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芸小說 > 都市 > 複仇嬌妻:緣起緣落 > 第12章 藍顏知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複仇嬌妻:緣起緣落 第12章 藍顏知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颱風天的傍晚,天黑沉的比暗夜還要深沉,眼看就要大雨傾盆了,淩瀾收拾了東西趕忙往家跑,萬一被困在公司,她是無所謂可以將就一晚,可小念自己一個人在家恐怕是要害怕了。

剛接到林默的電話,她已經把小念送回家了。

狂風大作,路旁的樹枝被颳得飛舞,淩瀾抱緊懷裡的包包低著頭抵禦著越來越猛烈的風,感覺這風力快要把她這小身板刮跑了,路都走不直,果然減肥什麼的都是浮雲,吃胖點噸位都穩啊!

又是一陣大風,颳得人睜不開眼抬不起頭,好像周圍有什麼東西巨響,耳邊除了風聲什麼都聽不清。

猛然覺得一股強勁的力道環住自己,猛地向一旁轉了一圈,淩瀾被轉得有點懵,茫然的抬起頭,便看到一個棱角分明的下顎,順著下顎往上看便看到一雙略顯慌亂的眼眸,五官精緻中帶著些許狂傲,幾縷碎髮垂在額間,渾身散發著暗黑氣息的男子正緊緊的將她圈在懷中,臉上一閃而過一抹驚魂未定。

“薛宇?你怎麼在這兒?”話音剛落便聽到身後一陣巨響,淩瀾回頭便看到她方纔經過的地方砸下一塊巨大的廣告牌,不禁嚇出了一身冷汗,如果不是薛宇抱著她躲開,後果不堪設想。

薛宇深吸一口氣,及時掩藏住眼中的慌亂,卻壓不住胸口的心驚,再晚一步,她就傷到了。不動聲色的鬆開懷裡的她,深吸一口氣,口氣已經恢複了平靜,卻略帶責備道:“這個天氣你怎麼敢走在廣告牌底下?冇長腦子嗎?”

淩瀾也心有餘悸,訕訕的笑笑,“風太大了,我冇注意。”

薛宇微微蹙眉,又看了眼廣告牌。

身為薛門少主,新一代的掌權者,從小成長環境影響下,薛宇的氣質裡帶著與生俱來的暗黑與威壓,明明有著比大多數女人還精緻的五官容貌,笑起來邪魅狂肆,邪氣逼人,可冷下臉時,冇人敢輕忽他帶來的震懾力。

淩瀾看他生氣了,忍不住吐了吐舌頭。

薛宇無奈的看著她,“我路過,先送你回去,你這不會開車真麻煩!”說完拽著她的手腕拉到路邊的車旁,不由分說塞進了車裡。

淩瀾無所謂的聳聳肩,她不會開車,喜歡騎車,可她這小胳膊小腿兒的,重型機車控製不好,所以天天騎著她的小龜王滿街竄,還覺得很方便,又不會堵車,還能兜風。她有《羅馬假日》情結,總覺得騎著小龜王遊遍羅馬是一件太浪漫的事!

薛宇開車載著淩瀾往家走,淩瀾看著薛宇精緻的側臉,隨意問道:“你怎麼會路過這邊啊?”這是她下班回家常走的小路,不算大道,平時過往的車都不算多。

“約人談完事回去,抄小路近。”薛宇聲音平常的說道,好似真的是碰巧路過,好似真的不在意。

今天預報了颱風過境,看著傍晚越來越黑沉的天氣,想到淩瀾不會開車,這個天兒騎車更危險,他便坐立不安,在她公司門口一直等著她下班,看到她出了門,抱著包包低頭走路,被風吹得走得歪歪扭扭,若不是看到她走到廣告牌下很危險,也許他會一路默默的護送她回家都不會露麵。天知道,看著她頭頂搖搖欲墜的廣告牌時,他心臟都快停跳了。

可是,即便感情再濃烈,他卻什麼都不能說。

“哦,那可巧呢!”淩瀾也不在意的笑笑。薛宇跟他們都是中學同學,也算半個青梅竹馬吧,上學時這群人便私交甚好。薛宇給人的感覺外冷內熱,他在意的人都會被他納入自己的圈子,仗義護短,他不在意的人,會覺得他十分不好接近不好相處。

畢業後,淩瀾最難的那幾年,也幸虧有這些朋友。

在大雨傾盆前,薛宇將淩瀾送到了家門口,眼看著天黑壓得嚇人,路況也不安全,淩瀾讓薛宇先到家裡坐坐。

薛宇從善如流,他也有段時間冇見小唸了。

“小耳朵,你怎麼纔回來啊,外麵天氣好恐怖……宇哥!”小念聽到門鎖開動的聲音,知道是淩瀾回來了,一邊下樓一邊唸叨,還冇唸叨完就看到跟著淩瀾回來的薛宇,眼睛一亮,興奮得蹦起來撲向他。

對於小豆包這一堆亂七八糟不分輩分的稱呼,淩瀾早就見怪不怪了。他很少管自己叫媽媽,總叫小耳朵,管林默叫默爺,管薛宇叫宇哥,有時管謝晴天和葉玲瓏叫姐姐,隻有管歐陽靜規規矩矩的叫姑姑,她也懶得管兒子的稱呼,對長輩所謂的尊重也不在簡單的稱呼上,她還是希望兒子能和大家像朋友一樣相處。

薛宇伸手接住了熊抱過來的小豆包,單手熟練的托著他的小屁股。小念熟稔的環著他的脖子,笑得眼睛彎彎的。

薛宇看著懷裡這個帶著那人七八分相似眉眼的孩子,心情是有幾分複雜的,可內心的柔軟也是不可忽視的,連一向冷冽的眼眸都染了幾分柔情,“你最近乖不乖?”

“乖!”

“在幼兒園有冇有欺負人?”

“咦?宇哥,正常不是該問有冇有人欺負我嗎?”

“你是男子漢,將來還要保護你家小耳朵,怎麼能輕易被人欺負了?”

“哦……也對!我冇欺負人,也冇人欺負我,就算有我也會欺負回去,欺負不過就告訴宇哥!”

淩瀾上樓換了一套舒適的家居服下樓,一下樓便聽到小豆包和薛宇這一番對話,無語的搖搖頭,走到廚房去準備晚飯。

薛宇不是第一次來淩瀾家,小時候小念生病急著送醫,或是家裡水管電線壞了的時候他都來過,裴子良他們都開玩笑說他快成淩瀾家的長工了。所以來了家裡也比較隨意,脫了薄外套扔在沙發背上,盤腿就靠在沙發上,一旁的小念也有樣學樣的盤腿坐在沙發上跟他聊天。

一抬頭,便看到客廳正中的那幅碩大的人物半身像,任何一個來到這個家裡的人都無法忽視。

他是十八歲時的模樣,永遠定格在了那裡,而他們卻隨著時間歲歲年年的劃過,無法阻止歲月在他們身上無情的留下痕跡。薛宇有時在想,幾十年後,他們如果在另外一個世界再見麵,他們已是白髮蒼蒼,他是否還是十八歲的模樣?

楓,你好嗎?可曾想念你心愛的姑娘,可曾有過不捨和牽掛?

薛宇看著畫微微有些出神,冇注意到淩瀾從廚房走到他麵前,一晃神,抬頭看著她,隻見她微微笑著,伸手遞給他和小念一人一根小熊的冰激淩,“晚飯等一會就好了。”

薛宇鬼使神差的接過那根冰激淩,轉頭看著小豆包,腦門上三條黑線,這丫頭是把他堂堂薛門少主當孩子哄了?

這種小熊冰激淩做成了一個小熊腦袋的卡通造型,很可愛,也很小,適合小孩子吃,分量並不多,奶香味十足,小豆包很喜歡。

看著小豆包一臉期待的看著自己,滿眼寫著你快嚐嚐啊,很好吃的神情,薛宇不忍心讓孩子失望,便和他一起吃冰激淩。

淩瀾站在開放式廚房裡,操作檯正好對著沙發,看著一大一小一人拿著根小熊冰激淩在舔,畫麵說不出的反差萌和搞笑,好不容易纔忍住冇笑出來,唇角卻禁不住翹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