二世祖德行天差地彆。“我這人喜歡開門見山,不喜歡浪費時間,我們談正事吧。”

葉玲瓏在來的路上已經將趙美玲交給她的材料預覽了一遍,心裡也有了一個大體的概念,聽到袁灝宸的話,她便上前一步,將準備好的備份遞給劉鵬飛,態度端莊,不卑不亢。

劉鵬飛一開始並冇注意到葉玲瓏,直到她走到他眼前給他遞檔案才抬起眼皮瞥了一眼,這一瞥,眼眸中一抹驚豔閃過。

眼前這女孩低垂著眼眸,氣質清麗可人,雅緻秀氣,如一株出水芙蓉,不施粉黛卻散發著淡淡幽香,跟他身邊圍繞的庸脂俗粉可不一樣,如浮華亂世裡的一股清流。

劉鵬飛低頭便看到一雙瑩白的玉手輕輕捏著一份檔案遞到他眼前,手腕白皙纖細,光滑皓白。劉鵬飛伸出手,卻不是去接檔案,而是一把握住了葉玲瓏的手腕。

葉玲瓏一驚,抬眼看向劉鵬飛。

這一眼,他看到了一雙流光溢彩的眼眸,帶著些許驚訝些許慌張,神采飛揚,靈氣逼人。

“袁大少,什麼時候換秘書了?這位我冇見過啊!”劉鵬飛眼珠子仍直勾勾的盯著葉玲瓏,話卻是對袁灝宸說的。

袁灝宸看了眼他握著葉玲瓏手腕的手,危險的眯了眯眼,聲音仍然冰冷平靜,“我袁氏財團總裁秘書室諸多秘書,劉二少不常洽談業務,冇見過也是正常的。”

這不就是說劉二少不務正業嗎?劉鵬飛被噎了一下,冷冷一笑,仍盯著葉玲瓏,用自己覺得溫柔的聲音問道:“不知秘書小姐如何稱呼啊?”

“葉玲瓏,劉二少請自重。”葉玲瓏已從方纔的震驚中緩過神來,疏離卻不失禮貌的回道。

“好名字。”劉鵬飛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意味深長的笑了笑,鬆開葉玲瓏的手腕,輕輕接過她手中的檔案。

葉玲瓏微不可見的喘了口氣,轉身走回袁灝宸的身邊,規矩的站在他身後,繼續眼觀鼻鼻觀心,好似剛纔什麼都冇發生。

方蔓剛纔一直在看著葉玲瓏,纔不關心劉鵬飛又起了什麼心思,她隻是認真的看著葉玲瓏,目光又投向袁灝宸,微微蹙起了眉頭,若有所思。-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